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8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小康指数
媒体公信力调查:传统媒体突围信用榜单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尤蕾

  
  “喜新厌旧”似乎是人类的本性之一,对于新媒体的追逐不可避免,尤其是生长在网络时代的年轻一代,但对于具有特殊社会属性的媒体而言,传统并非一定意味着没落。
  
  你最关心哪些信用问题?这是“中国信用小康指数”的一道常规题。毫无悬念,媒体信用再次入围“五强”。
  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自1566年世界上第一份近代报纸《威尼斯新闻》诞生以来,媒体就充当着信息“垄断者”和“议程设置者”的角色。通信技术的发展帮助媒体从弱到强,同时也不断颠覆着媒体从旧向新的变革,而正是在这个过程中,媒体业的问题不断暴露,侵犯隐私权、虚假新闻频现等现象一次次揭开了媒体失信的痼疾。
  
  电视依旧“领跑”信用榜
  “喜新厌旧”似乎是人类的本性之一,对于新媒体的追逐不可避免,尤其是生长在网络时代的年轻一代,但对于具有特殊社会属性的媒体而言,传统并非一定意味着没落,一方面,必须得承认其传播模式与途径的陈旧,而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传统与公信力之间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隐形关系。
  在传媒产业最为发达的美国,曾经做过这样一项对比实验。实验对象是美国老牌杂志《纽约客》(The New Yorker)与创建于2006年的BuzzFeed。前者恐怕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陌生,这是一份集新闻、文艺评论、散文、漫画、诗歌小说以及纽约文化生活于一身的综合刊物。后者是互联网浪潮催生出的一家“媒体行业颠覆者”,它通过从新闻博客里获取订阅源,通过搜索、发送信息链接,为用户浏览当天网上最热新闻提供聚合型服务。
  试验方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和乔治·T·德拉克特杂志新闻中心公布了调查结果,从受众对深度报道的信任上看,新闻杂志具有明显优势。虽然网络已经成为用户获取新闻的主要来源,但是《纽约客》的公信力显然高于BuzzFeed,这就意味着,公众对于严肃高品质的新闻更加信任,而并没有被“标题党”所迷惑。
  “中国信用小康指数”的调查也与上述实验得出了类似的结果。“中国信用小康指数”是《小康》杂志社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经过对调查结果进行加权处理,并参照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和大量社会信息而进行的调查。在公信力最强的媒体类型调查中,位列前三甲的分别是电视、报纸和杂志。对比历年的调查数据可以发现,电视和报纸基本稳居前三位,尤其是电视,从2012年至今一直雄居榜首。去年,央视市场研究(CTR)发布的《2016年传统媒体趋势盘点》显示,电视是公信力和可信度最高的信息平台。对此,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张洪忠在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采访时分析过个中原因,媒介的使用与媒介的公信力呈正相关,媒介使用影响媒介公信力,没有接触就没有信任,“了解越多,爱得越深”。电视在我国的普及程度高,是一方面原因。
  另外,电视直播“眼见为实”的优势与传播速度快也是电视受到受众信任的关键因素。在传统媒体内部,遇到重大事件,报纸、杂志等纸媒往往会受到排版印刷等环节的制约,广播是听觉的传播,而电视则是集听觉、视觉为一体,现场报道与演播室评述相辅相成,在传播手段上占据优势。与网络时代衍生的新媒体平台相比,电视在重大事件的报道中更具有持续性、稳定性、纵深性和权威性,新媒体中如自媒体多是个人视角,多以图片或视频片段为主,缺乏完整连贯的现场。进入21世纪以后,由于SNG(卫星新闻采集)、海事卫星等直播技术的应用,电视直播的硬件设备“鸟枪换炮”,同时,为了更适应新的传播趋势,在涉及内容的软实力上也做了诸多新尝试。
  在本年度“省级卫视公信力排行榜”上,北京卫视排名第一,湖南卫视位居第二,浙江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分列第三至五位。
  
  “中央厨房”让传统媒体厚积薄发
  显然,无论有多少往日荣耀加身,如今,网站也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铁律之下被纳入了传统媒体的范畴,在社交软件日益泛滥的今天,网站传播这种模式也不能再称之为“新”。究竟哪些主流的网络媒体更受信赖呢?此次调查结果显示,人民网、凤凰网、央视网、新华网、新浪网分列前五位。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从2013年至2015年,人民网的排位一直徘徊在第三、四名之间,2016年人民网实现“逆袭”,此后连续3年蝉联第一。
  报纸公信力调查结果显示,《参考消息》《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分列前三。自2013年起至今,作为大报的《人民日报》与其子报《环球时报》的公信力一直稳居前五。在张洪忠看来,公信力分为绝对公信力和相对公信力,前者是基于长期积累的印象分,后者则是同一事件下受众更相信谁。《人民日报》的公信力更多是前者。
  对于人民网的公信力,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分析称,人民网隶属《人民日报》旗下,“把关人”机制依然受用。事实上,在网站监管严格的当下,排名前五位的其他网站也因入职门槛与专业素养均较高,而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信息的可信性。
  这两组调查数据结合看,“人民系”的影响力似乎进一步得到了佐证。近年来,人民日报社致力于打造“中央厨房”, 以内容的生产传播为主线,不仅服务于人民日报旗下的各个媒体,更是为整个媒体行业搭建了一个支撑优质内容生产的公共平台,聚拢各方资源,形成融合发展之力。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创新机制,另建了一条崭新业务线——融媒体工作室,工作室不仅基于人民日报版面原有内容进行拓展延伸,生产了音视频脱口秀、H5、图解等各类融媒体作品,不少工作室还将优秀作品返回了版面。
  对此,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与新闻教育改革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王君超表示,在经历了传统媒体时代的“渠道为王”、网络时代的“技术为王”、自媒体时代的“关系为王”的种种“修正”之后,融媒体的发展迎来了重提“内容为王”的时代。“中央厨房”是融媒体内容生产的神经中枢,是一个实现内容创新的平台,也是一个造就全媒体创新人才的平台。
  目前,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可提供18个语种的新闻产品,向全球500家主流媒体和新闻网站供稿。
  
  “人人皆可成记者”靠谱吗
  似乎,在“人人皆可成记者”的自媒体时代,造谣的成本极低,没有人在舆论场的声浪中在乎真相。2010年,一条“武侠作家金庸在香港玛丽医院病逝”的消息在微博传播,没有人追求消息来源,而是“随手转发”。最终,还是媒体官微经多方求证进行了辟谣。几天前,一条某知名女艺人与某体育明星的“亲热”图片在微博流传,并登上“热搜”,随之引爆微博舆论。很快,该女艺人工作室正式发声明辟谣,该图片真正的男主角也现身澄清。
  人人都有一颗八卦心,微博“热搜”恰好满足了这种略带窥私欲的心理。微博就是一个大的舆论场,“热搜”将各路舆论的焦点最大化,也正因如此,“泛娱乐化”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热搜”的典型特质,满屏的明星八卦与私生活常挂不衰, “粉丝”扒皮与工作室辟谣相互交迭的场面不停上演,甚至剧情不断反转。正因如此,今年网信办专门发文,勒令“热搜”关闭一周进行整顿。
  事实上,随着微博、微信以及各类自媒体平台的发展,记者这个专业化职业发生了变化,随手拍、随时发,人人手里都拿上了“麦克风”。从打破媒体议程设置和舆论多元化的角度看,这并不会引起非议。著名记者和专栏作家谢尔在《微博力》(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一书中展望,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将在短期内实现融合,并将这种融合称为“辫子新闻”。他在书中写道:“辫子新闻由三条绳组成,每条绳又包含着大量纤维。这些汇集、交织在一起的绳索正在改变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
  值得正视的一个问题是,无论传播方式如何革新,一旦“把关人”机制失灵,就容易滋生虚假信息。“中国信用小康指数”对微博可信度趋势的调查结果显示,47.8%的受访者认为其越来越不可信,38.7%的人认为没变化,仅有13.5%的人觉得越来越可信。受访者对于自媒体的信任也表示出了不乐观的态度,60.9%的人认为其可信度低,26.1%的人觉得说不清楚,13%的人感觉可信度高。
  纵观2015年至今微信的可信度趋势,其呈现的是一条上扬曲线。2015年时,认为假消息居多的受访者比例最大,2016年则是认为真假消息各占一半的人居多,2017年有五成受访者认为真消息居多,排名首位。今年的调查结果显示,39.1%的人认为可靠消息更多,31.4%的人认为各占一半,28.2%的人觉得假消息更多,1.3%的人表示不清楚。显然,从大趋势上看,微信上的消息日益“俘虏”人心,但今年与去年的数据却呈现出差异,虽然笃定可靠信息多的人数最多,但比例却下降了10个百分点左右。
  其实这不难理解。相信微信信息的人数更多,是因为它不再是一个完全开放的舆论环境,而是比较私人化的“朋友圈”。任何事物获得信赖都基于长期使用的体验与甄别,随着微信上的谣言不断被披露,当真相水落石出时,更多的人会对微信信息选择谨慎相信。
  事实上,无论是微博还是微信,任何自媒体的出现都是对话语权的一次解放,但这并不能成为造谣传谣的理由,任何传播方式都需要引导、需要监督。企鹅号就明确发文实施企鹅号媒体信用分制度,对于涉及政治、色情、抄袭、谣言、惊悚、标题党等违规内容不仅扣分,而且会根据扣分程度给予停发期限甚至封号等惩罚。
  
  
《小康》2018年08期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11-22


2018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