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2年07月《小康》
  栏目:国际
安全专家对话:后北约时代的阿富汗迷局

★文 /《小康》记者 齐岳峰

  
 
  阿富汗目前仍旧冲突不断。但很多问题并非可通过军事手段解决。2014年底,北约大部分作战部队将撤离,这对阿富汗而言无疑是一个挑战。同样,面对没有北约的阿富汗,其邻国也需拿出智慧与耐心
  
  6月6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2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如何应对当前瞬息万变的阿富汗局势,无疑成为上合组织重要议题。
  2014年,北约将完全撤出阿富汗,到时阿富汗的局势将全部由阿富汗本国安全部队来掌控,这对于阿富汗而言无疑是一个考验。
  然而,阿富汗问题不仅在于自身,还有邻国问题。人们普遍关注的是:如今美军的继续驻扎将为阿带来动荡还是稳定?上合组织在协调地区冲突中,又扮演什么角色?美军及联军撤军后,阿周边六国将直接面对阿富汗问题,他们又准备好了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所所长胡仕胜认为,在阿重建进程中,地区国家既可能是阿持续动荡的重要催化剂,更可能是阿持续稳定并日益发展的重大推动力。如何有效持久地保障阿重建得以稳妥推进,这既是地区国家面临的难以回避的重大挑战,更是地区国家未来所应积极履践的重要职责。
  值得关注的是,2012年夏,一场于北京举办的阿富汗未来及区域合作论坛上,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战略项目主任考兹曼、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古普塔、阿富汗外交部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法亚比等各方人员均重新评估了阿富汗各项重建进程。
  阿富汗诗人胡敏有诗云:真相就像一面镜子,从天空摔下来,成为碎片,我们看到的只是碎片。对于当下的阿富汗来说,每个周边国家看到的或许都只是一块碎片。
  于是,人们有理由认为此次出席北京论坛的专家,他们所阐述的论调可能也是一些碎片,但是就阿富汗来说,即便是碎片,亦会温情地弥合阿民众长达数十年的伤痕。
 
  
  
  伤痛 当地时间2010年9月14日,阿富汗境内,美军士兵用帽子、枪和靴子悼念牺牲的战友。
 
  上合组织对后塔利班时代影响巨大
  对上合组织来说,阿富汗的和平至关重要,上合组织副秘书长卡诺·罗夫斯基认为,阿富汗与中亚安全息息相关,上合组织欢迎塔利班倒台,同时,对联合国在协调国际社会努力改善阿富汗局势和禁止该国境内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和毒品犯罪泛滥方面发挥主导战争作用的支持始终是上合组织对待阿富汗问题的基石。
  在这一点上,驻阿联军是受到上合组织欢迎的——“上合组织成员国支持国际联军在阿富汗所作出的努力。”
  罗夫斯基强调,上合组织成员国从历史以及与阿具有传统关系的特征出发,在各个方面向阿提供了更多经济及其他援助,包括为阿建设基础设施,增强过境运输潜力,重启经济项目,勘探矿藏,培养军事、安全、执法等各职能干部方面提供协助。
  但该组织认为,阿境内不应再设有外国军事基地。况且,上合组织始终坚持避免武力解决阿富汗问题,应尊重阿历史独特性和民族特殊性,以及阿人民的传统价值观和宗教价值观——“但是西方将自己的政治经济和道德伦理标准强加给阿富汗的企图越来越明显”。
  在罗夫斯基看来,各国要尊重阿富汗的历史、民族与宗教。各项进程要包括阿本国在内。从现实来看,在北京上合组织峰会上接纳阿富汗成为观察员国,这对各方有益。
  罗夫斯基称:尽管他从未以“乐观”形容阿富汗的将来,但上合组织必须有所作为。阿富汗的发展在阿富汗人民手中——他赞同大多数人的观点:2014年后阿富汗与各国将面临巨大挑战,各国应积极应对。
  但是,相当多的人认为,目前国际合力缺乏,此外阿富汗本国的意愿常常被忽视。
  作为上合组织副秘书长,罗夫斯基表态称:我们会继续推进工作合作,促进和解。
  其间,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表述被罗夫斯基提出:阿富汗未来会是更加传统的伊斯兰国家。在这一点上,他认为,各国要有耐心考虑到不同国家的不同诉求,必须避免误读和误解。
  
  美国错了?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战略项目主任考茨曼称,2014年,美方在阿联军将向阿安全部队移交防务,但目前美军在阿的战略基地仍面临众多问题,一个显著的问题就是给养运输困难。目前美国正在与伊斯兰堡沟通,并试图说服巴国开放相关战略补给通道。考茨曼同时提出,中俄两国不同程度存在对美军战略意图的疑虑,基于此,他认为应该承认中国在该地区影响重大,并建立美中俄三国之间的战略互信。
  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华胜提出,缘于责任与地区安全组织的需要,上合组织关注阿富汗。但需要把潜力变为能力,尽管需要形成国际协作,不过统一的平台仍然不现实。
  应该看到,战略层面之下的阿富汗,存在一个相当大的阴暗面,那就是毒品问题。欧盟安全所所长瓦斯·冈萨雷斯称,缘于不稳定的安全环境,阿毒品问题愈加泛滥。在经历了30年的战火硝烟后,阿富汗的罂粟种植和毒品生产不减反增,阿富汗毒品产业的扩大加剧了政局动荡和社会不稳定。为打击塔利班武装人员并切断该组织的收入来源,阿富汗政府在北约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帮助下开展了大规模禁毒运动,指导原本以种植罂粟为生的阿富汗农民改种其他作物。然而,这一努力收效甚微。
  有消息称,过去10年里,阿富汗的罂粟种植业一直呈扩张态势,鸦片产量从2001年的185吨猛增到2011年的5800吨。尽管阿富汗的34个省中,有20个宣布已铲除了罂粟种植业,但阿富汗仍然占据了全球鸦片供应量的90%。
  阿富汗应该认识到:毒品贸易将极大地影响到自己的国际环境与声誉。
  在俄罗斯看来,很多毒品都来自阿富汗,阿富汗仍然需要与毒品斗争,但是小规模的打击毒品活动,会对俄罗斯的安全产生威胁。俄罗斯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万年科强调,尽管几年前,相关国家建立了一个所谓的“毒品安全地带”,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阿毒品问题前景依然不容乐观。
  况且欧洲人坚持认为,战争是单极格局下的启动,而惯用武力的美国在阿政策并无变化。目前,在反恐战争过渡期中,需要把反恐战争转为危机管理。况且,阿富汗大量物资被用于军力,而不是政府建设和公民社会机制建设——这是一个窘境及失误。
  冈萨雷斯称,阿富汗各方需要政治解决,与塔利班对话。他尤其建议美国改变对伊斯兰堡的战略,美国需要巴基斯坦,而不是在巴国内挑动冲突。更要通过联合国、宪法与多边主义的地区合作机制解决阿富汗问题。
  故此,欧盟不会与美国一样在阿投入军力,而是致力于增强培训阿富汗法治与政权,实现阿非军事化。
  
  和解前景堪忧
  奥巴马政府执政以来,阿富汗重建出现诸多积极变化。阿富汗政权的稳定性、权威性及公共服务能力俱明显增强。安全重建起色明显,在安全力量建设稳步前进的基础上,反政府武装力量被明显削弱。在此基础上,政治和解亦取得突破性进展,塔利班首次对和平进程作出正面反应。
  巴基斯坦战略所所长加齐指出,军事手段是严重的国际犯罪,即使他是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一种恐怖主义。联军犯下了战争罪行,而非法的作战者应受到惩治。加齐认为,以杀人为反恐策略是错误的,有必要启动与塔利班的和解进程,而不是拒绝其加入和解。
  但印度国防分析所所长古普塔则认为,如果通过政治手段解决阿富汗问题,将来阿富汗军队能否达到美欧期望的目标?如果演变成为政府军与分裂力量的内战又该怎么办?他并不认为政治解决可行。
  过去30年,阿一直是冲突战场,今后仍然难以摆脱战争状态,该国苦难史的一章已经过去,但一本书还没有写完。战争有很多参与方,层出不穷的武装组织有愈来愈强的极端化趋势。基于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南亚行动部主任马约认为,实现地区和解恐不容易。
  但这一说法被阿富汗驻华使馆官员反驳称:阿富汗反恐战争其实从1995年就已经开始,当时该国人民已经开始为保护被国际恐怖主义入侵的家园而战。该官员强调:“我们真诚希望达成和解,但并不愿意与塔利班恐怖力量谈判。我们感谢国际红会的作用,但是不同意‘30年都处于战争状态’的论调。”
  其实,实现阿富汗的和解,更多在于国际社会及周边国家的安全责任意识。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战略项目主任考茨曼向所有人掰起了指头:华盛顿为喀布尔提供了150亿美金援助,但只有88亿用到了实处,各国政府及各级NGO也提供了相应援助,但只有三分之一被派上了用场。考茨曼质问称:阿富汗是否有效使用了资金?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统计,考茨曼认为,结果并不理想。
  纵观近些年的阿重建进程,在国际社会的大力推动下,阿经济重建初现起色,基础设施建设日渐推进,外贸业趋于活跃。但内生性经济增长机制仍未形成,在可预见的将来,仍需国际社会的大力帮扶。此外,2014年驻阿联军完成防务移交成为阿国家进程的重要节点。阿重建的现有成果能否继续积累,抑或不断流失,主要取决于今后三年阿富汗内外情势的发展。如果阿各方势力没能达成政治和解,尤其是阿主要反叛势力塔利班仍然游离在主流政治之外,阿内战几乎难以避免。而阿一旦发生内战,邻国巴基斯坦将成为最大受损者。
  此外,在内战与外力干预下的极端结局——分裂一旦出现,阿国家版图将被解体。
  不知这一幕是不是周边国家真正愿意看到的。
  
  90%
  尽管阿富汗的34个省中,有20个宣布已铲除了罂粟种植业,但阿富汗仍然占据了全球鸦片供应量的90%
  
  
  《小康》2012年第07 期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2-07-09


2012年01月(《小康》)


2012年02月(《小康》)


2012年03月(《小康》)


2012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