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1年04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社会
厦门同安区:“放心吃”底气何来

★文 /刘建华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同安.jpg

  同安区配备了161名食品药品专职协管员,每年投入175万元用于食安宣传、食品抽检、举报奖励等经费保障。食品安全工作相关资金投入总体逐年递增。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刘建华 厦门报道

  “如今,只要看到生产地是厦门的食品,就可以放心食用。”振坤记食品负责人纪振铭回忆,早些年,中国内地食品行业到香港等地去参展,总被人以异样的眼光来看待,现在情况则完全不一样了。“这是食品企业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的结果。”纪振铭说。

  近些年,各地政府对食品安全的监管力度前所未有,监管手段日益科学,惩处力度不断加码,取得的效果也有目共睹。2021年3月,“2021中国放心食品百佳县市”榜单发布,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荣登榜首。

  “同安区可谓双喜临门,区里刚刚摘得‘2021中国放心食品百佳县市’榜首的荣誉称号,随后区局又被国务院食安办公示为全国食品安全工作先进集体。”厦门市同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副书记、稽查专员许子翼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高兴地说。

  打造“放心肉”从猪娃娃抓起

  “银祥集团是一家以猪肉为主原料进行加工的食品企业,要保证食品安全,我们就得从猪娃娃抓起。”肉食品安全生产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福建省畜产品加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总经理、厦门市肉类食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总经理、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银祥集团高级工程师张志刚介绍,银祥集团从2002年开始实施“银祥食品放心工程建设”,“银祥”牌无公害猪肉在厦门的全面推出,极大地冲击了传统猪肉市场,引起了广大商家振荡。2002年6月3日,原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同志为新华社内参的《国内动态清样》所载《一场“放心肉”之争引发厦门猪肉市场振荡》一文批示:“读了报道,看到了解决吃‘放心肉’问题的希望。我们就是要支持扶持先进生产力,而不能被落后生产力打倒。请你们对此作深入的研究和指导。”接着,各大媒体竞相报道,“银祥”牌无公害猪肉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日益增加,银祥公司也由此成为厦门乃至全国治理餐桌污染、建设食品放心工程的一面旗帜。

  记者在张志刚的带领下绕着银祥厂区走了一圈,发现生猪屠宰、加工、成品分布在不同区域,生产车间基本实现了全自动化。据了解,厦门银祥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饲料加工、畜禽水产养殖、屠宰加工、肉制品加工、豆制品加工、油脂加工、冷链配送、食品检测、科研开发、直营连锁等为一体的紧密围绕“无公害”而展开的产业链型集团企业。

  在张志刚看来,保证源头安全是整个产业链上食品安全的基本点。因此,在生猪养殖基地建设方面,银祥采用“公司+基地”模式,创立了“无公害”农产品生产控制的五大统一体系的银祥模式,即“统一原料供应、统一良种繁育、统一技术标准、统一饲养管理、统一卫生防疫”体系。公司组建了技术服务团队,对养殖基地实施技术跟踪辅导和信息服务提供,还成立了由营养、养殖、疾病防治专家组成的顾问团,密切关注最新饲养管理科技成果及可能发生的养殖疫病,第一时间为养殖基地提供技术咨询,实行全程质量监控,创出了一套“无公害”产业化经营的崭新模式。

  厦门银祥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银祥饲料厂,现已开发水产、畜禽用两大类20多个系列300多个品种的高品质饲料,成为国内著名饲料品牌。银祥饲料公司与中国农科院饲料研究所等科研院所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是福建省无公害饲料生产企业,配备有完善的饲料检测化验室,设备齐全,不仅能够检测饲料的常规指标,还可以进行进厂原物料的检验及生产过程每道工序的检验,例如对玉米、豆粕等大宗原料的原产地质量检测。同时还对饲料中的投入品进行严格的控制,饲料中不添加兽药,真正做到无抗饲料,从饲料源头上把好质量关。集团引进世界上最先进的丹麦SFK生猪屠宰及分割生产线,年单班屠宰能力达100万头,成为中央储备冻肉代储企业。生产线汇集了当今世界多项最新技术,如计算机中央控制系统、二氧化碳致晕系统、真空采血系统、立体蒸汽烫毛系统、火焰燎毛系统、红白内脏自动输送系统、自动劈半系统、废弃物真空输送系统、同步检疫系统、胴体标码溯源系统、自动化仓储系统及全程无缝冷链系统等。整个生产过程推行了国际通用的确保食品安全与卫生的HACCP体系,每一个生产环节都进行严格的检疫和质量分析,严格控制肉品品质,从屠宰加工环节确保了产品质量安全。

  食安办背着两条“枪”上阵

同安2.jpg

  重视 同安区连续多年将治理“餐桌污染”列入“为民办实事”项目,重点推动农贸市场改造、支持基层检验检测能力建设等工作。

  “食品安全工作是区委、区政府及相关单位的共同职责,包括公安、检察院、市场监管、城管等十几个部门联合执法,根据《市区两级党委和政府领导干部食品安全责任清单》,组成以区委书记为主任、区长为第一副主任、分管副区长为副主任的领导机构,一旦查实问题,食安办直接向主管副区长汇报,接着纪委、效能介入。”许子翼介绍说,同安区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同安区食安办)是背着“如何整改、何时整改”两条“枪”上阵的。

  说起4年前的海产品受赤潮污染事件,许子翼记忆犹新。2017年6月10日晚10点半左右,同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厦门市第三医院的报告,反映有7位患者食用海蛎后出现手脚麻、头晕、四肢无力等症状住院治疗。同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报后,火速会同同安区疾控中心前往调查。

  经查,发病的患者均从不同市场周边路边摊购入海蛎在家加工成菜品,进食后出现贝类中毒麻痹症状。同安区食安办第一时间向全区市民发布《关于慎食贝壳类海产品的消费警示》。

  6月11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组织全体人员前往各市场、村居检查来源不明的问题海蛎。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厅经调查通报,“此次漳州、泉州海域发现的赤潮生物优势种为链状裸甲藻,是我省有赤潮记录以来,该种首次在我省海域形成赤潮。链状裸甲藻属广温广盐种,生长温度范围为4~30℃,生长盐度范围为15.0~35.5‰。该种可生产麻痹性贝毒,被贝类生物滤食后,可在贝类体内积累毒素,会引起食用者中毒反应。鉴于此次赤潮藻种密度超过赤潮基准值,并未造成水色明显异常,不易通过肉眼观测发现,在赤潮灾害中较为罕见。”

  “虽然搞清楚了原因,但如果这些受污染的海产品还留在商家的手中,很难保证所有商家都能自觉销毁。”为了彻底杜绝这批问题海产品在市场上流通,同安区由区财政出资收购全区问题海产品,连续三天,共收了五六百吨进行集中销毁。

  许子翼表示,同安区对于此次海产品中毒事件反应迅速,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发布消费警示,随后动用财政资金进行“问题海产品”政府收购,有效杜绝了中毒事件恶化。“这个事件反映出,我们的监管、应急机制是非常有效的。”

  同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文忠认为,食品安全的宣传工作要做到普及率、知晓率、满意率不断提高。“在食品工业园,下班后的开饭时间,有些厂区直接鼓励员工先就食品安全进行投票再入食堂吃饭。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宣传普及有极大帮助。”

  目前,同安区配备了161名食品药品专职协管员,每年投入175万元用于食安宣传、食品抽检、举报奖励等经费保障。2020年食品安全相关经费1667.04万元,比2019年实际支出的1413.41万元增长17.94%。食品安全工作相关资金投入总体逐年递增。

  把食品安全工作纳入对党政领导班子、领导干部的政绩考评,所占权重达3%。同安区连续多年将治理“餐桌污染”列入“为民办实事”项目,重点推动农贸市场改造、支持基层检验检测能力建设等工作。

  原材料来源地监管风险加大

  包括张志刚、纪振铭在内的多位食品行业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一致认为,“在加工环节,同安区的监管是到位的,但是原材料的来源地,这个问题风险比较大。”

  对此,许子翼表示,从食品产业基础看,四类风险比较突出。一是源头风险。环境污染导致的重金属、有机污染物超标等问题时有出现,农兽药残留超标、过量使用抗生素等问题依然存在。二是过程风险。部分企业主体责任意识较弱,对生产流程的把控不严,存在食品安全隐患。三是潜在风险。新技术、新原料、新品种层出不穷,一些潜在风险游离于监管之外。四是舆情风险。食品安全公众高度关注、异常敏感,燃点低、触点多,信息发布不可控、信息传播不可控、社会影响不可控的问题比较突出。

  从监管工作情况来看,一是基层监管力量还比较薄弱。数量庞大的市场经营主体与有限行政执法力量存在不小矛盾,实现全覆盖监管难度较大,存在一定监管盲区和履职风险。二是监管手段跟不上。基层监管部门检验检测能力不足、信息化程度不高、舆情管控与应急处置能力不够强的问题比较普遍。三是法规标准尚不健全。虽然国家和省级层面加快了法律法规的制定修改步伐,但部分法律适用问题尚需明确,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基层执法。

  “我们曾在部分校门口的小卖部查获一些来源不明的零食,从外观上来看,做得跟香烟一模一样,但实际上就是小孩子吃的糖果。我曾试着给朋友一支,以假乱真,还真被朋友误认为是香烟。”许子翼说,“这种产品销量还挺不错,很受小孩子的欢迎,实际上,不但存有安全隐患,还有诱导未成年人吸烟的风险。但要查处,只能没收,无法从源头上根治。因产品是从外地流通进来,要跟踪来源,溯源监管难度大。”

  事实上,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同安食品监管难题,也是全国各地的普遍现象。当前食品安全监管存在着多层级管理、权责不分的现象,特别是源头管理与市场管理脱节,普遍存在着“源头堵不住、市场管不住”“批发商没管住、零售商管不了”的现象。假劣商品一旦流向市场,检查难度就增大了,增加了执法成本。特别是终端销售商,一般经营数量比较少,即使检查到有质量问题,也很难进行特别严厉的处罚。而经营者有时本身也是受害者,并不能保证其所经营的每一样食品都能检测合格,也不可能对每一个批次的食品进行检测。加上终端销售商数量众多,经营者因侥幸心理存在“法不责众”的认识误区。

  “同安此次揽获两项国家级荣誉,说明同安食品监管工作得到了社会及上级主管部门的认可。但是,食安工作永远在路上,食安工作需要一代人接着一代人脚踏实地的干下去。”许子翼表示,要解决食品安全监管的难点问题,提高经营者自律是前提,强化对违法生产者惩诫是关键,提高行政执法效率是核心。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4月下旬刊

 
编辑:子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1-04-27


2021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21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21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21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