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5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好一个除却巫山不是云

★文 /顾新红

  我原以为理想的爱情应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花前月下,郎情妾意……于是便认为父母之间是谈不上有爱情的,后来才发现,父母的爱情,是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的坚守。
  
  我父亲跟母亲都是历尽苦难的人,父亲很小的时候就承担起了家庭重任,挑沙锅卖、赶乡场、卖苦力。母亲也是个苦命的人,据说外婆去世早,外公脾气暴躁,一出门就是三五天,于是母亲才八九岁的年纪,就开始和弟弟相依为命了,姐弟俩连鞋都穿不上。
  我妈17岁那年,跟着定的娃娃亲家里从老家遵义余庆来到安顺,不幸的是对象因犯法而被判了不短的刑期。我妈一个人在安顺举目无亲,东逃西奔了几年后,经人介绍嫁给了我爸。那时我爸刚刚离婚,带着大姐(我爸和前妻的女儿),和爷爷、奶奶、八娘(我爸唯一的妹妹的名字)一起住在东门坡。
  我妈初嫁进顾家,上有公婆,还有小姑子,又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晚娘,复杂的关系颇有点林黛玉进贾府的感觉,她不敢多说一句话,也不敢多走一步路。幸亏我爸是个内心非常柔软的人,他常说:人家一个外乡人嫁给我,不能欺负人家。加上八娘跟我妈比较亲近,很合得来,我妈在家里才慢慢适应。
  我妈从离开家乡到跟我爸稳定下来,差不多有七八年的光景,其间,我外公在粮食紧缺的时候活活饿死,我妈自顾不暇,未能前去奔丧,唯一的亲人小弟也音信全无。结婚不久,我爸就带着我妈回乡寻亲了,离家还有一二十里地,我妈就开始淌眼泪,车马劳顿好不容易到了家,屋里却一个人也没有,等了大半天,我舅舅和舅妈终于回来了,姐弟俩抱头大哭。
  印象当中,我爸妈一直同心同德相濡以沫。我之前认为理想的爱情应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花前月下,郎情妾意……于是便认为我父母之间是谈不上有爱情的,充其量是为了生活搭伙过日子罢了。但是有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时候我已经记事了,一天,有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进了我家,待了一小会儿就走了,我爸下班回来看到我妈哭红了眼,忙问她怎么了。我妈就告诉他那个娃娃亲刑满释放后来寻她了,这让我妈想起了那些年的苦楚和被命运推着身不由己的生活。我爸刚开始好言相劝,可我妈越哭越攒劲,我爸就发了火,说如果舍不得那人的话,就收拾了东西跟他去过。我妈一听这话就找到了突破口,止住哭,要以死明志。闹够了之后,我妈躺了几天,水米不进。我爸日日守在旁边,轻言细语地问候开导。几日后,我妈开始吃饭劳动,一如从前。
  此后,家里又恢复了平静,父母绝口不提那人和那事。家里有时打牙祭,妈都要给爸留一小勺。后来父亲生病时,对母亲做的饭食挑三拣四,母亲又含了泪去重做。父亲去世后,有姨妈劝我妈再找个老伴,我妈一口便拒绝了:“我家顾天泰对我的好,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好一个除却巫山不是云!母亲回想起父亲在病中对她的百般挑剔,总是这样说:“你爸是想断了我对他的念想,免得他走以后我想起就难过!”
  父亲的病是因长期劳累导致的心衰,当时医疗条件还不够好,父亲的退休工资不高,也没有医疗报销,每次生病都得不到彻底的治疗,久而久之拖成了大病。要是父亲还健在,与满头白发的母亲一同到处去旅游,那该是一幅多么和谐幸福的画面啊!
  所谓爱情,是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的坚守。父亲母亲,这么多年来,你们都在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这难道还算不上伟大的爱情吗?
  
  
《小康》2018年05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06-01


2018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