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8年03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岭南夜话
中国家庭精神创伤的代际传递

★文 /尼德罗

  不久前,媒体曝出一位曾经的地级市高考理科状态、北大生物系高材生12年没有回家过年,拉黑父母6年的新闻。这位化名王猛的受访者今年34岁,他在所写的15000字的长文中,详细回顾和反思自己与父母糟糕关系的始末,引发了不少同龄人的共鸣。
  在长文中,王猛一步一步说明了自己的人生是如何被父母控制和毁掉的。高考之后,王猛拿到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在一场被迫出发的旅行中,父母一味的炫耀孩子和糟糕的社交方式,使得旅行变成一场创伤。王猛自己回忆那场旅行,几乎让他窒息。之后尽管上了大学,但是父母凭借着各种社会关系,委托多位亲戚朋友照顾王猛,最终却让王猛付出“惨痛代价”。王猛自己回忆道:大一一年体重下降了12千克,至毕业时下降了16千克。此外,他也得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
  王猛是敏感之人,许多细节描绘之清晰说明了这一点。不过,从叙述来看,其父母的许多行为也的确超出了“关心”的界限,这一点也得到了王猛高中同学的佐证。在王猛看来,父母始终没有接纳自己,也没有尊重过自己,而只是把自己当作工具,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在今天,拥有类似想法的年轻人并不在少数,否则,豆瓣也不会早早出现“父母皆祸害”的小组,并且队伍越来越壮大。
  王猛的经历和呼吁引发了社交媒体上的同辈人的集体共鸣,许多人都开始回忆父母对待自己的方式。这样的表述更凸显的是孩子对于父母这种无法取代的亲密关系糟糕状况的绝望心态。毕竟,当我们面对自己的父母,决裂也无法带来好的结局。
  不只是王猛,每一个跟父母无法建立良好关系的孩子都应该明白,在这段糟糕的亲子关系两端,父母和孩子都是受害者。这样说,不是“同理心泛滥”,也不是分析原因时的“各打五十大板”,而是因为父母和孩子的联系太过紧密、唯一,根本没有办法分开处理。亲子关系的修复,必须以家庭为单位,逃避是没有意义的。
  事实上,王猛也承认“我的父亲在一个缺乏情感交流的家庭长大,极端自卑,而我的母亲作为老幺从小受宠”。的确,父母也是从孩子走过来,他们继承了祖辈的一些精神遗产,并将这样的遗产传递给了自己的孩子。
  德国心理学家阿夫·葛拉赫曾做过“纳粹集中营”对受难者内心创伤的研究。他和他的团队发现,这种创伤最多可以持续五六代人之多。许多创伤的表现形式,都是以孩子们的童年阴影继续存在。所以,对王猛来说,他远没有真正走入父母的内心世界,更谈不上了解自己家庭的精神状况变迁历程。因此,王猛需要审视父母,审视父母的经历,并把他们当做受害者来看待。
  可以预见,写出15000字长文的王猛并不会因此而获得更好的人生状态,攻读北大心理学博士学位对改观也不会有根本性的帮助。对于当事人来说,最终都需要面对现实,接纳现实。30年前,母亲没有真正接纳王猛,30年后,王猛要改变这一状况,需要接纳现实,接纳自己就是有这样不能理解自己的父母。只有建立在接纳现实的基础上,王猛和有着共鸣的读者们,接下来的努力才有意义。  
  
  
《小康》201803月中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8-04-02


2018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18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