首页 中国小康网 小康论坛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小康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3年0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财经
从火爆繁荣到神话破灭 潮玩品牌该何去何从?

★文 /赵狄娜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 赵狄娜

  在经历了高速的业绩增长之后,如今的潮玩行业面临着诸多问题和考验。

潮玩--摄影宁颖 (3).jpg

严峻现实 未来何去何从?这是所有潮玩品牌共同面临的严峻现实。摄影/宁颖

  泡泡玛特、TOPTOY(名创优品)、IP小站(金运激光)、九木杂物社(晨光文具)……喜欢潮玩的年轻人一定对以上的名字耳熟能详。近年来随着盲盒的飞速流行,潮玩品牌一直保持不错战绩,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潮玩产业的投资数量就多达31起,并且有多家潮玩类公司在一年之内获得多轮次融资。

  但受疫情反复和国际局势等因素的影响,眼下多数潮玩品牌过得并不如意,“没订单”成为潮玩工厂老板最发愁的事。在经历了高速的业绩增长之后,如今的潮玩行业面临着诸多问题和考验。

  从火爆繁荣到神话破灭

  “太久不买盲盒了,已经丧失了那种拆拆拆的乐趣……”不久前,潮玩爱好者晓扬在朋友圈感慨道。就在前两年,他还常常为新款盲盒而激动,会固定去家附近的潮玩店扫货打卡,“家附近的快递小哥也和我很熟,因为我买得多,收快递特别勤”。如今,这一切一去不复返,晓扬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潮玩(即潮流玩具),又称艺术玩具或设计师玩具,融入了艺术、设计、潮流、绘画、雕塑等多元素理念,主要面向成年人。近年来受到年轻人追捧的潮玩一般与IP相结合,外观独特,部分产品属稀缺品,它不再是少部分人的兴趣爱好,而是上升为一种精神消费和文化现象。当然,类似晓扬这样经历的潮玩爱好者也不在少数,曾经潮玩市场的火爆与繁荣几乎人人皆知——从2015年至2021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一直呈现分布上升态势。

  2015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为63亿元;2016年迎来行业的重要节点,龙头企业泡泡玛特推出了盲盒玩法,极速扩大了市场规模;2020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增长到229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10.63%。

  特别是2017年,国际潮流玩具展首次举办,成为潮玩行业的一种“标志”。展会期间,玩具设计师、艺术家、玩具品牌齐聚,展出自家最受欢迎的潮玩产品,并发售新品及限量款,消费者可以自行选购并与行业内的大咖展开交流。据悉,很多潮玩爱好者都会提前预约门票,毕竟很多限量款只能在展会上买到,需要迅速“抢购”。“富有创意和文化的潮流玩具在年轻人中受热捧,其作为文化消费新载体和文创产业新动力的作用将进一步得到发挥。”北京电影学院美术学院讲师朱力曾这样表示。

  根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2021年新增潮玩相关企业数量达到1470家,每天有4家潮玩相关企业诞生。但繁荣之下暗潮汹涌,每个潮玩品牌都经历过找渠道、铺货、上线新IP的模式,市场陷入了供大于求的循环。“其实从2021年10月,潮玩就开始滞销了,工厂就没那么多订单了。”潮玩行业供应链从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近日,从事潮玩业务的上市公司陆续公布其2022年第三季度报告。来自“雷报”的一系列数据显示,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先是港股上市潮玩公司泡泡玛特公布了第三季度业绩情况。根据财报公布的信息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泡泡玛特整体收益同比下滑5%~10%,其中,中国内地收益同比下滑10%~15%,港澳台地区及海外收益同比增长115%~120%。

  还有晨光文具旗下涉及潮玩业务的“九木杂物社”,2022年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35亿元,同比减少8.96%。无论上半年还是三季度,九木杂物社的收入对比去年同期均出现下滑,且2022年6月30日—9月30日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九木杂物社仅新增了3家店,其中直营店铺新开4家,但加盟店减少1家。

  而金运激光旗下有IP衍生品运营业务(品牌“IP小站”),2022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6719.25万元,同比减少28.01%;净亏损719.67万元,亏损同比扩大19.88%,去年同期为净亏损600.30万元。截至2022年6月30日,IP小站共有1608台机器人商店。相比2021年底,公司净裁撤  191台经营绩效不达标的机器人。

  未来何去何从?这是所有潮玩品牌共同面临的严峻现实。

  破局之路在何方

  据业内专家分析,潮玩行业铺货周期长、投入高的特点,是经营压力的主要来源之一。比如根据泡泡玛特招股说明书,潮玩产品从设计开发要经历8至15  个月的培育周期,无论是自有IP、独家IP  还是非独家IP,都要经历艺术家设计二维草图、内部设计及工业开发团队进行三维设计、内部设计及工业开发团队进行上色工作、模具制作与批量生产、制定市场推广方案等过程,每个环节耗时1至6个月不等。而据36氪的数据显示,潮玩产品成本包括早期打样费用、设计费用、开模费用和量产费用,其中最高的是开模的成本和量产的成本――开模越复杂,产量越大,成本就越高,此外再加上设计成本、库存成本等,更是压力陡增。另有报道显示,2022年上半年大概有七成的个人潮玩工作室倒闭,更多活下来有些粉丝基础的潮玩设计师,开始寻求更稳定的合作团队。

  此外,更严峻的是来自消费端的遇冷收缩。疫情的反复不只是影响线下开不了门,还包括了快递物流网点的停摆,发货不畅、预售周期被迫拉长,导致了线上销售滑坡、退货率居高。来自业内的数据表明,2022年4月、5月社会零售额分别同比下滑11%和7%,消费疲软是整个潮玩行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Macroview.club汇总的中国恩格尔系数也佐证了这一点,自2020年起,中国恩格尔系数从2019年的28.2%拉升至30.2%,更多的人选择越来越少地消耗精神类产品,将更多的钱花在日常的生活消费上。

  眼下,潮玩品牌的破局之路正在探索中。

  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库存问题。泡泡玛特的年报数据显示,其在2021年末的存货,从2020年末的2.25亿元增长至7.89亿元,存货周转天数也从2020年的78天增加到128天。从2022年上半年开始,泡泡玛特都以福袋的形式进行线上抛货。而一些其他的大热IP盲盒比如LULU猪、HelloKitty等,价格从59元跌至40元,直接可在直播间拍下。充裕的现金流,对潮玩公司来说至关重要。

  其次,调整业务结构,开发IP的“隐藏属性”。知名潮玩品牌寻找独角兽(FINDING  UNICORN)在品牌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已形成了艺术家发掘培育、IP运营孵化、潮流艺术产品零售、艺术传媒宣发、艺术策展及拍卖等五大板块业务。另外,旗下FARMER  BOB与三顿半推出环游系列联名咖啡盲盒礼盒,与美国知名艺术家Josh  Mayhem推出联名艺术潮玩,与百年顶级车企玛莎拉蒂跨界联名的潮玩IP,近期还与喜茶联名推出了限定新品“夏日柠打椰”。

  最后,跑出“出海”加速度。“海外业务”一直是潮玩品牌关注的一环,根据《2020跨境出口消费趋势报告》的数据显示,2020年盲盒海外线上交易额同比增长400%。2022年8月泡泡玛特发布的2022年半年财报里,首次将海外业务单独拎出,海外业务的重要程度日益凸显。除了泡泡玛特、52TOYS等此前就尝试拓展海外业务的品牌之外,寻找独角兽、TOPTOY、TOYCITY也都加快了“出海”的脚步。2022年上半年,52TOYS在海外开设了快闪店,同时开始搭建自己的跨境电商团队,准备在亚马逊开设直营店。而泡泡玛特分别在英国伦敦、美国加州、新西兰奥克兰等地开设了当地首店,截至2022年6月底已在海外共运营24家门店。然而,如何适应海外市场的问题,同样摆在了各大品牌面前。

  或许,积极布局元宇宙业务元隆雅图能够提供另一个范本。元隆雅图定位为以IP为核心的元宇宙营销机构,签约及合作40余位头、腰部虚拟人,并发布首个虚拟人与虚拟萌宠组合“嫦小月”&“作作兔”,开展虚拟人直播代言、虚拟人数字藏品、虚拟人周边等应用探索。但具体的“成绩单”是否令人满意,目前仍是未知数。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3年1月上旬刊

  

 

 
编辑:王一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2-12-29


2023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3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3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3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