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小康论坛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小康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开封老巷中的风华

★文 /荆方

  若干年前的冬天,在开封第一巷,一位穿着黑缎子弓鞋、戴着镶翠帽子的老奶奶,端坐在擦得锃亮的太师椅上,把一生风华藏进幽深处。岁月缓缓流动,如今在这里仍能寻觅到“转朱阁,低绮户”的旖旎风情。
  
  双龙巷位于开封城的东司门附近,我家位于西司门附近,相距三公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能随时动用的交通工具只有自己的双腿,作为一个孩子,我平日的活动半径不超过一公里,去双龙巷,就像出国旅行那么隆重。
  有一年大年初三,父亲的好友李叔叔邀请我们去他位于双龙巷的家中做客。我穿着崭新的棉袄棉裤,扎着新买的蝴蝶结,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大梁上,风驰电掣来到遥远的双龙巷。
  李叔叔的母亲七十多岁,看上去跟我奶奶差不多,但细看之下却大有不同。这位老奶奶穿着普通的斜襟棉袄,但是斜襟上的盘扣却做得精致、挺括,不像奶奶衣襟的盘扣,软塌塌。她的脚是跟我奶奶一样的三寸金莲,却比我奶奶的脚还小,并且她的弓鞋是黑缎子面的,闪着幽暗的光泽。最扎眼的是她头顶戴的黑丝绒圆帽,在额头位置还镶嵌着一块淡绿色的翡翠。作为一个老太太,这一身低调的奢华,在当年可谓惊艳。而后来才知道,李叔叔家祖辈经商,民国时期家族里还出过县长。
  我早早吃完饭,溜出院子,跑到胡同里闲逛。记得那是一条安静而宽阔的胡同,宽阔到可以叫做小街。没有乱搭的棚子、裸露的垃圾箱,也没有随意停放的自行车。胡同里的院门和树木都格外高大,很多白灰剥落、墙砖稀疏的围墙尽头,是飞檐高翘、砖花精致的门楼,有的门楼里还藏着厚实的红漆大门,在当时的胡同里这是绝无仅有的风景。所有这些细节,都让人有种肃然起敬的距离感,跟奶奶家的小胡同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第一次跟双龙巷的会晤就这样结束了。前几年,一位广州朋友来开封游玩,提出想去双龙巷看看。我听到这个地名后,使劲搜索大脑内存,几十秒后,脑海里浮现出那条宽敞安静的小街,和那位穿缎子面弓鞋的老奶奶。作为一个开封人,我不好意思承认我不了解双龙巷,于是立刻翻阅资料恶补。
  双龙巷的名字始于一个传说:在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老汉带着他的两个孩子要饭来到开封城,落脚在双龙巷,这两个孩子分别是童年的宋太祖赵匡胤和他的弟弟宋太宗赵光义。双龙巷由此得名,为此,后人还雕琢了两个汉白玉龙头,分别安放在东西巷口,其中一个龙头保留至今。
  这条巷子本身也一直是达官显贵、社会名流的聚集地,巷子里文物保护建筑居然有21处。同治年间,袁世凯跟随嗣父袁宝庆寄居在开封城内,就居住在双龙巷。而民国的另一个大总统徐世昌,童年也曾在双龙巷居住。两人相差四岁,据说小时候还一起在巷子里玩耍。一条胡同出了两个皇帝、两个大总统,仅凭这点就可以傲视全中国的胡同了。说它是开封第一巷,丝毫不为过。
  我带着广州的朋友踏上双龙巷的时候,距离我第一次来这里已经过去了三十年。此刻的双龙巷正面临拆除重建,半边街道已经化为乌有,仅存的半边也只剩空房空院。但是清代门楼、民国宅院,随处可见。高大雄浑的门楼上,绿藤缠绕着瑞兽砖雕;青砖墁地的院子里,一树石榴掩映着小小的雕花窗,即便在残垣断壁中,也能感觉“转朱阁,低绮户”的旖旎风情。
  在此之间,还有一些改造过的水泥门楼,两侧的对联“铿锵有力”。上联: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下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横批:前进向阳院。水泥门楼的里面,是白灰剥落、有着罗马柱的西式小洋楼。历史杂乱无章地扑面而来,似乎能听到房主人努力跟上时代的仓皇脚步。我想起若干年前的冬天,那个穿着黑缎子弓鞋、戴着镶翠帽子的老奶奶,端坐在擦得锃亮的太师椅上,任岁月缓缓流动,把一生风华藏进幽深处。
  
  
《小康》2019年01期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02-13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