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1年02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身边科学:无缝的思维融合

★文 /尹传红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尹传红

  假如人类实现了脑联网,那么网络中的个人是否不仅能只通过思考来与另一个人交流,而且还能生动地体验到对方的所知所感,就像他们实现了无缝的“思维融合”?

  最近,研究人员成功地从大脑信号中分离出影响动作和行为的信号。这或许将成为未来士兵行动时用脑电波实现无声交流的第一步。

  在2009年上映的科幻电影《阿凡达》中,人的大脑可以借助电缆与机器相连,并通过意念活动进入一个完全虚拟的世界。更早些时候,以创作《侏罗纪公园》出名的美国作家迈克尔·克莱顿,在1971年写了一部名为《终端人》的科幻小说。小说中,医生给一位暴力性躁狂症患者做手术,在其大脑深处植入电极,向大脑的兴奋区域输送由电脑控制的镇定脉冲,手术获得了成功,但不久患者就逃离医院,成了杀人狂……

  科幻作家畅想过的这些场景,离现实是越来越近了。2019年,美国传奇人物埃隆·马斯克领导的一家“神经连接”公司披露了一种能够让机器解读大脑活动的脑机交互技术。据称,这项技术通过在截瘫患者大脑中植入设备来控制电脑,从而帮助瘫痪人士控制假体,有朝一日可以极大地改善人类的思维和交流方式。其中最重要的测试包括监控大脑活动,然后对其进行解码。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将特定的大脑活动模式与动作联系起来,比如运动、视觉和语言。

  将芯片植入人脑,不同于安装假肢、人工心脏之类,算挺大的事儿了,免不了引发争议。有科学家表示,我们对人脑机理的探究是必要的,但这种技术路线是危险的,如果技术滥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美国著名科普作家卡尔·萨根生前经常以其生花妙笔和激情演讲向公众展望科技发展的美好未来,但20多年前他却也描述过一种可能会成为现实的噩梦。他想象未来有一个独裁者将孩子们都囚禁起来,在他们大脑的“痛苦”和“快感”中枢植入电极,并与电脑通过无线网络连接。这样,这个独裁者就能通过一个按键控制自己的子民了。与之相近,日裔美籍理论物理学家加来道雄设想的另一种噩梦是:有人在大脑中放入可以改写我们愿望的探针,控制我们的肌肉,强迫我们从事我们不愿意做的工作。如果你是被控制的那个人,即使你认为自己是自己身体的主人,但肌肉事实上不受你的控制,你的行为可能会违背自己的意志——向你的大脑施加的电脉冲可能强于你自己有意识地传递给肌肉的脉冲。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身体就好像被别人劫持了一样,你自己的身体成了一种外在的物体。

  难道就不能设想一些好事吗?有的!脑机接口研究先驱、美国神经生物学家米格尔·尼科莱利斯对此就持比较乐观的态度。他称脑机接口是一种革命式的神经生物范式,它释放了身体与大脑的无数潜能,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尼科莱利斯认为,大脑从身体强加给它的限制与脆弱性中解放出来后,便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掌控人类的进化。大脑这种完全的解放,是否能让我们模糊,甚至消除定义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牢不可破的身体边界?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是否能体验到成为大脑意识网络(真正的集体思维大脑网络)一部分中的感受?他设想,在未来,通过某种惊人而无害的技术,人类实现了这种脑联网,那么网络中的个人是否不仅能只通过思考来与另一个人交流,而且还能生动地体验到对方的所知所感,就像他们实现了无缝的“思维融合”?假设所有这些令人震惊的场景都能真的发生,这种集体的思维融合真的成了一种被子孙后代普遍接受的、合乎道德的互动方式,那么他们在早上醒来时,是否会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人类物种?

  不难想象,人类的后代一定能够掌握建立大脑网络所需的能力、技术和道德水准。

2.jpg

打小痴迷科普科幻,

书香悦读一路相伴。

分享科学奇美理趣,

留下探索思考印记。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1年2月上旬刊

 
编辑:平楠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1-02-06


2021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1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1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1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