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4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社会
陕西府谷:综合治理项目缘何血本无归

★文 /《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郭煦 陕西府谷

  停工 一期工程现在仍旧处于停工状态,让投资者头疼不已。
  
  为了切实消除矿山安全隐患,改善矿区生态环境和居民生产生活条件,规范煤田自燃火烧隐患区和采煤沉陷区地质环境综合治理。来自湖北十堰的谭洪、熊英夫妇就是在此背景下,项目投资已4年,投入资金5亿多元,虽然煤价不断上涨,却遭遇血本无归。
  
  陕西省府谷县位于“神府东胜煤田”腹地,北接内蒙古准格尔旗和伊金霍洛旗,东与山西省保德和河曲相邻,煤炭储藏面积达950平方公里,初步探明储量200亿吨。
  在利益的驱动下,府谷的煤老板把目光投向了成本低、利润大、见效快的露天煤矿开采,然而,露天煤矿的审批手续时间长,程序繁杂,而且还有国家和地方的许多条文和制度所约束。
  近年来,府谷县根据陕西省有关规定,开始大规模开展火烧隐患区综合治理项目,实际上,这种以“综合治理”名义进行的露天煤矿开采,引来大批投资者投资火烧隐患区综合治理项目。
  为了切实消除矿山安全隐患,改善矿区生态环境和居民生产生活条件,规范煤田自燃火烧隐患区和采煤沉陷区地质环境综合治理。2011年9月,府谷县政府出台《煤田自燃火烧隐患区和采煤沉陷区地质环境综合治理项目试点实施方案(试行)》,2013年3月正式批准实施。通过不断完善制度,规范了治理项目审批监管程序,落实了职能部门和治理主体的责任,保障了各方利益,确保治理工作健康有序推进。经过统筹安排,优先对煤田自燃火烧隐患和采煤沉陷严重的大昌汗镇、老高川镇进行试点综合治理,分步实施。
  来自湖北十堰的谭洪、熊英夫妇就是在此背景下,通过熟人介绍,来到府谷县投资火烧隐患区综合治理项目。如今,项目投资已4年,投入资金5亿多元,虽然煤价不断上涨,却遭遇血本无归。
  
  投资项目遭遇血本无归
  2014年,一路走高的煤炭产量曲线终于画上了休止符,煤炭市场低迷。
  原陕西府谷县大昌汗镇哈业乌素火烧综合治理区项目所有权人杨湛明治理的《府谷县郭家湾工业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自燃火烧隐患1号区地质环境综合治理一期项目》,因资金紧缺经营困难,通过府谷人吕向军介绍谭洪与杨湛明认识,谭洪、熊英夫妇是湖北省十堰市人,湖北墨函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
  熊英告诉《小康》记者,在确认项目确实是杨湛明所有,得到府谷县政府成立的府谷县郭家湾工业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积极支持并授权杨湛明后,于2014年5月9日谭洪与杨湛明签订承包合同。
  熊英给记者提供的合同约定:谭洪按每亩21.8万元价格承包1380亩土地的工程施工治理,先期支付杨湛明8000万元,杨湛明保证承包土地煤土剥采比不超过1:10,每亩包煤5000吨,煤层厚度7米,审批手续与政府收费由杨湛明负责。
  “合同签订后,我们按合同约定向杨湛明支付了8000万元。”熊英说,施工单位进场施工后发现,煤层厚度不超过4米,剥采比更高达1:18,根本收不回施工成本。
  此时,杨湛明已经用谭洪付给他的8000万元还债了,不但没钱退,还有一堆债权人围着他要钱。“我们进场后施工又垫进去了几千万元工程款。不得己,我们只有接受杨湛明的条件,同意同他合伙经营,在2014年11月18日签订《出资合伙协议书》,杨湛明将此项目的30%转给谭洪,谭洪又向杨湛明支付现金4750万元,及应付给谭洪的7542万元工程结算款被杨湛明结算,作为购买30%股份的抵偿金。”熊英说。
  为盘活治理区,在杨湛明的建议下,谭洪又接手购买了两亿元的工程机械。
  “本以为,杨湛明困难没人理的时候,我们帮他度过,会有个好的合作基础,却没想到杨湛明看到我们在治理区投入加大后,便天天找各种借口让停工,几百台机械说停就停,每个月几百万的银行按揭费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我们找杨湛明谈,杨湛明张口就是‘要不然你把盘子(府谷县把治理区称之为明盘)都接走,要不然就停下’,我们找杨湛明算清楚合作期间的生产帐目,他各种借口不算帐。”熊英表示。
  “实在没办法了,我向杨湛明提出,把我们支付给杨湛明的钱(30%治理区股份购买款)退了,银行利息都不要,让他白用两三年也行,机械我们自己拉走,不要再扯皮了。杨湛明不同意,说‘没钱退,除非你们项目全接手了。’当时煤价下跌到每吨售价不足百元,治理区无任何价值,卖的煤款不够支付施工工程款,更何况还有税收及各项费用。”
  而此时,谭洪夫妇己经付了杨湛明2亿元,机械设备也有2亿元,投入太大,进退两难。为了摆脱这种天天被合伙人想法设法算计的困境,2016年4月12日,在煤价每吨90元左右时,谭洪和杨湛明签订《出资合伙补充协议书》,又接下了杨湛明剩下的70%,约定谭洪再支付给杨湛明3000万元后合同生效。
  “杨湛明为了完全从这个不良亏损资产中退出,让这个合同生效,又在2016年6月份签订了一份新协议,将4月12日向杨湛明付款3000万后合同生效条款改为签字立即生效。2016年9月初,杨湛明办理了全部交接,完全退出治理区管理,将亏损严重不在合同约定中的一号治理区中最后70亩也甩给了我们不要了。自此,我们接管了治理区全部工作。”熊英说,按照府谷县政府文件规定签订了湖北墨函工贸有限公司为投资人,陕西融坤工程公司(谭洪是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治理人,挂靠府谷县京府八尺沟煤矿(府谷县的国有煤矿)的三方协议,京府八尺沟煤矿确定项目负责人为我们聘请的总经理王奇,保证金均由我们缴纳办理。此后,陆续向杨湛明又支付了近3000万元,在治理工程上也又垫进去了六、七千万元工程款,我们在治理区投入的钱已达到5亿元以上。虽然一分本钱没有回,但经营走上了正轨,如果煤炭市场有好转,就有希望回本。”自此,整个项目已经全部由谭洪夫妇接管。
  熊英称,自从到府谷县投资治理区的几年里,所有的文件证实杨湛明是唯一的合法所有权人,没有其它任何人有股份,他们也是根据这些文件陆续在两三年里将购买治理区股份款交付给了杨湛明,生意从头至尾都是和杨湛明一人谈判,根本没有其他人参与。
  
  待解 记者采访期间,府谷县多个部门负责人对于该项目均表示,如果想让项目继续复工,必须要和石磊谈好,然后取得县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
  
  投资治理项目成“陷阱”
  2017年煤价上涨,谭洪夫妇认为项目有望转盈,然而,当年6月中旬,早己将股权全部转让并办理了实际交接并完全退出治理区经营管理的杨湛明突然强行要求治理区停工,声称石磊是杨湛明公司的股东,要和杨湛明算帐,让谭洪把生产经营停下,等石磊回府谷再谈。
  熊英出具当时杨湛明出具的一份授权书表明:上述项目备案负责人是杨湛明,杨湛明因身体原因无法正常工作,经内部股东会议决议将项目负责人由杨湛明变更为股东代表石磊。
  项目刚刚走向正轨经营,却突然间冒出来一个股东,让谭洪夫妇感到莫名其妙。
  在承受停工损失的一周时间内,谭洪夫妇主动找到杨湛明,提供了给杨湛明转账的凭证,要求杨湛明补了收条。
  “和杨湛明之间的账务往来非常清楚,我们已经足额支付了购买股份的款项。”熊英说,没想到,一周后石磊让其侄子何海军转告谭洪夫妇,他要开会回不成府谷了。眼看着天气炎热,堆积在场的煤炭随时可能自燃造成严重生产事故,无奈,谭洪夫妇将此前与杨湛明的对帐情况以短信方式发给石磊,并告之石磊决定不再等他了,必须恢复生产经营。
  熊英告诉记者,项目正常经营也不影响石磊和杨湛明之间算账,为什么要停下来让他们白白承受停工亏损和冒煤炭自燃造成严重生产事故的风险?把恢复经营的工作安排下去后,当晚,何海军找到熊英,说石磊让他来找的,并播放了他和石磊之间的通话录音,石磊在电话里说,“敢动一下(恢复生产),一个电话‘停’掉(关停治理区经营),让他们血本无归,就是经营,卖煤收钱也是石磊的‘亿隆煤矿’收”。
  次日上午,石磊又让何海军威胁熊英,“不听石磊的,让‘亿隆煤矿’收钱,石磊让政府把我们治理区停了,再开就难了”,此前,何海军也曾对谭洪夫妇提到过石磊,在府谷县的强大势力。
  熊英称,因为不敢和石磊对抗,只好由着何海军强行收走治理区卖煤款2400多万元。
  谭洪夫妇于2018年1月到府谷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报警,府谷县公安局经侦队查明2400多万何海军交给了石磊的公司,何海军没有占有,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让谭洪夫妇等回复,至今没有下文。
  熊英说:“石磊过了十几天回到府谷,当着人多场合说要把2400多万退换给我们,一边又和我单独谈话,说是让我们交所谓的‘保护费’,还要入干股50%。”
  熊英告诉记者,当时他们提出如果杨湛明欠石磊钱,就把后期按合同约定还要支付杨湛明的部分股份款,由杨湛明出具授权书转到石磊名下,他们按合同约定的付款进度,支付给石磊。但是,杨湛明不同意出具授权书给石磊并从此失联。石磊也不同意将他对杨湛明的债权转让给他们以抵我们后期应付杨湛明的股份款,但又要求他必须在他们治理区占股份,否则就停掉治理区项目。
  “石磊什么时候成为项目股东了?我们作为股权人,怎么不知道?石磊至今也没拿出他为股东的证据。”熊英表示。
  期间,在爆破公司为索要工程款把治理区封堵的情况下,谭洪夫妇必须自己卖煤解决工程款问题,石磊见谭洪夫妇开始卖煤,不再让他收钱时,大发雷霆,发短信威胁谭洪夫妇,并打电话告诉熊应收说“要明人不做暗事停掉治理区”。
  随后,项目果真被责令停工,蹊跷的是,府谷县三十几家同类综合治理项目中只停了谭洪夫妇项目一家。停工后,熊英立即向府谷县县长反映情况,请求他帮助要回被石磊强行收走的2400多万元,恢复治理区正常经营。
  在县里反映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谭洪夫妇将上述事实反映到榆林市国土局,榆林市国土局严厉要求府谷县县国土局不得区别执法,必须要给谭洪夫妇的治理区复工后,府谷县国土局向其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谭洪夫妇缴纳67万罚款后项目得以复工。
  “复工后,我们治理区召回工人准备生产,2017年9月25日,在炸药审批的最后环节被告知,不能签批治理区炸药申请。没有炸药便不能开工。在此停工期间,府谷县政府主要负责人多次要求并组织谭洪夫妇与石磊谈判,因石磊在法律上与我治理区无任何关系,我们不愿与之谈判,接受石磊提出的无理条件。导致项目至今在停工状态。”熊英说。
  
  投资治理项目血本无归背后
  熊英告诉记者,项目停工后,设备闲置,工人不能从事生产,工资还要发,直接损失每日近十万元,煤价赶上了好价钱却不能开工,间接损失每日六七十万元,前期施工所欠油款炸药款几千万,要债的债主围着不走,每一日如同生活在地狱中。
  熊英称,“2017年11月10日,谭洪夫妇到北京与石磊谈判,我们承受不了压力,想拿五千万解决问题,由于距石磊要求我们额外给他2.3亿元差距太大,没能谈成。回府谷后,我们向县政府要求恢复炸药供应,但并未如愿。”
  无奈之下,谭洪夫妇将上述事实于2017年12月向陕西省政法委书记杜航伟反映,杜航伟书记做出批示要求府谷县委县政府予以调查。
  熊英称:“杨湛明在收取了我们两个多亿的股份款后,却又向府谷县综治办递交上述授权书,将早已卖给我们并实际交付的治理区,授权给石磊这个不存在的股东,赋予石磊‘股东’身份,我们几个亿的投资打了水漂,治理区停工至今,造成巨大损失,严重破坏陕西省政府‘追赶超越’营造经商环境的政策,造成我们外地投资者投资流失,血本无归。”
  “现在对于这个项目我已经无能为力,如果想继续复工,最好的办法就是取得石磊的支持,过去的事情不要再谈了,要把眼光往前看才能达到共赢。”杨湛明表示。
  杨湛明却闭口不谈石磊在其项目的股份问题。“事实上,我在这个项目只有30%的股份,石磊在项目的股份肯定是有的,不然也不能授权给他。”
  记者采访期间,府谷县多个部门负责人对于该项目均表示,如果想让项目继续复工,必须要和石磊谈好,然后取得县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
  记者与熊英见到府谷县县长杨成林时,杨成林县长表示,该项目停工原因确系股东内部纠纷导致,如果想继续开工,必须先解决好纠纷再申报开工和后续项目立项。
  谭洪夫妇质疑称,如果石磊在此项目占有股份,至少要拿出相关的证据,比如合同、协议等,但到现在为止,没有有力证据证明上述事实。
  记者得到的相关合同显示,在双方合作至今,没有证据证明石磊在该项目占有股份。
  谭洪夫妇认为,“石磊的行为己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前期强行收走的我治理区卖煤款两千多万多方讨要至今不给,后期又要讹我2.3亿,不同意不给供炸药,治理区治理年限一到,血本无归。对我们外地投资者开门招商,关门打狗,不留活路。根据刑法及司法解释规定,其敲诈勒索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据记者了解,在府谷县,石磊的名气很大,这位“新生代”的年轻企业家,被当地人视为府谷商界“第三代”领军人物。石磊目前除了在内蒙古由多个产业项目外,在府谷县的的头衔有:榆林北京企业商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陕西省镁工业协会会长,府谷煤化工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此前,媒体报道府谷县司法局局长李瑞华因学历及升迁问题被广泛质疑,当地政府公开的李瑞华个人简历中,用词含糊,“大专学历”实为成人大专函授。
  “李瑞华是石磊的小姨子。”府谷县一名退休干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重申。记者经多方核实,上述表述确系事实。
  记者深入了解到,府谷煤商的影响力可谓不凡,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多起引起轰动的新闻事件中,同样也能看到府谷煤商的影子。从媒体公开曝光的环保部挂牌督办的“县长涉嫌受贿被判”,到“煤老板当上县长助理”,到此前司法局正副局长涉嫌身陷“造假门”,同样让人看到府谷县“煤商”的另外一面。
  当地对外公开的资料显示,府谷民营经济已占到府谷全县GDP总量的百分之七十,煤老板的话语权显然分量十足。
  
  
《小康》201804月下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05-11


2018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