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1年01月《小康》
  栏目:小康指数
食品安全,见招拆招

★文 /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 苏枫 实习记者 李

     转型期的中国要从根本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需要生产者、消费者、监管者三方合力突围,任何一方都有责任解决面对的问题
  现在,请你用10秒钟想一想,在最近一年内,你和你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有谁是因为食品安全问题住进了医院?
  好的,你的答案,很有可能是“没有”——但,请你再想想,你是否觉得现在社会的食品安全问题非常严峻,甚至对你的人身安全造成了威胁?
  “是的。”你在心里点头。
  这种反差是谁造成的?除了政府和媒体的责任,我们每一个人也都需要负责。食品安全问题,既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一塌糊涂,也不值得盲目乐观。
  受发展阶段限制,在食品安全方面,我们正在面临双重挑战。一方面,发达国家面临的问题,我们也有,比如食品受微生物污染;另一方面,我们还要解决我国目前食品安全最主要的问题:首先是各类污染造成的各类有害物质的残留,如环境污染造成的有毒有害物质、农残兽残对食品的污染;其次是生物性污染,比如各类有害微生物的污染对食品造成的隐患。
  转型期的中国要从根本上解决食品安全问题,需要生产者、消费者、监管者三方合力突围,任何一方都有责任解决部分问题,同时,任何一方都不可能承担无限责任。
  对生产者空谈良心无用
  2.5亿个农户,50万家加工厂(其中80%左右是10人以下小作坊),上千万家餐饮企业……这些生产者,是食品安全的第一责任人,也被普遍认为是食品安全问题的制造者。生产环节最突出的问题是违法添加。违法添加分两类,第一类就是把非食品物质添加到食品当中,比如三聚氰胺、苏丹红、瘦肉精;另外一种就是超量超标添加,如一些厂商向食品中超限量添加防腐剂。
  “生产者的守法成本太高,违法成本太低。”中国社会科学院食品药品产业发展与监管研究中心主任张永建对《小康》分析,“负责任生产的产品与违法生产的产品在竞争的时候毫无优势,甚至是劣势,这就极大地挫伤了市场中守法的商家,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销往市场的是一个菜,自己吃的是另一个菜。”针对农业生产者的安全意识和安全责任不充分的问题,张永建认为,空谈良心是没有用的,公共意识的养成首先需要法律的规范和约束,要造就“奉法者强”的外部环境。
  现阶段初级农产品生产的组织方式更多的是个体生产,而个体生产对产品品质的控制和要求可能难以达成。所以,业界普遍认为农业集约化是解决目前食品安全问题的可行之路。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院长罗云波认为,受发展阶段制约,农业集约化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但提高农业的组织化水平却是能够实现的,现在流行的“公司加农户”的办法,就是其中的一种。

 
编辑:翎翾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1-01-10


2011年01月(《小康》)


2011年02月(《小康》)


2011年03月(《小康》)


2011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