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振东:翻越“市场冰山”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袁帅 山西长治

  努力前进 经历过转型之变的李安平深知其痛,但是他知道,那是正确的前行方向。
  
  对于未来,振东集团董事长李安平仍充满热情、信心满满。他表示,振东将一如既往地在技术上精益求精。同时,除了继续巩固国内市场外,振东还会走向海外,推进中医药的国际发展,这是他和振东的使命。
  
  何为营商环境?山西省长治市上党区书记王现敏直言,要看企业需要依靠政府的时候,政府靠不靠得住。如何做到“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如何对待民营企业家?如何帮助企业在其最困难的时候解决问题?上党区用行动说话。日前,上党区政府及时出手,拨款一亿资金给总部坐落于该区的山西振东健康产业集团,且当天下午到账,解了该集团董事长李安平的燃眉之急。
  
  融资贵:躲不过的难题
  融资难、融资贵是诸多民企在发展过程中躲避不了的难题,加之近年来股灾严重,出现股票质押问题的企业接二连三,山西振东健康产业集团也没能逃过一劫。作为一个拥有92亿资产的企业,振东负债率较低,但李安平的压力依然很大。
  他算过这样一个账:向一个企业投资一个亿,反之能创造一个亿的销售收入,这样的企业已经很优秀了。这种投资力度下,通常企业的销售收入是在千万级别。但一个亿的贷款,按照国家的基准利率,比如是4.35,民营企业贷款都在10%以上,企业就有了65%的负债,单这一项就能增加四个多点。欲盈利,实体企业又需一半的流动资金,即5000万流动资金,半年一周转,又增加7%。民营企业的销售收入,单利息这一块就超过了6%。加上正常的税,相当于民营企业的销售收入中有10%是在支付银行利息。
  李安平认为,“相比于税负,融资贵、周期短更是制约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很多发展较好的国家收税也比较高,但企业也可以较好运转。假如把投资实业的资金全部转去做委托理财,获得的利润会更多,我们这样辛辛苦的,挣一个亿的利润还是很难很难,金融负担太重。”
  制造业的利润一般是销售收入的6%左右,房地产利润是销售收入的20%以上,金融利润则在销售收入的30%以上。“不是说哪一个企业好坏的问题,国有企业贷款周期长,流动资金可以放到三至五年,民营企业一般都是一年。金融门槛高、成本高这一现象如不改革,不只是民营企业发展受限,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都要受到影响。”
  很多民营企业无法拿到银行审批的贷款,只得饮鸩止渴,走过桥资金,结果往往是掉进高利贷的深渊。“贷不到款,就无法创业;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贷不到款就要破产。在中国培养一个企业很难很难。”
  感到“难”的不仅仅是李安平,山西省长治市上党区书记王现敏表示同样不轻松。“振东是上党区唯一的上市公司,在两年半里企业给地方交税两个多亿,本级部分1.45亿。企业遇到困难时该不该支持?企业倒掉之后几千人怎么就业?企业家怎么办?关键时刻企业家能不能依靠政府?这很重要,也很难。”
  
  如何面对“市场冰山”的凉气
  过去一年,振东集团着实感受到了“市场冰山”的凉气。有报道指出,受医保控费、地方政策等因素影响,其主要产品之一的中药注射剂受到限制,单品营业收入下降41.40%。这样的例子也发生在李安平身边:此前振东有个员工为了和爱人一同开饭店辞职了,饭店之前生意都还可以,但2018年明显不如往年。两口子起早贪黑,只挣了一万多块钱,店里的服务员一年下来工资有两万多。做老板还没有打工挣得多,这是促使很多生意人放弃的原因之一。
  作为“局内人”,面对《小康》记者,李安平开门见山,“近两年大部分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都在下降,一个月前认识了一位证券公司的老总,见面第一句话竟是问我是否需要资金海外转移,让我很诧异。我认为无论何时,民营企业家都不能忘本。”其实,资金海外转移一直存在,只是近两年似乎更普遍了些,“国家监管越来越严、通道越来越窄,民营企业家比较迷茫”。加之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市场、融资、转型等方面的困难和问题,成因是多方面的,是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客观原因和主观原因等多重矛盾问题碰头的结果。由此,李安平坦言,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非常及时地传播了国家对民营企业支持、发展的这一信号。
  “不断为民营经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指导思想是好的,但如何让好的想法落地一直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李安平表示,总书记的讲话振奋人心,其中让他印象最深的一则内容就是针对政策落实的问题。李安平建议,政府需采取考核制度,“不把扶持民营企业作为地方政府和干部的考核指标、标准,指导思想恐怕很难落地”。同时,李安平认为政府领导也会乐于扶持民营企业,毕竟在其位谋其政。政府也要对民营企业家有信心,民营企业是国家经济支柱之一。同时,他认为政府应和民营企业家在合理范围内适当接触、沟通。实行反腐倡廉后,有些政府矫枉过正,几乎与企业家零交流,李安平表示这种现象肯定不是“反腐倡廉”的初衷。
  
  度过转型之痛
  中国从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其实就是改革开放的40年,和如今已发展几百年的欧美成熟工业社会相比,虽然我国起步晚,但发展速度可谓“令人震惊”。快速发展带来的诸多问题需要解决,譬如产能过剩。转型迫在眉睫。振东集团所在的山西省转型早、动作大,但不得不说,真正转型成功的企业很少,山西省的民营经济滞后于全国,因为最难转的是思维。山西民营经济比较滞后,因为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矿难事件频发,国家通过国有企业控股民营企业,加强煤矿企业的整体管理。因此,山西的整体民营企业规模大幅缩水。
  经历过转型之变的李安平深知转型之痛。早年间,李安平做的是加油站生意,由于国家重新组建中石油和中石化,转型至今天的医药产业,可谓360度的大转弯。这样的转型对于个人和企业来讲有些被迫无奈,用他的话来讲,“转型的痛苦简直不敢回忆”。但对于国家大局来讲,这是正确的前进方向。
  虽然振东被迫退出石油经销领域,但李安平拿到了一个亿的资金,他开始谋划二次创业。李安平的大哥,为人保守,总是扮演反对李安平的角色,但这一次,他没有阻止李安平,“你怎么可能把这个钱揣在兜里,放在家里?”对此,李安平笑谈,企业家都是爱折腾、愿奋斗的人,他们希望体现自身价值,也有些爱逞能,这是一个人的性格问题。因此,企业家需要一定的空间让他们“跑马圈地”。
  除了政府的激励,企业家还需互相鼓励,李安平表示,我国中药领域约有500家药厂,彼此做得差不多,相互都很兴奋。
  这次转型也为振东今天的继往开来奠定了基础。如今,振东健康产业集团已经涉足“中西制药、保健食品、家护用品、文化旅游、农业科技开发”等领域,并拥有32家子公司、近万名员工。对于未来,李安平仍充满热情、信心满满。“振东将一如既往地在技术上精益求精。同时,除了继续巩固国内市场外,振东还会走向海外,推进中医药的国际发展,这是我和振东的使命。”
  
  
《小康》2019年02期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02-27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