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3年02月《小康▪财智》
  栏目:特别策划
甩不掉的影子银行:存在并常在

★文 /老马

  
 
  全球的影子经济的存在和延续,有历史的传承,也有现实的需要,如何将其纳入有效监管目前还未见到有效的机制和实践。
  
  土产与洋货
  关于中国经济的各种各样的观察和预测汗牛充栋,美国某华裔财经作家最近几年已经数次发文预测中国经济要“崩溃”,其预言中国最近一次的“经济崩溃”时间是2012年,此人当然再次承认“测不准”。
  近年许多中外媒体和专业人士或多或少都在担忧中国经济何时“崩溃”,恐怕还是源于一种潜意识:因为中国近年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热点,一些西方人士和媒体热捧中国为所谓“引领世界经济的新火车头”,虽然不免言过其实,但中国经济在全球举足轻重的地位是确立的,因而这种“崩溃论”恐怕更多地来自焦虑心理。
  中国经济运行存在的诸多问题是导致焦虑心理的主因,各种放大镜、显微镜一起把中国经济现象翻来覆去地搜寻,最近被找出来热议的焦点之一是“影子银行”。但凡提到中国的金融体系,必然有影子银行一词伴随,成了讨论中国金融和经济的名副其实的“影子”词汇。在网络上以“影子银行”为关键词搜索一下,冒出来的搜索标题和内容摘要多半与“中国”挂钩。
  粗看其论,其一,似乎影子银行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隐忧”之一;其二,似乎影子银行是中国经济的“土特产”(比如总拿中国民间大规模盛行的高利贷作为立论根据)。
  中国经济学界和财经媒体的许多术语是舶来品,影子银行也不例外,影子银行(Shadow Bank)一词的发明者是美国太平洋投资公司(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mpany)前CEO 保罗.麦古莱(Paul McCulley)。按保罗.麦古莱的定义:影子银行是干着银行的活计却挂着“我不是银行”招牌的各种公司机构的总称,颇类似一个中国俗语:挂羊头卖狗肉。
  无论如何,中国算不上影子银行的诞生地,更算不上当代影子银行最先盛行的大国,正如创造了无数金融衍生品从而引发无数金融衍生问题的源头应该追溯到金融服务业高度发达的欧美一样,影子银行的诞生蔓延过程,也是欧美经济体伴生的一条与生俱来的影子。
  目前关于影子银行的讨论之所以如影子一般紧跟着中国经济,有可能源于欧美业界和学界深谙影子银行的由来及影响,他们在中国经济的躯体旁边找到了类似的影子,再由这个影子伴生了杯弓蛇影的心理。
  
  穷人与影子
  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风暴之后,美国金融市场随之一片萧条,传统银行的信贷业务大幅萎缩,有意思的是,美国影子银行的业务同时也大不如前,这个情况应该在逻辑之中,一般而言,传统银行的利息比影子银行的利息来得稳定,影子银行的利息模式则五花八门,甚至还包括了合法、非法的高利贷,在经济全面衰退的环境里,影子银行的日子也受到影响。
  在发达国家各经济体,英国的金融环境被认为相当宽松,欧元区通过的一系列加强金融监管的规则,居然引起了并未加入欧元体系的英国的强烈反应,学界和业界均认为是英国意欲保持其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的条件反射,作为映衬,游离在日益严厉的银行业监管体系之外的美国影子银行成员也看中了英国较为宽松的环境。
  金融风暴发生后,监管收紧和银行资金流的短缺,把银行业“嫌贫爱富”的本性更充分地展现出来,英国虽然贵为发达国家,其国内的贫富差距也导致穷人阶级的诸多现实困难,穷人的困难之一是银行业在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拒绝对穷人放贷,急需短期周转资金应对谋生和生活压力的穷人被影子银行看中。
  一种称为“星期日发薪机构”的短期贷款公司从美国跑到英国做生意(本来英国本土也有类似公司),这种贷款公司在中国就应该算得上货真价实的高利贷公司,据说其借贷的年化利率可以高达4000%,这些公司为英国的小额贷款人提供为期2~4周,上限为400英镑(约为4000元人民币)的贷款,这种生意在传统银行是见不到的。当然并非所有国家都允许这种“合法的高利贷”存在,比如中国,高利贷是非法的。
  有的英国人还创办了另外一种类型的影子银行,与高利贷相反,这种影子银行尽可能减小穷人的贷款负担,以孟加拉裔英国人拉赫曼的Fair Finance贷款公司为例,拉赫曼声称自己受到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孟加拉人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的影响,决意帮助穷人摆脱贫困。拉赫曼发放的第一批贷款居然来自自己的信用卡上的5000英镑授信额度,现在拉赫曼有200个客户,共贷款350笔,计30万英镑(约合300万人民币),拉赫曼称,穷人的信用度并不低,他的Fair Finance贷款公司的坏账率仅有1.2%。
  英国的穷人有影子银行做生意,穷国的穷人生意也被影子银行看中。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的印度,也排在民间金融机构最发达的国家之列,最著名的是印度五花八门的小额信贷机构,可以都归类进印度的影子银行体系。小额信贷的起源地是孟加拉国,但小额信贷在印度的发展势头迅速盖过孟加拉国,以影子银行最发达的印度安得拉邦为例,其借贷人数超过2500万人。
  人人都明白,影子银行并非慈善机构,对穷人放贷是看准了传统银行的“嫌贫爱富”留下的信贷市场空隙,客观上穷人在这样的市场得到了需要的信贷,但同时也考验着穷人脆弱的还贷能力。
  “债务违约”对穷人的打击也是致命的,2010年11月16日前夕(影子银行还款日),印度安得拉邦政府登记了85位新增自杀者,按当地政府的分类,他(她)们都是影子银行(小额信贷机构)的“受害者”,政府指责影子银行“滥发贷款”,导致一些穷人可能“轻易”获得信贷资金,到期却无法归还又遭到威逼恐吓,惨至走投无路自寻短见。
  媒体报道的其中一个案例是一位16岁少女的自杀,其家庭为筹集大女儿的嫁妆资金从五家影子银行借贷66000卢比,到期无法归还,家人去女婿家求助,一人在家的少女遭到信贷机构雇员和同村担保人围攻逼债,少女喝农药自杀,留下遗书求父母别再贷款。
  印度的两类影子银行“根除农村贫困协会”与小额信贷机构之间存在激烈竞争,“根除农村贫困协会”具有官方背景且得到世界银行资金支持,采用“自助小组”的形式形成存贷款网络,类似于互助储金小组取得银行贷款授信。“根除农村贫困协会”指责小额信贷机构“抢夺客户”,把并不必要的贷款“倾倒”给穷人,小额信贷机构则不屑于官方背景的信贷网络效率低下且资金不足,无法满足穷人的急需。
  在不发达国家和地区,面对穷人的影子银行四处蔓延。甚至有西方媒体和学者认为,不发达国家有一种“贫民窟泡沫”被影子银行吹大。但是,小额信贷系统的支持者却不同意所谓“泡沫”存在。影子银行业者认为,小额信贷充其量只满足了10%的穷人的信贷需求,还有90%的需求得不到满足,这种状况并不足以出现“泡沫”。
  在被认为是小额信贷很活跃的国家的长长的名单中,包括印度、孟加拉国、南非、菲律宾、肯尼亚、墨西哥、波斯尼亚、尼加拉瓜……
  
  财大气粗者
  相对印度影子银行以穷人为目标客户的“积少成多”盈利模式,从事“大生意”的美国影子银行则气派得多。
  与美国传统银行、投资银行的全球地位相若,美国影子银行系统具有全球最多的样式和最高级别的档次。专家认为,各种各样的基金首当其冲,例如货币市场共同基金、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家族投资办公室、对冲基金主权财富基金等等,再加上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证券杠杆交易商之间的“地下”融资业务系统。
  顾名思义,这些影子银行干的大都是大进大出的大买卖。例如,某家大型对冲基金可以用其票据进行抵押,抵押品有可能再被另外一家金融交易商进行抵押,融资两次甚至N多次,但由于没有类似于银行中央结算系统之类的平台,无法对交易实现监控。
  还有一种可称“平民化”的影子银行系统比如借记卡,全球连锁零售业巨头沃尔玛(Wal-Mart)就被认为借此开始涉足影子银行领域。沃尔玛早就希望涉足传统银行支付平台业务,借口自然是为消费者提供更快捷的支付服务,但在预付平台上也有吸收公众资金的功能。
  按美国法律,沃尔玛必须首先取得联邦银行执照和由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担保的存贷款业务资格。沃尔玛的努力遭遇了所谓“行业垄断”天花板,美国银行业成功阻击了沃尔玛的申请。
  金融实体之路不通,沃尔玛不得不选择走影子之路,沃尔玛宣布,拟联手全球信用卡及旅行支付巨头美国运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共同推出“蓝鸟”预付卡和借记账户,这种预付卡和借记账户系统与传统银行的借记卡系统显然别无二致。“蓝鸟”卡的覆盖人群却远比传统的银行借记卡更加广泛,被认为包括了传统银行业较少覆盖的低收入群体。
  沃尔玛和运通的行动甚至提出了新的命题:影子银行也着眼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沃尔玛和运通承诺,虽然没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担保,但“蓝鸟” 卡将受到运通旅游服务公司(American ExpressTravelRelated Services Co)的担保背书。
  用沃尔玛金融部门高管的话说,“蓝鸟”卡的目的是借助传统金融的账目核对和借记功能,为在传统银行未能够进行此种业务的消费者群体提供一种新的低门槛选择。沃尔玛的远期策划并非单一的“蓝鸟”卡业务,还开展支票兑现、转账服务,也收取一定的服务费,还雄心勃勃地准备与绿点(Green Dot)公司合作推广另外一种预付卡。
  欧元区的希腊也被认为是影子银行非常活跃的国家,客观上希腊只能勉强算发达国家俱乐部的成员,因为希腊经济的质量似乎不足以支持“发达”二字。希腊成为欧元区债务危机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正在摇摇欲坠的边缘,有观点认为,影子银行也是其国家债务危机的重要成因之一。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希腊影子经济的高度发达,导致上上下下的社会群体很容易偷税漏税,国家财政失血严重。有经济学家估计,希腊有大约30%的GDP没有申报,也就没有税收。
  几十年中,希腊各行各业的从业者多半以现金交易或者收取报酬,从律师、医生这些高收入者到电工、水管工这些中低收入者都收取现金或者以现金支付,而且许多人还把现金存入境外银行账户,有人说希腊流出境外的资金犹如天文数字。希腊政府甚至出台了“既往不咎”的政策,鼓励国民将境外资金转回国内,缴纳轻微的税赋。
  
  影子常在
  对影子银行的新一波高度关注始于2008年的美国金融风暴,业界和学者们发现,影子银行在金融风暴的孕育中起的发酵催化的作用一点也不比那些被视为罪魁祸首的大型金融寡头来得少,可谓半斤八两。
  有学者认为,美国金融崩溃导致数十万亿的金融黑洞,而导致这种黑洞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机构和个人无度借贷的恶习,影子银行在美国人的这种恶习的膨胀过程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影子银行对贷款人的意愿的满足程度远远高于传统银行,令人产生了借贷资金可以“随意而来”的错觉。美国人没有储蓄的习惯,传统银行不做的借贷生意影子银行补上,二者叠加导致借钱非常容易,美国人身上的债务负担越来越重,个人如是、机构如是、国家亦如是。
  2012年11月, G20集团发起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的新任主席、加拿大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甫上任就提出:必须将影子银行“暴露在阳光下”,迫使影子银行与正规银行一起“为全球实体经济服务”。
  卡尼之所以提出如此旗帜鲜明的针对影子银行的口号,来自G20集团首脑间达成的一个共识:2008年的金融风暴与影子银行的作用密不可分,在扩大银行监管网的同时,必须将影子银行纳入监管范畴,否则全球金融监管将功亏一篑。卡尼认为,目前全球影子银行的规模已经达到60万亿美元(370万亿人民币)规模,大致相当于全球传统银行业规模的一半。
  影子银行的存在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影子银行扮演着同样重要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角色。传统银行衍生的各种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在影子银行体系中毫不逊色,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传统银行至少还有一套虽“过于宽松”但无法回避的监管体系(比如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而影子银行至今逍遥于现存监管机制之外。
  更重要的是,全球影子银行不单体量与传统银行匹敌,恐怕二者之间已经通过市场各主体发生了千丝万缕的瓜葛。不过全球主要经济体的监管层已经认识到影子银行的影响力,或者说潜在的破坏力,需要的是行动。
  
  
《小康•财智》2013年第02期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3-02-19


2013年01月(《小康▪财智》)


2013年02月(《小康▪财智》)


2013年03月(《小康▪财智》)


2013年04月(《小康▪财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