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6年08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社会
医生集团何去何从

★文 /《小康》记者 刘建华

  
  医生集团存在的基础是大量患者对医生自由执业的认可,然而这在国内可能为时尚早。患者对医院平台的品牌信任度远远高于一般医生,医生一旦从体制内脱离出来,如何能够吸引更多的患者并树立医生的个人品牌价值,是对多点执业医生以及医生集团的巨大考验
  
  在知名的静脉曲张微创手术医生谢汝石看来,“医生集团”被误认为是一个“集团公司”,从而导致医生集团在商事登记过程中遭遇重重阻碍。所幸,今年3月8日,获得国内首张营业执照“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正式诞生。
  近几年来,被称为医生集团的机构层出不穷,从早年知名的万峰医生集团、张强医生集团,至今已有数十家。然而,医生集团在国内还属新事物,在其发展过程中,将面临制度政策瓶颈、运营模式不成熟、患者源有限等各种困难。
  人们也在观望,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下称“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在深圳拿到营业执照之后,能否进入良性发展走出困境?
  
  首个医生集团完成商事登记
  “今天不一定能够创造奇迹,但一定成为明天的历史!”这是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公司在深圳挂牌后谢汝石在他的新浪微博上写下的一句话,以此表明他此时的心境和对未来的期待。
  谢汝石,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综合病区主任、副教授、博德嘉联医生集团联合创始人。与其同为医生集团创始人的还有他的同事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大外科主任、博德嘉联医生集团法人代表林锋,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张子谦。
  随着最近几年医患矛盾事件频发,医生受伤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医患关系紧张令医生在工作中如履薄冰。究其原因,无非看病难看病贵为根本因素,对于目前的医疗现状,林锋也很无奈。医疗资源的过度集中和医疗服务价格结构的不合理,使得一系列问题越来越突出,而且患者、医生、政府都不满意。
  林锋在中山六院本为14元门诊费经过黄牛的炒号后,高达3000元,而付出高价的患者最后却仅得到几分钟的诊断时间,埋怨多情绪大也就在所难免。尽管从中央到地方以及民间智囊都一直在积极探索,医改方案各地也各显神通,但收效却不尽如人意。1982年从中山大学医学院毕业后,林锋一直从事胃肠外科临床工作,如今他已是国内权威专家,医院的“中流砥柱”,自称已是“既得利益者”。在广东今年出台医生多点执业制度之前,他事实上已经在做多点执业的事情了,例如专家会诊之类。另外,在外科领域还有一个专有暗语,叫“飞刀”,指的是休息时间在其他医院做主刀大夫,又被称为“走穴”。“走穴”现象在知名医生里非常普遍,收入也颇丰。
  2015年3月,广东正式允许医生多点执业,林锋、谢汝石以及张子谦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们在珠江新城创办了广州第一批“私人医生工作室”,并联合创建了国内首家以“私人医生工作室”命名的医生集团,旨在探索医生多点执业的服务新模式。按照国外私人医生的经验,工作室的运营采用预约制度,预留了充足的咨询时间,并有工作人员协助检查,在各个诊疗节点上提供个性化的定制服务。
  林锋算了一笔账,在外面做一天“飞刀”,就能挣几万元;讲一节20分钟的课,能挣3000元:开工作室,每个患者接诊不低于30分钟,收费2000元,还得和团队成员分。
  在不到一年的发展历程中,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在广州、重庆成立了常设机构,也荟萃了国内和国际知名的医疗专家300余人,覆盖19个临床学科,发展成为“中国十大医生集团”之一。
  为了能够更好地将“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推向市场化运作模式,尽管林锋、谢汝石及他们的团队目前已经在深圳完成了商事登记,但谈及整个过程,仍深感不易。“在工商词条上不能注册‘医生集团’等字眼,因为有‘集团’二字,工商部门会要求按照集团公司来申报”仅此一条,就堵住了注册的大门。谢汝石说,医生集团又称“医生执业团体”或“医生执业组织”,是由多个医生团队组成的联盟或者组织机构,英文名为“Medical Group”,“医生集团”是一个完整的词组,而不应理解为集团公司,因此,尽管医生工作室在广州,但注册却不得不移到深圳。对此,中国首家专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也深有体会。2014年7月张强医生集团成立,由于当时“医生集团”在国内是一个新生事物,得不到工商部门认可,若要在注册名称上出现这几个字几乎不可能,只能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或“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名称代替。
  就在谢汝石他们为“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未来的发展犯愁的时候,今年年初,深圳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罗乐宣向谢汝石发出了邀请,希望“私人医生工作室”集团在深圳成立公司总部以及建立名医诊疗中心。 为了让这一新生事物在深圳落地,罗乐宣与深圳市市场质量监督委员会相关部门直接进行协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率先在政策上进行突破,给予医生集团一个合法的身份。3月8日,国内首张医生集团营业执照——“深圳博德嘉联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经批准正式诞生。
  医生集团取得营业执照后的第二天清晨,谢汝石发了一条微博:“看似简单的一个执照,我们为之努力、准备了7年。一种新的医疗服务模式终于可以名正言顺了,欢迎有志于发展医生集团的同道和朋友们加盟。”
  
  服务好医生和病患
  在3月11日,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及深圳卫计委罗乐宣等领导亲自将营业执照交给林锋、谢汝石、张子潮三人。廖新波感叹“深圳医改新突破:由林锋医生作为法人的经济实体——‘医生集团医疗有限公司’正式批准工商注册。这一个营业执照的诞生说明了医生集团作为一个新的行业的诞生,医生真正可以在这样合法的商业组织中从事自己的医疗活动”。
  医生集团能够做些什么?未来将如何运营?谢汝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常常简单地回答:服务好我们的医生,让我们的医生服务好我们的病人。但是,这个‘服务’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如何才能够服务好呢?这是我们苦心经营的重点。搭建公司的结构,建立方便的互联网工具,防御法律法规风险,包括医疗意外的风险保险的购买。还有就是让医生看对自己专业的病人,年轻医生的再教育和成长。所有这一切,我感觉这更像一个医生们的家,一所学校。”
  博德嘉联医生集团签约全国知名的医疗专家,让这些专家最大限度地发挥能力,合法地获取报酬。医生提交相关资料后,经过专家小组审核批准后可以多点执业登记到深圳市卫计委备案,便可以开展相关业务。
  博德嘉联医生集团的专家团队将会在集团到位引导下接受基层医生的转诊,指导基层医生做好平时的医疗服务和转诊病人的康复服务,参与集团组织的会诊、手术。这个活动通过医生集团组织完成,将会将各种收费阳光化,接受客户和政府的监督,并且集团负责完税。避免了会诊、手术费成为一种“灰色”。
  医生集团的初始目标是在为市场提供多元优质的医疗服务的同时,使医生专业价值得到合理的、阳光的体现,推动深圳医疗服务供给侧改革。未来医生集团的运营模式,主要除了盘活深圳现有医疗资源的PHP(医院合作)模式外,还会与资本、保险结合后建设自己参股的新医疗机构或者医养结合的平台。
  谢汝石介绍说,PHP模式以医生为主导,医生集团与医生签约,医生集团与医院签约,医生通过医生集团到合作医疗机构执业、会诊手术,获得分成收入或保险支付。医生集团可以为很多医院,尤其是民营医院、社康中心缺少优秀的医生,而引进专家的成本很高,如果医生可以为医院提供高水平的医生团队,并在此基础上收入分成,对医院来说解决了问题。
  曾经只能暗地操作的“飞刀”“走穴”,医生集团合法化以后,医生的服务收费不但可以通过医生集团定价,还可以阳光化。这样的明码实价不但方便患者知情,同时也方便了行业的监管和按章纳税。
  博德嘉联医生集团顺利落地深圳,深圳卫计委功不可没。罗乐宣直言,深圳引进和培育医生集团的愿景是,希望将医改从过去主要针对医疗机构改革,转移到针对医务人员的改革上来,通过为医生提供良好的创业平台,促进医疗服务新生态、健康产业新业态的发展。
  
  医生集团图破壁
  然而,对于博德嘉联医生集团而言,拿到营业执照仅仅是迈开了第一步,政策制度的瓶颈短期内还存在,医生多点执业目前并不流行,病人从哪里来?诸多困境还在考验着这几位创始人。
  签约医生集团,是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医生自由执业的方式。医疗机构与医生集团签约,购买集团提供的医疗服务。美国医疗协会2012年的报告统计,83%的美国医生在医生集团中行医,仅5.6%的医生直接受雇于医院。但在中国,绝大多数医生集中于公立医院,受制于“单位人”身份束缚。
  虽然国家从2009年印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鼓励医生们在不同医疗机构流动,2015年3月,广东省也正式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并明确了操作细则,但大多数人缘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对既有利益的不舍,还是一只脚探路,一只脚留在体制内以作退路。
  6月20日,十家医生集团创始人聚集在杭州举行“虎跑论道”闭门会,谈当前困境和挑战。有人对医生集团的定义提出了疑问,“很多医生集团看上去只要把医生们弄在一起多点执业就行了,没有谁规定医生集团是什么样子,好像谁喊自己成立了医生集团,就成为医生集团了。”
  也有人认为模式并没有过多的创新。“这和以前的会诊模式有啥区别?”
  也有人称如果医生集团仅仅是汇聚一些知名医生,而充当经纪人的角色介绍病人而已,那医生集团的价值就真的很有限。
  事实上,医生集团面临的困难还不仅仅如此,除了能有多少医生汇聚之外,能否获得患者的信任也是一大难题。医生集团存在的基础就是大量患者对医生自由执业的认可,然而这在国内可能为时尚早,患者对医院平台的品牌信任度远远高于一般医生,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医生一旦从体制内脱离出来,脱离医院这个平台的强品牌优势,对患者的吸引力可能就会大打折扣。除一部分顶尖专家在医院平台品牌的基础上本身品牌建设已经形成一定高度,对患者吸引力会比较强。
  同一个医生分别在民营医院和公立医院出诊,但这个患者宁愿花上千元从黄牛手里拿号,也不会在民营医院等这位专家出诊时来找。林锋对此解释说,目前国内民营医院在设备、技术上与大公立医院还有一定的差距,而关键是民营医院口碑不好,导致患者不愿前往民营医院。谢汝石说,他们签约的医生除了大牌专家之外,还会有一定的社区医生,病人可以从社区医生介绍而来,也有签约医生内部相互调控。
  谢汝石向记者表示,政策对签约医生有一定的影响,患者对医生集团的信任等问题现在确定存在,但相信随着时间会让医生们理解,患者接受,同时也致力于打造医生集团的品牌影响。
  廖新波指出,医疗集团对于深圳的医疗改革无疑也是一个推动,是医生多点执业的一个组织形式,也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对医生的资源的有序安排。医生可以加盟注册在实体公司的医疗机构里,通过公司与不同的医院签订服务合同,为有需要的患者提供服务,这种通过市场来分级诊疗的做法,使医疗资源下沉,比政府多年来“鼓励”和“帮扶”来得更自然一些,真正做到“更多的专家到老百姓家门口给群众看病”。
  5月28日,博德嘉联医生集团获得深圳市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2500万元的投资无疑再给几位创始人打了一针强心剂。
  
  
  《小康》2016年08月上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6-08-29


2016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6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