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2年07月《小康》
  栏目:国际
安全保障规划:管窥中国海外利益格局

★文 /《小康》记者 齐岳峰

   
  国防护卫 某种程度而言,护卫海外利益是中国国防力量的职责。图为2011年2月25日,南中国海,中国海军第八批护航编队举行告别传统疆域线宣誓仪式。
 
  随着中国的崛起和发展,中国海外利益快速延伸。与之相伴的,是中国必须对遍及世界的国家利益作出安全保障的规划
  
  当中国一次次骄傲地站在世界舞台上迎接全球诸国的高期望值时,在闪光灯的背后,其实亦存在着无尽的烦恼。
  近日,中国渔船和渔民被朝鲜扣留、中菲黄岩岛冲突影响中国在菲投资等等事件,使中国海外利益保护问题继去年利比亚大撤侨后,再次成为民众关心的问题。
  近些年,中国在海外投资兴建的大坝被叫停,中国工人在海外的安全受到威胁,中国公民被他国军警逮捕并枪杀……伴随着中国海外利益快速延伸,中国海外利益的安全格局亦成为人们不得不关注的问题。
  在当下世界的剧烈变动中,政治力量的分化与博弈直接催动了经济利益的重新组合。而正在走向全球化的中国经济利益,毫无选择地被迫接受一轮又一轮的动荡洗礼。于是,人们看到,中国公司在中东北非大变局损失巨大、中国海洋石油开发利益在周边国家群起挤压的态势下举步维艰……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这是一个期望融入全球化的中国。伴随着中国利益的全球化,如何维护日益扩大的全球利益——成为摆在中国人面前的重要议题,并迫切需要全新的维度去认识这一议题。
  但尴尬的是,中国海外利益的格局在数十年不断风云变幻中,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大撤离 当地时间2011年2月24日,从利比亚撤离的中国公民乘坐邮轮抵达克里特港口。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表示,截至2011年2月24日7时,有4600多名我人员撤离利比亚,在中国相关驻外使领馆协助下回国或转移至较安全的第三国。
  
  多层海外利益纠葛
  不可否认,中国近年来海外利益的扩展和延伸主要表现为经济利益的扩展。海外经济利益的重要性突出表现在对外贸易与对外直接投资对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巨大贡献。另外,对外经济合作、对外援助、外汇储备等也是中国海外经济利益的重要维度。其中,一个不可小觑的因素是:规模庞大的央企投资涉及境外单位达数千家,而央企境外资产更是超过了4万亿元。
  而在中国对能源需求大幅增加的背景下,海外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是解决能源短缺的重要途径。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原油净进口国家,原油对外依存度早已超过国际警戒线,但是中国石油进口源和石油运输线相对单一,进一步加剧了国家能源安全的风险。况且中国的原油进口来源地过于集中,且多为政局不稳定地区。在此背景下,更催生了中国海洋运输及战略通道利益。
  在中央党校教授陈晔的观察中,当下中国融入经济全球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国家利益的实现也越来越受到外部环境因素制约。陈认为,中国的海外利益本质上是国家利益的海外延伸,从中国现实来看,海外战略利益涵盖了海外能源利益、地缘政治利益以及国际制度利益。
  此外,缘于国力不断发展的战略需求,中国开始期望对某些关系本国安全和发展的重要战略地理位置和交通要道施加必要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当这种影响力伴随着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身影愈来愈明晰之时,中国的国际制度利益开始慢慢显现,并成为中国海外战略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个理论基础上,陈认为,中国在国际制度中的影响力,以及国际议事日程上的设置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关系到中国外部环境的好坏。
  此外,如何保护中国公民在海外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成为中国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并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近些年,一些国家和地区发生政治动荡、社会骚乱或由于政治斗争导致政府频繁更迭、政局不稳,造成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和国家财产受到严重威胁。从吉尔吉斯斯坦到蒙古国,即便是与中国交好的国家,也难以保证在社会骚乱中维护中国的相关海外利益。基于各国不确定的安全风险与自然灾害风险,中国公民的人身财产损失及中国企业的商业损失,都成为中国海外利益的伤疤。而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原因引发的阶段性排华事件,也成为中国海外利益的“火药桶”,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中国的海外利益看似繁多,但安全性与稳固性并不成熟。加之中国企业由于文化不同、商业诉求不同导致的海外拓展受阻,都成为中国海外利益的伤疤。
  但这是中国必然要走过的阵痛,就像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然要经受的挫折。更何况,中国曾经满目疮痍,面对崛起进程中的失落,理应具备足够的耐心与承受力。
  不过,当规模庞大的海外利益受到直接侵害,并威胁到国家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之时,政府也须动用一切可能动用的力量,予以维护。
  
  军政协力护卫海外利益
  中国日益增长的海外利益很明显超越了中国国家实力发展的速度,但作为一个大国,中国又不可能对其视而不见,于是就催生了一个尴尬的现实困境——举国上下都希望对海外利益加强干涉与保护,但是举国上下目前都没有更大的能力维护海外利益。
  随着中国国家利益的迅速延伸,中国必须对遍及世界的国家利益作出安全保障的规划。
  但是,中国海外利益的发展并不平衡,海外基础利益与海外战略利益依然存在深层次的矛盾。经济学家陈志武认为,尽管面临多重指责,中国政府仍需要尽可能地维护并扩展海外投资利益,并切实保护中国在海外的生命及财产安全。
  海外利益保护需要设法在当地培植深厚的社会根基,社会联系强度的培育,需要中国人深入到当地社会之中。培植社会联系的根基有很多工作可以做,像孔子学院、海外中国研究中心、驻外记者群体、海外中国公司、海外中国劳务人口等,都是增强中国与当地社会理解和沟通的重要桥梁。况且,利益不是国际社会中“关系”的唯一内涵,社会、价值和观念的联系往往比利益对关系的嵌入要更深。观念共识带来的信任资源,比利益联系带来的工具资源,对各国的海外利益发展更为重要。
  在海外学者黄荣坚的理解中,中国仍然需要强化与国际体系的互动,并积极参与国际制度建制进程,强化从多层次多角度对国家海外利益的护卫。其中,法律的作用不可小觑。基于此,黄认为,在强化国内立法的基础上,更深层次地完善运用国际法,加大对海外公民及相关海外利益的保护程度。
  从某种程度上看,护卫海外利益应该是中国国防力量的职责。中国数百万的军队始终以为人民服务为职责,但在人民的海外利益出现危机之时,中国军队可能需要深刻研究一下如何在现有的层面上对其加以护卫,以始终保证民众对军队、对国家的信心。
  相当多的人认为,中国国防力量目前尚不能满足护卫国家海外利益的需求。缘于中国海外利益扩展速度远远超出当局的估计,而国防建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忽视了对远洋、远海的利益分布的预测。
  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认为,目前中国绝大部分的海外利益尚未上升到必须依靠绝对的军事力量予以维护的级别,因此,中国政府依然需要凭借外交、经济和法律手段来维护海外利益。但是此举并非意味着军事作用的空白性,在适当的时候,军事力量介入依然有其必要性和足够的空间,当然,其前提是在相关的国际框架下,并取得合法授权。
  基于这种认识,中国军队有必要给予快速拓展的国家利益以必要的保护——军事科学院学者罗援认为,通过多种多样的保护形式,中国有极大的机会成本可以运用。例如,中国此前的系列海上护航行动,有相应实力的国家亦没有放弃有效使用这种形式。
  国际上的显著案例是,有许多很成熟的专业安保公司来保障各国企业海外利益,这应该是中国值得思索的方式。而在政府层面,随着中国海外利益的扩展,中国政府初步建立了海外安全风险预警机制,并发布了《中国公民出境旅游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此外,外交部涉外安全司与领事保护中心、有多部门参与协作的“境外中国公民和机构安全保护工作部级联席会议”制度亦已成型。
  当然,外力最终需要内力的化解。在陌生的环境里如何协调好相关利益者?中国应该认真考虑,除了经济援助、除了孔子学院,是否能够开辟一条更加有效的途径,让他国明白——中国的海外利益,不会损害他国的切身利益。
  
  4万亿元
  规模庞大的央企投资涉及境外单位达数千家,而央企境外资产更是超过了4万亿元
  
  目前中国绝大部分的海外利益尚未上升到必须依靠绝对的军事力量予以维护的级别,因此,中国政府依然需要凭借外交、经济和法律手段来维护海外利益。但是此举并非意味着军事作用的空白性
 
 
  《小康》2012年第07 期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2-07-09


2012年01月(《小康》)


2012年02月(《小康》)


2012年03月(《小康》)


2012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