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5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拯救老屋 “点”醒古村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于靖园

  田园松阳 围绕着建设“松阳古村落”特色品牌的目标,松阳县打造出了建设美丽田园乡村、创造美好田园生活的“田园松阳”模式。
  
  作为全国唯一的“拯救老屋行动”项目整县推进试点县,松阳的古村落保护,不仅仅是圈地保护,修旧如旧,更重要的是科学合理地开发推进古村落旅游,使之成为乡村振兴、“全域旅游”和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载体。
  
  松阳县,在早些年还不为国人所知,而现在的名声却传到了海外。
  今年年初,在“乡村变迁:松阳故事”建筑文化展上,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公使衔文化参赞陈平说,“德国和中国在农村问题上存在共性。松阳用文化引领乡村发展,把离开家乡的年轻人吸引回来,这对中国其他地区、对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借鉴。”
  红糖工坊、大木山茶室、石门圩廊桥、王景纪念馆……这些建筑图片和影像,讲述了3年多来建筑师如何与当地政府、村民一起,将当代建筑形式与当地传统文化、生活方式有机结合在一个空间里,以及如何通过这样的载体改善乡村生活环境、塑造乡村文化自信、推动乡村振兴。
  
  “我们村站上了国际舞台”
  对松阳县樟溪乡兴村党支部书记王卫星来说,“我们村站上了国际舞台”,显然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松阳县是长三角拥有传统村落最多的一个县域,为浙江省丽水市下辖县,地貌特征为“八山一水一分田”,面积1406平方公里。经过1800多年的漫长发展,松阳县保留下来100余座格局较为完整的古村落。
  陈兴明今年65岁,家住松阳县雅溪口村,他的老屋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在他的记忆里,这栋老房子只在自己年轻时大修过一次。花甲之年的陈兴明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老屋好好修整一番,用来安度晚年。但要想请人修复好他家的古宅,花费至少要十来万元。
  经历了成百上千年的风雨洗礼,村子里的这些老屋都已经到了风烛残年。只是,由于传统村落的民居大部分属于县文保单位以下的低等级文物,没有国家专项资金可供使用,这些破损的老屋都应该由产权所有人负责修缮。可是产权所有人是否具备修缮能力成了实际修复工作中面临的一道难题。
  作为全国唯一的“拯救老屋行动”项目整县推进试点县,如何修复传统村落中这些低级别的私人产权民居,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参考。
  为了让项目落到实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松阳县以及浙江省古建筑设计研究院在广泛调研及征求工匠户主意见的基础上,共同研究制定了一整套规范的项目实施流程,同时制定了修缮技术导则、修缮概算指南、修缮方案要求以及验收办法等。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只要按照规范流程,就可以简化施工图编制、预算编制、招投标等程序,方便百姓操作。
  以修复一栋老屋为例,首先由户主自行请工匠队伍一同根据房屋损毁情况编制修缮方案初稿,交省古建院和县老屋办审核,而后根据审核意见进行完善,方案通过后再根据概算指南编制概算,同样将初稿交省古建院和老屋办审核确认。在确认了方案和概算后,申报人即可签订资助合同,做好进场施工的准备。施工过程中,县老屋办经常性开展巡查,对在修项目进行技术指导,对存在的问题及时提出整改意见,户主根据整改意见来调整。修缮完成三分之一工程量时,老屋办支付50%的资助资金,项目竣工验收后再支付剩余的资助资金。
  到2017年5月时,松阳县有71个村被列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数量位居浙江省第一、全国第二。松阳的古村落保护,不仅仅是圈地保护,修旧如旧,更重要的是没有将原生的居民赶出村庄,没有让古村沦为冰冷的展览物或者售卖门票的观光点,而是科学合理地开发推进古村落旅游,使之成为乡村振兴、“全域旅游”和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载体。
  
  三点发力建设“田园松阳”
  在松阳县,古村的修复使村落成为了别有风情、具有文化底蕴的景致,而一些创新的点子,也让曾濒临死亡的古村落以另一种方式活了起来。比如,松阳枫坪乡沿坑岭头村,曾经差一步就要在地图上消失了,如今是画家们青睐的画家村、明星民宿村。
  2013年,沿坑岭头村被规划为整村搬迁,“原地拆、异地建”即将开始。这时,李跃亮的出现,改变了小村庄的命运。李跃亮是丽水职业技术学院的副教授、一名油画家,后来,他被下派到枫坪乡担任农村工作指导员兼乡党委副书记。沿坑岭头村这个贫穷偏僻的小山村,在画家眼里却是难觅的美丽山野自然田园美景。那年8月,李跃亮向县领导汇报了把沿坑岭头村办成“画家村”、打造成写生基地的想法,在县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沿坑岭头村开始建设画家村,发展民宿业,带动村民致富增收。转年10月,名叫“柿子红了”的民宿在沿坑岭头村开业。这是一幢建于1976年的民居,占地160平方米,建筑面积300平方米,院落面积80平方米,由政府作示范、打头阵,以向村民租赁20年的方式出资改造,引进专业人士进行经营管理,带动其他村民发展民宿经济。
  “柿子红了”为沿坑岭头村民居改建起到了很好的样板作用。2017年,全村已拥有14家民宿260余个床位,全年接待3万余人次到村采风创作,实现收入300余万元。
  民宿产业成了促进松阳经济发展的新引擎,除了鼓励当地老百姓发展民宿,过上更好的生活,松阳有意识地吸引各地知名团队参与民宿规划建设,一批社会优秀人才和有文化知觉的优质工商资本落户松阳,他们深度参与民宿建设,打造了过云山居、酉田花开、近水楼台等精品示范样板。
  为进一步助推民宿产业发展,松阳县通过“三点发力”,推进民宿产业量质齐升,促进旅游市场规范有序,全力点亮了农村致富梦。
  一是培育“增长点”,办理便利化。比如在行政服务中心专设民宿审批综合服务窗口,设立“办理指示牌”,对民宿办理流程进行公示,并以“一窗集中受理、内部流转审批”的服务模式,为农家乐民宿审批开通绿色通道;优化审批流程,推广“容缺受理”,建立“乡镇代办”制度,由民宿乡镇代办员为有需要的业主提供上门、预约、代办等一系列便民服务。二是找准“潜力点”,发展创新化。比如创新“民宿+”模式,引导民宿经营者与当地合作社、龙头企业对接,让民宿承载更多的传统特色;创新“品牌民宿”模式,对县内较为知名的民宿品牌提前介入、靠前服务,协助民宿进行商标注册。三是做强“薄弱点”,监管全面化。比如成立放心民宿示范区创建工作小组,不断提升旅游消费维权效能。
  围绕着建设“松阳古村落”特色品牌的目标,松阳县在传统村落保护发展上进行了有益探索和实践,打造出了建设美丽田园乡村、创造美好田园生活的“田园松阳”模式。
  
  (专家视点)
  乡村振兴战略会替代美丽乡村建设吗?
  魏玉栋 中国人民大学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原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主任
  乡村振兴战略提出后,美丽乡村建设如何进一步开展?会不会用乡村振兴战略来替代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与美丽乡村建设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些问题引起社会各界的密切关注。
  很明确的一点,就是不会出现乡村振兴战略替代美丽乡村建设的情况。相反,美丽乡村建设会因为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而恰逢其时,在全面贯彻落实其总要求、总部署的同时,会在不同层面上与之互为犄角,而在基层建设实践中融为一体,进而得到更大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美丽乡村”发端于习近平同志2003年在浙江实施的“千村示范万村整治”行动,于2013年由农业部率先推向全国;乡村振兴战略则是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着眼于乡村发展的瓶颈问题、着眼于农民群众的殷切期盼、着眼于美丽中国的宏伟蓝图而作出的战略部署。因此,二者同根、同源。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新时代的“三农”发展架构基本形成。
  乡村振兴战略是一定时期的战略性安排,美丽乡村建设则几乎是永恒的话题。乡村振兴战略是战略层面的部署,美丽乡村建设则是措施层面的抓手。乡村振兴战略是自上而下的行政动员,美丽乡村建设则是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的创造性探索。美丽乡村建设服从于乡村振兴战略的总体安排,乡村振兴战略落地的关键抓手是美丽乡村建设。
  
  
《小康》2018年05月下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06-05


2018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