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1年02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大城小事:有一种浏阳人的快乐,我不懂

★文 /林小淼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林小淼

  很多浏阳人还是小孩子时就会打麻将了,打麻将的这个费用在一些老麻友眼里相当于水电燃气费,不得不交,不打麻将的娱乐活动则围绕着浏阳河进行。

  浏阳作为南方小城,大家玩得最多的肯定是麻将。麻将我一点儿也不会,邻居有次邀我打牌(浏阳管打麻将就叫打牌),我说我不会,她大为惊愕:“那你闲了都干什么啊!”

  很多浏阳人还是小孩子时就会打麻将了,常跟着娭毑(编者注:湖南方言,对老年妇女的尊称,有的地区把祖母也称为娭毑)外婆公公上牌桌,被他们放在怀里,用大腿夹住。好多人家都有自动麻将机,当地宾馆还有种房型就叫做麻将房,单出一个小间专门搓麻。一次我去参加亲戚婚礼时,看到新郎来宾馆接新娘时,竟被亲戚们摁在外间麻将桌上搓了四圈,直到他输给大家钱后,才让他去敲新娘的门。

  女儿读一年级时有次接她放学,我本就去晚了,看见同班还有个男孩在校门口等。他让我给他外婆打电话,转达“妈妈今天有事不能来接,换外婆来接”的信息。我连打五六次对方都无应答,跟他说了之后,他叹口气,蹲在地上自言自语:“一定是在打牌咯,这种时候外婆从不接电话的,那我就等着吧……”

  打牌如果去麻将室,就像去网吧一样,是按点按桌收费的,打麻将的这个费用在一些老麻友眼里相当于水电燃气费,不得不交。我听到一个老人向自己孩子要钱时这么说:“花得快啊,冇(编者注:意为没有)办法……每天打麻将要用钱的。”还听过一个女性抱怨她老公给家用太少:“我都冇法玩牌,玩最小20一圈都玩不起。”“那不去打牌呢?”我问。她瞪大眼睛说:“不去打牌我下午到晚上完全冇得味(编者注:意为无聊,没意思)的嚒(编者注:浏阳方言语气词),饭都吃不香。”

  麻将如果有下饭的功能,那还挺好,这种快乐我不懂,不懂就不说了。

  在浏阳,不打麻将的娱乐活动围绕着浏阳河进行。比如钓鱼,一年四季,河水从不结冰,非常利好;再比如游泳,一年四季都有人参与,但冬天只有冬泳队的人敢去挑战这项运动;还有,天气好时在河岸铺地垫野餐……

  钓鱼的分好几种,最常见的是手中握着一根钓竿,像铜像一样一动不动盯着河,脚踝旁边放个不怎么干净的小桶。有一次我坐在河岸草坡,看到一个男人一直举着钓竿边走边用力扯线,像是在遛大鱼。因为大鱼咬钩后,人们是要在河里遛它一阵的,等它累了,再将它拖到岸边,把它捞上来。路过的人见状都问他:“钓到大的了?”他不搭话,兀自继续沿河走来走去。等河边没人走动时,他就停下来,把竿猛地收回,上面空空如也,把诱饵挂上去一点,甩回河里。远远看见又有路人或者跑步的人过来,他又开始来来回回沿河走,一边走,一边奋力扯着线,像是那刚甩进河里的鱼钩又被大鱼咬住了。

  我就这么坐在他背后的草坡上看他无实物表演了接近一个小时。是不是我们俩都够闲的?直到打扫河岸的那位养了一条矮脚黄狗的直爽环卫阿姨揭穿他:“搞嘛哩(编者注:浏阳方言语气词)一下午老这么走来走去,这么着根本钓不上来。”他觉得面上挂不住,就收了鱼竿走了。

  另有一种钓鱼人,每人拥有十几二十几个钓竿,一根根支好放在河边,线崩得紧紧的甩在河里,自己坐到河岸柳树下看手机。而旁边河的石栏上钉了蓝底白字指示牌,写着“温馨提示:合理垂钓 一人一竿 谢谢您的配合 XX街道办事处宣”。

4.jpg

浏阳河畔可养猫育娃,吴楚小城能写写画画。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2月上旬刊

 
编辑:平楠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1-02-06


2021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1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1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1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