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3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回忆邓小平南方之行

★文 /陈开枝

  开放前沿 1979年,邓小平在沿海“画了一个圈”,广东、福建等地成为改革开放的前沿。
  
  对于广东改革开放40年的风雨历程,陈开枝坦率地说,自己“知道的应该比其他人多些”,因为“职位不高,但处在核心区域”。尤其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之行,陈开枝全程陪同,亲身见证了改变中国历史的11天。
  
  我于1964年8月5日奉调到广东省委工作, 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我是全程操办。回忆小平同志视察南方的情景,看看今天我们党和国家的发展,就会更加深刻地理解小平同志视察南方的重大意义。我认为:我国的改革开放有今天这样的变化,同小平同志这次视察有着直接联系。大家都读了《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最后那篇文章。他也说了,这是作为终篇之作,也是对全党作出的一个交代。我认为,小平同志这次视察南方,是一个战略性的举动。
  
  “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要来了”
  当时的情景,我现在仍记忆犹新。1992年1月1日,我到南海市的一个镇去检查工作。上午10点,谢非同志用我们能够听得懂的语言打电话告诉我说:“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要来了!”他要我回机要室看电报,作出一个计划安排。我听后,非常兴奋。我对南海市委书记、市长说:“我有急事马上要走。”他们要我吃了午饭再走,我说不行。我离开南海回到机要室,看到了中央办公厅给广东省委发来的密码电报,内容很简单,只有两行字: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请广东省委做好安全、接待工作。我看完这个电报,对身边的同志说:小平同志这次来广东可能不光是休息,可能会有大的举动。我们立刻明确了这样一个指导思想:小平同志已经88岁高龄了,很难说再有第三、第四次这样的举动了(改革开放以后,小平同志第一次视察南方是1984年,这是第二次)。他这次来,我们不仅要把安全保卫工作和他的生活安排好,让他休息好,而且要利用这次机会,让小平同志把他的思想谈出来。另外,还要让他多看一看他自己耕耘的改革开放试验田的变化情况。所以,1月1日当天,我们就研究了他要去的地方、要做的准备工作。
  邓小平同志到达深圳后,原本是安排下午休息的。但是,他不一会儿就从房间走出来了,一见我就说:“你快点叫车,让我出去看看!”我只好解释说,原计划是下午休息,没安排车。邓小平同志回答说:“你不知道,我坐不住啊!”他非常急切。别人把深圳说得一塌糊涂,说资本主义复辟了,到底是怎么情况啊,他急需确认。这个对我来说是很震撼的。
  下午就出去看市容了,看到深圳这8年的变化,邓小平同志很高兴:“深圳的建设成就,明确回答了那些有这样那样担心的人,特区姓‘社’不姓‘资’!”在参观回来要下车时,老人家又说了一句话:“那些人真是放屁!”这句话更让我震撼到家了!我回去就跟工作人员讲,明天出去要带上录音机,如果要处分就处分我吧!因为开始说不让录音。
  在从深圳去珠海的船上,谢非书记拿出地图向邓小平同志汇报工作。就在这个时候,邓小平同志说出了他的那句名言:“发展才是硬道理!”还说:“对改革开放,一开始就有不同意见”,“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把时间都争掉了,什么也干不成。不争论,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邓小平同志接下来的话就更有针对性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别被那些假马列主义者用本本吓唬住了,我邓小平就没有读过多少书,没读过多少大部头。读过《共产党宣言》,读过《联共(布)简史》,但是我掌握他们的实质,毛主席说要实事求是。你们查一查,我们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一切方针政策,有哪一条是从马克思、列宁、毛主席书上抄来的,没有!查一查哪一条是违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没有!我们是按照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结合中国的实际来制定的。
  他又说: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不是“右”,而是“左”。“左”带有革命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左”的东西在我们党历史上可怕呀!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
  1月3日,由三人组成的先遣组由北京来到广州。我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这次来,不仅仅休息,一定要把他的思想留下来,要多看一些地方。他们的计划是:专列直达深圳,在深圳住几天,坐船去珠海,在珠海看几天,再坐船回深圳,然后从深圳离开广东去上海。我对他们说:这个方案,一个是在海上奔波两次不大安全,再一个是不能看到珠江三角洲的变化。我说,最好在看了珠海以后,从中山、顺德回广州,沿途再看看容声冰箱厂,看看三角洲这些地方的变化。另外,想让部队和省里几套班子的领导见一见小平同志。北京来的先遣组基本上同意我提出的这个路线。随后,我们就派车去深圳、珠海、三角洲选点。我跟先遣组的负责同志说,为了留下一些历史资料,最好让南方日报社、广东电视台和新华社三家的记者跟着。他们也同意了。
  “把自己的思想留下来”,小平同志是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面临这样严峻考验的历史关头视察南方,并发表南方谈话的。本来,他可以在北京找人谈他的想法,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他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后,也没有开干部会来谈。我想,他主要是考虑自己已经退休了,是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他视察南方期间,见到工人就跟工人谈,到哪个场合,坐下来就谈。他曾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在视察南方期间,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更加深了我对这两句话的理解,从中看出他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胸怀和风格:非常忧国忧民,担心改革开放的方向会被扭转。于是,他就采取了这样一个办法把自己的思想留下来。最后,小平同志的这些思想,奠定了党的十四大的思想理论基础,并为全党所接受。
  
  南方谈话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由此,改革开放进程加快。图为深圳证券交易所。
  
  南方谈话内容丰富
  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的内容很丰富。就我自己的理解,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明确了下面几个重要问题:
  第一,他反复讲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并强调说:这条基本路线一定不能动摇。这条路线是用沉重的代价换来的,总结了国内外的经验。
  第二,他反复讲要抓发展,强调“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珠海仿真厂的一个车间里,他举着手大声地对工人们讲:我们落后几千年了,决不能这样维持下去了;落后就要挨打;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生产力,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第三,他特别强调要坚持“两手抓”,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搞得像资本主义那样乌烟瘴气,那样就失败了。他很重视新加坡的经验,提倡借鉴新加坡的经验,即要注意精神文明建设。
  第四,他也十分重视反“左”的问题。这个问题,他在许多场合都谈了。但他谈得最透彻的一次,是在从深圳去珠海的船上。那次,我们六七个人围着他,谢非同志向他简要汇报了广东的发展情况。接着,小平同志就谈起来,谈了一个多小时。他说:经济能够发展多快就要发展多快,要有跳跃式的发展。广东一定要追赶“四小龙”,要用2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他还说:一定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思想要解放。他说:“我告诉你们,我邓小平就没有读过多少书,没读过多少大部头。但是,读过《联共(布)简史》,读过《共产党宣言》。我只是用马列的这些基本观点来研究中国的问题。”他还说:“‘左’的东西长期根深蒂固地影响着我们党。纵观我们党七十年的历史,‘左’,好像革命,实际是害死人。不解决‘左’的问题,就不能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
  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期间,走到哪里谈到哪里。但是,他谈话的思路是非常清楚的:当时要解决什么问题、明确什么问题,当时党内有些什么思想障碍,以及对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回答……他对这些问题都作出了正确的回答。我觉得,只有把这些谈话放在一定的历史背景下来看,才能看到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意义的伟大、作用的巨大。
  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中心意思,就是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党的十四大以后,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蓬勃发展,与小平同志这些思想的指导分不开。同时,新的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在实践中又有发展。由此,我感觉到,我们国家是非常有希望的。
  作为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者,我经常回忆起小平同志当时的音容笑貌,感觉这是对我的极大鞭策和鼓舞。作为一个普通党员,我没有理由不做好工作。小平同志此举表明,他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啊!通过陪他视察南方,我的灵魂也得到了净化,从他身上汲取了无穷的精神力量。我深信,在这种力量的感召下,我们一定能够乘风破浪,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陈开枝时任广东省委副秘书长,负责邓小平视察南方的接待和安全保卫工作。本刊记者根据陈开枝《回忆邓小平1992年南方之行》一文及相关媒体报道整理)
  
  
《小康》201803月下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04-03


2018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