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5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文化
罗海琼:人生随时可以从零开始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于靖园

  
  “女人的一生像花,有含苞待放的羞涩,也有傲然绽放的美艳。而即使会有凋零的一天,也不会就那样任其凋谢,而是用最后一刻的美继续装点着这个世界。”
  
  “我喜欢那个泥巴一样的女人——韩冰。”网友的评论自《风筝》开播后,就没有停过。观众喜欢《风筝》这部电视剧,也喜欢这部剧的女主角韩冰,冷冰冰的、泥巴一样的女人。
  这个泥巴一样的女人,让罗海琼回到了荧幕前、她熟悉的观众前。褪去了泥巴的外衣,人们会从她灵动的眼睛里发现,罗海琼是百变的。
  
  从楚楚可怜的姑娘到泥巴一般的女人
  细数罗海琼的演艺之路,和很多一夜成名的女艺人所不同的是,毕业于上戏的科班出身,使她在对自己的表演格外苛刻、执著的同时,身上也少了许多的商业味道。
  当年,在赵宝刚导演的《像雾像雨又像风》中,因为成功演绎了那个聪慧文静、楚楚可怜的钟表行老板之女方紫仪一角,罗海琼一剧成名。然而与在该剧中一同成名的其他几位明星,如周迅、陈坤、孙红雷相比,似乎少了很多的曝光率,但这一路走来,罗海琼却始终没有放弃她对表演的执著追求。  
  她饰演的人物性格迥异,《好想好想谈恋爱》里的陶春直言直语大快人心,一个绝对的唯美主义与理想主义者,演活了都市白领;而在《大宋提刑官》中,她扮演的英姑温婉灵动我见犹怜,把那份古典之美传神表达;在被称作中国版《迷失》的《末路天堂》中,罗海琼化身执着坚定的房可欣,引人赞叹……罗海琼凭借一个个横跨古今、亦正亦邪的角色,不断挑战着自己的表演,并一再颠覆着她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如今,她凭借电视剧《风筝》中刚烈强势的八路军女科长“韩冰”一角重回大众的视线。该剧播出后,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收视率排行榜中分列第一、第二。
  罗海琼从出道起就没有扮演过“不美”的角色。《风筝》对她而言,无疑是个例外。她在剧中塑造的韩冰是一个严肃、古板的女干部形象,说话一板一眼、一字一顿,造型上也没有任何修饰,剧中总是穿着一身宽大的灰蓝色套服。从外形到人物性格,都与她之前的荧屏形象差别很大。
  罗海琼见了制片人杨健,然后见了导演柳云龙。柳云龙看了她一眼,说可以去定个妆,但罗海琼听见他悄悄跟剧组同事说,先别给她剪头发。没想到,一定妆,柳云龙就拍了板,可以剪头发了。
  柳云龙最开始对韩冰的定位是,这是一个扎到人堆里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的女同志,他觉得罗海琼太漂亮了,而且之前她演绎的又都是美女。没想到化了妆之后,罗海琼一头齐耳短发,额头上的一缕头发用红头绳斜扎在右边,腮边明显的高原红,“土”得像变了一个人,“连我都觉得自己跟个大苹果似的”。
  她说,如果观众觉得韩冰“不美”,那恰恰说明这个角色的“打开方式”对了,“我在女儿、老公面前都要美美的,但对人物来说,我在意的是对不对。”这一次,罗海琼挑战自己,完全突破了既往形象。
  
  辞职直接去剧组
  在感叹人物塑造十分还原的同时,也有部分观众直呼接受不了。对此,罗海琼表示:“拿到剧本开始创作时,角色真不真实、最后呈现出来的状态符不符合当时的实际,是最需要我琢磨的。可能观众会问,罗海琼在这部戏里怎么不好看了?作为演员,我是奔着好角色去的。”
  谈及饰演这个角色的感受,罗海琼一再表示,韩冰是个很折磨人的角色,挑战这样一个角色,累心的程度可想而知。与柳云龙饰演的郑耀先一样,韩冰在故事前期与后期也呈现出极大的反差,在罗海琼看来,“人如其名,韩冰看上去坚如磐石、冷若冰霜,但内心也有着她作为一个女人的情感。为了完成她的使命,怎么将这种情感全部克制住,是这个角色的一大看点”。
  罗海琼说,“韩冰隐藏了自己所有的情感,没留下一点把柄,而我在表演的过程中也没给观众留下任何线索。设身处地地想,在那个环境下,任何一点纰漏都是致命的,你必须毫无破绽才能活下来。”
  其实,提炼着这些年罗海琼扮演的角色的关键词,我们会发现每个人物都在某处烙印着“罗海琼”式的元素,她有不服输的傲气,却并不咄咄逼人;她执着于自己的喜乐,体会细微处带来的感动;她漂亮动人,就算褪去天生丽质的容颜,罗海琼依然能够用“美丽”二字形容,她坚信:“女人的一生像花,有含苞待放的羞涩,也有傲然绽放的美艳。而即使会有凋零的一天,也不会就那样任其凋谢,而是用最后一刻的美继续装点着这个世界。”
  罗海琼从未被环境所影响,始终执著于自己心中的梦想。罗海琼一直很清楚自己要什么,选择这个时期自己最看重的,其他都可以忽略。“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做好决定就往前冲。”
  由于从小喜欢跳舞,少女时代的罗海琼报考了甘肃省舞蹈艺术学校,毕业后被分配进了兰州歌舞团跳了四年舞蹈。虽然年纪并不大,但当时在歌舞团也是台柱子。
  1994年底,罗海琼领舞的一部舞剧到上海戏剧学院演出,台下坐着上戏的老师,一位老师就鼓励她到上海上学。她记得当时老师说,表演就是把什么都当真的就行了。就为了这句话,1995年春节刚过,她就辞去了歌舞团的工作,同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前,罗海琼被学校留任做形体老师。但这个时候,她遇到了《像雾像雨又像风》,为了接演剧中方紫仪一角,她又放弃了当老师的机会。
  她说,其实当年与《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相遇颇有几分戏剧性。早在排练毕业大戏时,赵宝刚就去观摩过,偏偏那天罗海琼没在。赵宝刚问陆毅,你们班同学都在吗?陆毅说只有一个女生没在,并把罗海琼的照片拿给他看,赵宝刚就记住了她。“几个月后,他就定下由我演方紫仪。我就去学校请假,可学校怎么也不同意。我脾气冲,就打了个辞职报告,直接去剧组了。”
  现在,同样是带着有点从天而降和命中注定的意味,罗海琼接下了《风筝》,《风筝》带给她令观众印象深刻、无法磨灭的角色,也让她痛痛快快地过了一把精彩的“戏瘾”。只是,对她而言,最残忍的就是和女儿分开。剧组启程第一站直奔漠河拍摄,一周后她请了假回家,一进门女儿都不认识她了,“那一瞬间我的心都碎了,再去剧组就一直带着她。”她说,有了孩子后,会更想把戏拍好,“因为这个时间原本可以陪孩子,既然用来工作就希望做到最好。”
  
  平衡 是两个孩子妈妈的罗海琼,兼顾事业与生活。
  
  生活如戏,戏如人生
  自从八年前结婚生女,罗海琼一直在陪伴女儿,享受家庭生活,大大减少了工作的比重。《风筝》热播之时,她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她说,自己是一个习惯从零开始的人,一直明确知道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做了决定就不会纠结,因此当初放弃女演员的光鲜回归家庭,自己也很享受。
  “我很小就觉得做演员特别开心,想演一辈子戏。”但2011年电视剧《借枪》播出后,很多人找罗海琼拍戏,她却一部都没接,只想着生孩子、当母亲。
  虽然在家陪伴女儿的时光幸福安逸,但她也会想念演戏的感觉。她去看同学演的话剧,看完人瘫在座位上,心里一阵阵难受,在被舞台上角色打动的同时,也想去演戏。但从剧院出来见到女儿,一下就好了。“家庭事业真的很难平衡,我心里一直没有放弃对演戏的热爱。就算我每天去菜市场买菜、接送女儿和其他妈妈们打交道,这些也都是人物关系,对我以后再演戏都是有帮助的。”
  如今,大女儿已经上了小学,小女儿在上幼儿园,早上送大女儿上学,回家路上买菜,到家再把二女儿送到幼儿园。因为家里有老人一起住,每个人爱吃什么、食物怎么搭配都不一样,回家把每个人要吃什么交代给阿姨后,她还要去学习英语、国标舞蹈。下午两点半接大女儿放学,陪老大弹琴,再接二女儿放学。这些日常而细小的接送过程都是她自己完成。
  《风筝》播出后,两个女儿都知道妈妈是女演员。“有一次,我大女儿同学的妈妈跟我说,特别喜欢我的戏。女儿就知道了别人喜欢妈妈,在人多的时候会喊:‘罗海琼你过来。’”罗海琼说,孩子是一面镜子,看上去是她在陪伴孩子,实际上是孩子反过来教给她更多。
  不过,罗海琼少量的工作节奏还是会让女儿感到不适,她就跟女儿讲,“你们上学妈妈都支持你们,妈妈去工作你们也要支持。我跟她俩说,妈妈是需要有社会工作的。你们是个社会人,我也是。”
  所以,她重新回归到了演员这个角色。而对一个女演员而言,年龄无疑是一道客观存在的难题,演技再好,一到中年,也只能演一些妈妈的角色。这些现状,罗海琼不是没有想过。“我也考虑过,再过两年出来,不可能像之前都是演谈恋爱那种戏,但我都能接受。人生随时可以从零开始。”
  在罗海琼看来,对于复出,就像当初选择回归家庭一样,是件顺其自然的事。“现在对生活的理解更丰富了,应该是演戏最好的年龄。”这位美丽娇俏的母亲说起话来像韩冰一样铿锵有力,“我现在每天踏踏实实地生活,接触形形色色的人,我对人生观、价值观也在这段时间里进行了重新梳理。这些都是在为演戏做准备。”
  罗海琼时刻准备着,不为别的,因为这是她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也因为,她真的特别喜欢演员这个行业,特别喜欢演戏。毕竟,在她看来,“演员这份工作,我是要干一辈子的”。
  
  演戏需要有社会责任心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在你看来,自己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
  罗海琼:我觉得作为演员最幸福的就是可以通过影视剧来记录我的成长。我又是一个特别有运气的演员,从《像雾像雨又像风》、《大宋提刑官》、《好想好想谈恋爱》到《借枪》,特别有幸参演了《风筝》,都是用尽浑身解数去完成的作品,从青涩到成熟,回味起来特别幸福。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出演《风筝》花了很大力气吧?
  罗海琼:一定是的。体现了我个人的积累,我的年龄段、阅历、知识储备,形成理解,就到这儿了,就拿出来了。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以后的计划是?
  罗海琼:自己真正主演的戏还没开始。《风筝》之前,在家陪孩子。但是对于演员来说,生活是必须要有的,因为艺术源于生活。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特别好的学习储备。我相信生活在我身上会留下很多很多东西。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开始热爱演戏的?
  罗海琼:最开始我不想当演员,想当老师。特别感谢赵宝刚导演,《像雾像雨又像风》找我,特别感恩他,从此走上了演员生涯。这也是我特别幸福、特别正确的决定。当时导演找到我是形象很符合,那个戏是导演给予的。戏里都是大腕儿,陆毅是我同学,但是之前已经成名了。从那时起开始琢磨怎么演好戏,开始逐渐热爱。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跟实力强的演员对戏,会有压力吗?
  罗海琼:演戏不是对手给的压力,是自己给的,觉得进入角色之前,压力很大,进入之后就完全融入进去了。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聊聊关于与《风筝》的缘分吧?
  罗海琼:我生完老二在家休息,《风筝》剧组找到我,已经开机十多天了,出了状况,然后找到我,我看了剧本觉得很精彩!导演找到我觉得我太像延安时期的女干部了,造型后跟老照片看到的女干部形象一模一样。导演说,你像个泥巴一样的女演员。不是因为丑,看着像摊泥,而是什么导演捏,就是什么样的戏。特别开心能有这个评价。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自己的戏会和生活中的自己有异曲同工之处?
  罗海琼:一定会有的,因为是我在诠释这个角色。我会把生活中相似的东西放大,角色中的东西把它往身上贴一下,比如韩冰是不拖泥带水的人,智商很高,我智商也还行。韩冰身上冷冰冰的东西,是我找到的。刚刚拍完戏之后,感情还在角色中,家人们对我的这种变化都不适应。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每部戏之后都会有段时间在其中?
  罗海琼:一定会有,自己能够意识到就赶紧脱离,韩冰的时间还挺长的。其实,每个角色都有值得吸收的优点,通过表演塑造,能吸收到这些角色的魅力也很幸运。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在你看来,做一个演员,需要有哪些素养?
  罗海琼:要做好所有的准备,就像海绵一样,要吸收所有东西。书到用时方恨少,演戏时才发现很多东西都需要用到。还有就是踏实的心,现在商业性、浮躁的东西很多,要做好演员,一定要踏实下来,自己要能静下来,我一直在跟好朋友们呼吁,还是要用心写剧本、演好戏,呈现给观众的还是要有社会责任心在里面,给大家呈现正确的意识形态。这个行业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行业,一分付出一分收获。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有想过为家庭放弃事业吗?
  罗海琼:大家都说两者平衡,我也在考虑这个事情。生活给予你更多扎实的东西让你成为更完整的人,帮助你去塑造你的角色。我的所有努力工作的结果,又更好地回馈到家庭中。女性应该是独立的、智慧的,有自己天地的状态。妈妈这个形象不光是贤妻良母,我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在外就全身心投入工作,在家就全身心投入家庭。
  
  
《小康》2018年05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06-01


2018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