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1年01月《小康》
  栏目:专栏
张院长为什么没连任

★文 /刘戈

  没有人要求真正的学者都变成场面上的谦谦君子和人际关系上的经营高手,凭张维迎在社会上作为经济学家的知名度,他可以在官场中拥有更高的权威,但他的同事却不认可
  
  2010年12月5日,在某杂志举办的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张维迎发表了他顶着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头衔的最后一次演讲。
  张院长演讲的主题延续了作为一个坚定的古典经济学派学者的一贯观点,反对政府对经济的过度干预,反对凯恩斯主义三驾马车刺激经济的宏观经济学,呼唤企业家的创新精神。此时此刻,太需要这样有独立见解的经济学家勇于发出他们的声音。不说观点的正确与否,光是这份勇气就值得钦佩。
  近十年来本人曾经在多个场合目睹张院长的风采。在一次小型研讨会上,张院长姗姗来迟,敷衍了几句话后便扬长而去。在另外一次某机构的年终联谊会上,张教授头扎白羊肚毛巾,唱起信天游,用他带有陕北口音的普通话发言:“做人要有性欲(信誉),做企业也要有性欲(信誉)。”台下的人笑得前仰后合。还有一次规模颇大的论坛,台上几位对话嘉宾都是国有银行行长和国企大佬,张院长毫不客气地把国有垄断企业比喻成高速公路的收费站,质疑其存在的合理性和盈利方式的非正当性,令几位央企大佬非常尴尬。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张维迎傲气、随性、独立。尽管其观点有不少人反对,并且延伸到对其个人的厌恶上,但人们基本不会怀疑他作为一名经济学家的资质。没有人要求真正的学者都变成场面上的谦谦君子和人际关系上的经营高手。
  毫无疑问,中国社会需要张维迎这样的经济学家,但北京大学是否需要张维迎这样一位管理学院的院长呢?北京大学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一位更年轻的学者将接替张的职位。北大给出的公开原因是张的任期已到。但以张五十出头的年龄和其在学界及社会的影响力,没有获得连任的机会显然是个意外。实际上,此番换届,从其客观影响来看,就是免职。
  在张维迎正式成为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几年时间里,他几次大规模的见诸于媒体,竟大都是因和其他教职工发生矛盾后的一地鸡毛。
  先是因为开除教授邹恒甫。邹恒甫向教育部部长发出公开信并在网上公布了他们之间的电子邮件进行回击,批评张在光华拉帮结派,称自己被解职的原因是因为拒绝加入张院长当初逼宫厉以宁老先生尽快退休的阵营而遭到的报复。
  接下来光华学院下属的企业案例研究中心主任何志毅又向张维迎抛出公开信,原因是张院长要收回光华学院对于《北大商业评论》的主办权。而何给出的深层次理由依然是因为自己不同意入伙而遭到报复。
  当领导、搞改革,得罪人是免不了的。但总是搞到矛盾公开化,就会被局外人看做是领导者的不成熟。如今,拥有名、利、权却成了一个异常考验智力水平、协调水平、忍耐力的苦活。
  张有过一个比喻:“中国的体制就像一堵墙,上面挖了许多狗洞,然后让我们钻狗洞。” 张把官场看做狗洞,心中不痛快,又不愿放弃钻洞的好处,所以在院长的位置上就显得既缺乏能力、又缺乏耐心。
  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讲过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故事:老家的前辈重排族谱,家族中现在最出息的是两个人,一个是陈教授,另一个是某地级市市委书记,家乡人屡经讨论,最后决定市委书记排在第一,陈教授排第二。换算下来耶鲁大学著名教授的影响力相当于副局级。按我的猜想,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应该管制副局级,但以前是厉老当家。按厉的声望,至少可以换算成正部级的权威,以正部级的权威管理副局级的事务自然游刃有余。
  凭张院长的知名度可以兑换出更高的权威。但现实是,他的同事们并不认同。也许,这就是张院长未得到续聘机会的最主要原因吧。
  
  当领导、搞改革,得罪人是免不了的。但总是搞到矛盾公开化,就会被局外人看做是领导者的不成熟。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1-01-11


2011年01月(《小康》)


2011年02月(《小康》)


2011年03月(《小康》)


2011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