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为人类提供完整的月球历史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于靖园 四川西

  中国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院士。
  
  不仅在月球正面着陆,还要在月球背面着陆,欧阳自远觉得这是一个关键性的开端,一定要把这几个难关渡过,以后的路才走得更顺当。
  
  2018年12月8日凌晨2时23分,中国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升空,成功将嫦娥四号探测器送上太空……在近地点约200公里、远地点约42万公里的地月转移轨道上,人类开启首次“月背之旅”。
  嫦娥四号成功发射后,就“月球背面着陆有哪些困难、着陆点如何选择、探月工程未来有什么规划”等问题,《小康》杂志记者对欧阳自远院士进行了独家专访。
  
  “我们又前进了一大步”
  《小康》·中国小康网:嫦娥四号终于发射了,作为探月工程的首任首席科学家,您的心情如何?
  欧阳自远:按照我们国家曾经确定的探月工程的发展战略和长远规划,第一步是无人月球探测,无人月球探测里面又分为三期,第一期就是绕月探测,已经完成了嫦娥一号二号任务,第二是落月探测,落月探测只完成了一半,三号落在月球正面,四号的要求非常高,要落到月球背面,五号是取样返回,以上叫做“绕落回”三步走。现在我们朝最后的一步多一点走。嫦娥四号要在月球背面着陆,这是我们规划里要达到的目标,我们又前进了一大步,但是我们刚刚走向月球,还有很多艰难的历程要经历,很多考验要度过。比如说,现在它还正在往月球飞,第一要被月球抓住,不能撞上去,不能跑掉,这很难,第二抓住以后,它的轨道要调整,这需要一段时间,轨道调整好了还不行,因为我们已经指定了着陆点,在艾肯盆地的洪卡门撞击坑,要降落在那个地方,所以必须要选择一个在轨道上的、瞄准着陆点的、离月球最近的位置,大概十五公里左右,朝着目标,下降。最困难的就是在月球上着陆了。第一必须软着陆,第二必须达到指定的位置,大概到明年年初才会着陆。这段艰难的历程,我们心里一直惦记着,担忧着,但是同时我们很有信心。假如我们跨越了这一步,集中全力把回来的问题解决,只要实现这几步,就可以有把握把中国的航天员送上月球。我们以后不仅在月球正面着陆,还要在月球背面着陆,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性的开端,一定要把这几个难关渡过,以后的路才走得更顺当。所以现在的心情,第一,真诚的祝贺,兴高采烈的欢呼,第二,期望它一路平安,一路达到目标,降落在指定的地方,第三,我们还有那么多事要干,一定要完成我们所设定的任务。
  《小康》·中国小康网:对于着陆点是如何选择的?
  欧阳自远:期待能够在月球背面获得信息,这将是人类第一次获得。但这个跟着陆点关系不是太大。第二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要把月球的历史从头到尾完善起来,把它的演化历史搞清楚。现在遗憾的是,我们所有的探测器几乎都在月球正面。我们缺乏了最古老的那一段,最古老的那一段就决定了我们降到什么地方,着陆的地方一定是最古老的历史记载的地方,到哪去找呢?在月球的背面,四十亿年以前,砸了一个大坑,一千多公里,叫艾肯盆地,我们一定要着陆在该盆地,因为把四十亿年以前的历史都给剥开了。我们要降落在那个地方,所以选择了冯卡门撞击坑,它是艾肯盆地里面的一个撞击坑,着陆的安全性能够好一些。
  《小康》·中国小康网:嫦娥四号月球车有哪些新的科技应用?将如何面对月球背面的恶劣条件?
  欧阳自远:月球正面的地形比较平缓,月球背面的地形比较起伏,崇山峻岭太多。另外,就是无法通信,看不见,现在有了中继星,都解决了。正面和背面一样,没有什么恶劣条件。地形比较复杂,对着陆造成的困难多一点,并没有太多特殊的困难。嫦娥四号的着陆器与月球车同等重要,嫦娥四号有两个探测器,一个是着陆器,着陆器上放着非常重要的东西,低频长波的辐射,是在着陆器上探测的,以前着陆器上有个天文望远镜,现在我们改了。另外在月球车上也有一些改进,原来月球车底下有个雷达,探测地下的结构,我们还有一台红外光谱。过去有一个X光线谱,是测月球表面石头的各种成分的,我们觉得这次没有必要了,就换了一台,我们要探测月球空间的环境。着陆器上改动更大,有很多提高。
  
  未来规划:载人登月与建设无人值守的月球基地
  《小康》·中国小康网:未来,探月工程还有哪些规划呢?
  欧阳自远:为了迎接第一个一百年,今年是嫦娥四号,明年是嫦娥五号,后年是火星的一个窗口,最好去火星。下一步,中国探月的一个初步计划,是要建设月球的基地,这是科学技术探测的基地。我们要做什么呢?比如提取能源的原料,做一些试验,天文观测、物理学的试验,地球没这个条件,以后月球要做一个跳板,去火星,去其他地方。从地球飞到火星,要到遥远的空间去,首先,火箭要克服地球的重力场的作用,地球大,发射上去要废很多燃料,在月球发射就轻松多了,一出去就是太空,而且引力又小,不用太费劲,也好测控。同时,积极地准备载人登月。
  《小康》·中国小康网:这次探月科普营有很多学生,他们非常高兴能和您交流。
  欧阳自远:孩子们跟我们那个时代完全不一样,科技的发达使信息极易获得,这是非常好的前提,他们比较聪明,生活质量提高,孩子们拥有非常好的学习环境。我希望他们更多地了解科学。现在令大家最感到神奇的是宇宙,宇宙充满了神奇,充满了未知,包括外星人、外星系、宇宙飞行,孩子们都非常感兴趣。我期望他们从小对宇宙、对地球外围有了解,充满激情。只要孩子们知识增多,问题也会更多,会更多地思考,以后人类怎么去这些地方。总之,就是让他们了解科学,热爱科学,让他们以后下决心能够去从事这样一项艰苦的工作。我希望他们慢慢树立起这种梦想、期望、追求。只有这样,我们国家才会有更多的科学家,才能够更好地把我们国家建设好,因为希望在他们身上。
  《小康》·中国小康网:孙家栋院士曾提过,他是为您服务的,要把您的手和眼睛送上月球,对此,您怎么看?
  欧阳自远:孙家栋是我的引路人。我不是学航天的,不懂航天技术,我是搞地球的,月亮、火星是另外的地球,我对地球熟悉了,就可以推导出来月亮是怎么起源变化的。我再把月球的知识充实起来,深刻了解月球本质。孙家栋说,他的责任是把我的眼睛和手送上月亮,去不了月亮,他负责,“到了月亮,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这都是你的事情。这不是给你打工吗?”他是非常好的一个科学家,全心全意为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服务。他是我进入航天领域的引路人,我们两个很好地结合起来,配合得天衣无缝。我很尊重他,他也很尊重我。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尽量发挥全体嫦娥人的作用。我感到这是一生当中极其难得的机遇。我很荣幸能够跟他们一起工作。他的品德也经常感染我,我非常感谢他。
  
  
《小康》2019年01期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02-13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