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1年04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广东百年党史
【广东百年党史】左洪涛:“虎穴”潜伏十年的共产党员

★文 /张玉荣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 |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张玉荣

  左洪涛,参与了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解放战争期间,他和“特支”同志采取有力措施,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阴谋,为配合东纵北撤、保护广东武装力量作出重要贡献;在粤桂边和粤赣湘边担任领导工作期间,他认真贯彻中央和上级的指示,深入发动群众,为解放广东作出积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广东工作,在不同的领导岗位上,为广东的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贡献。

  1927年12月11日凌晨3时30分,由叶剑英领导的第四军教导团率先行动,随着三声炮响,三颗耀眼的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划破广州沉寂的夜空。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打响了。

  广州起义时,“宛如赵子龙,一身是胆”的左洪涛身处其中顽强抗敌。左洪涛军人出身,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个“上马能杀敌,下马能草露布”的儒将。

  一首悼念左洪涛的诗中,准确描绘了他的一生:早年投笔欲擒魔,百战艰难坎坷多;九年“虎穴”心如铁,几翻风雨剑重磨。会结黄埔兴祖国,心存统一壮山河;“回归”巨浪兼天涌,地下君应慷慨歌。

3.jpg

1985年12月,四任中共特支书记合影于广州。左起:左洪涛、孙慎、刘田夫、郑黎亚。

  狱中作《沉痛的呼声》

  1933年1月,左洪涛调任位于上海的全国互济总会秘书长兼组织部长,这时全国互济总会的党团书记是邓中夏。1934年1月,左洪涛被叛徒出卖,被国民党逮捕。在狱中,遭多番严刑拷打,左洪涛始终守口如瓶。他在狱中写下《沉痛的呼声》,托看守送出,很快便在杂志上公开刊登,引起巨大反响。

  翻阅《沉痛的呼声》,《小康》记者发现字里行间满是铿锵正气。“我们以前是从抗日反帝的最前线捕来的,在目前,整个中华民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的释放!要求立刻回到抗日反帝的最前线去,参加真正的民族解放战争!我们要以我们的头颅和热血去冲击敌人!”

  1937年8月底,由周恩来率领的中共中央代表团敦促蒋介石立即履行西安事变时关于“释放一切政治犯”的诺言。在强大政治压力下,国民党被迫将苏州、上海、南京等处所有政治犯无条件释放。左洪涛等人才重获自由。

  深潜“虎穴”善做统战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日开始。当年10月12日,在周恩来、博古、潘汉年等的直接领导下,战地服务队10名共产党员齐聚南桥,成立中共第八集团军战地服务队特别支部(简称“特支”),直属中共中央长江局领导。左洪涛任“特支”书记。

  由于国民党顽固派从中破坏,战地服务队撤销。左洪涛后来成为国民党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张发奎机要秘书。利用这一有利条件,左洪涛将战地服务队成员安插到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各部门,使“特支”在张发奎部队下得以继续开展工作,并多次化险为夷。

  1946年1月25日,由中共代表方方、国民党代表黄伟勤和美方代表米勒组成的军调部第八执行小组抵达广州,与张发奎接洽,开始对广东国共双方的军事力量进行调处。张发奎断绝中共代表方与外界的联系,使中共方在谈判中完全处于被动地位。

  左洪涛冒着生命危险与特务周旋,收集谈判进展情况,及时将情报送达上级组织。在他的努力下,方方与东江游击队领导人曾生、尹林平取得了联系。在广州行营中将参事李章达家里,左洪涛还设法安排方方与曾生、尹林平派来的代表何鼎华见面。

  3月9日,尹林平飞抵重庆,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详细介绍了华南人民武装发展情况,揭露了国民党否认广东有中共武装部队,阻碍军事调处执行小组开展工作的企图,中外舆论一片哗然。同一天,蒋介石电召张发奎赶到重庆。在重庆,面对周恩来的有理有据的责问,张发奎不得不如实地对外公布中共代表方在广东的武装力量。

  谈判虽取得成功,但问题并未就此解决。蒋介石命令张发奎在我武装部队陆续集结之时,“聚而歼之”、“一网打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参谋处的“特支”成员杨应彬截获了这份无比珍贵的情报。左洪涛当机立断、想方设法将情报转交尹林平。周恩来、叶剑英得到情报后,立即向军调部揭露蒋介石的阴谋。在共产党有力反击下,加上国内外和平爱国人士和舆论的关注,蒋、张停止了偷袭集结部队的阴谋计划,2500多名抗战骨干安全北撤。

  “特支”一共22名党员的组织关系自始至终都由左洪涛直接掌握。“特支”在张发奎所部坚持斗争将近10年之久。期间除1人病逝外,其余21人全部安全撤出。“你常对我们说,不要把国民党看成铁板一块,他们中有进步的,有中间的,有顽固的。我们一定要区别对待。你亲自做四战区司令部上层人物的工作。”“特支”成员杨应彬、郑黎亚夫妇执笔悼念左洪涛情真意切。

  久经考验战斗到底

  1946年9月,左洪涛安全撤至香港,任中共香港工委党派组总负责人。1947年7月,为了加强南路的武装斗争,左洪涛到粤桂边任参谋长。从此,他从隐蔽战线转到直接指挥战斗,参与指挥东江南岸武装斗争、解放老隆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左洪涛担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统战部副部长(叶剑英当部长),首任广东省政府办公厅主任。

  随着“文革”的到来,左洪涛再次经历人生中的重大考验。他受尽迫害,度过了11年监禁生涯。林彪、“四人帮”企图通过对左洪涛的审查来收集周恩来、叶剑英的材料,甚至召开几千人的武斗大会,在武斗中左洪涛被打得遍体鳞伤。

  1980年12月8日对左洪涛来说是极不寻常的一天,他作为广东省唯一代表,出席了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公审大会并出庭作证,他列举了大量事实揭露黄永胜一伙对整个广东地下党的残酷迫害。他的证词极大地震动了出席审判大会的代表,随后被新华社播发,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左洪涛先后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广州地区和广东黄埔同学会会长。1987年,左洪涛退出领导岗位,撰写了9万余字的《忆特专十年战斗历程》一书。1990年7月16日,左洪涛辞世。(实习记者梁诗敏对此文亦有贡献)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4月中旬刊

 
编辑:风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1-04-15


2021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21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21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21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