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1年01月《小康》
  栏目:封面故事
县权改革的现实与途径

★文 /《小康》记者 苏枫 实习记者 李雅男

     总体上要对县委书记进行扩权,把该交给县域治理的权力全部交给县委书记,让他们放手去做,因为他们要承担保一方平安、保一方发展、保一方安宁的重大责任
  《小康》记者就县权改革等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这位“用双脚做学问”的学者,走遍了全国300多个城市,深入400多个县、200多个小城镇,作为很多县委书记的朋友,彭真怀对县官在工作中的压力“感同身受”,也让他对县权改革的方方面面有了更深的感悟。
  县官难当是因为
  “责任无限大,权力无限小”?
  《小康》:现在都说“县官难当”,到底“难当”在哪里?
  彭真怀:自古以来就有“郡县制则天下安”的说法。县一级是共和国的基石,这也正意味着在两千多个县担任领导职务的县委书记、县长肩负着重大的责任。他们工作做得好与不好,对整个国家的稳定和繁荣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国历代王朝的兴衰都跟农民问题有关,都是因为农民起义把一个政权打翻在地。现在的情况是,城市解决不了中国的农民问题,中国的所有的农民问题都压在了县。2.5亿农民工像潮水一样就在城市里面流动着,在农村没有土地,在城市没有稳定的工作,2.5亿农民工背后还有他们身后所甩下的8700万留守大军,包括留守妇女、儿童和老人,2.5亿加8700万,就是3点多亿的人,这些沉重的包袱压在县里,县里稳定的压力很大。同时,县委书记面临的发展的任务很重,因为他必须给治下的人民带来体面、幸福的生活。所以,现今的县级官员实际上“责任无限大,权力却无限小”。
  《小康》:但有人说县官就是“地头蛇”、“土皇帝”,他们拥有很大的权力。您为什么说他们的权力“无限小”?
  彭真怀:为什么大家感觉到县官的权力很大?因为他控制了一大片的疆域,他有空间治理的范围。作为一个处级的干部,他比市里面一个普通的处级干部权力大得多,他治理的一般都有几千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块土地上他就代表党的领导,他就是党的化身。但是,在中国整个政权体系当中看,他们的权力无限小。看一个官员的权力到底大不大,要从两个最主要的方面,第一有没有财权,第二,有没有管理权。
  从财权来看,县委书记的财权是最小的,与事权严重不匹配。县是属于共和国五级行政级别(中央、省、地级市、县、乡镇)当中的第四级,因为“乡财县管”,所以县是最大的末梢。县级的财权和我们国家的税收制度有关,我国的税收制度有两种,一种是国税,一种是地税。1993年,我国在县一级实行了分税制,我对分税制进行研究后发现,县一级所控制的财权在整个共和国体系当中只占了10%左右。目前正在实行“省管县”的试点,在这种情况下,县一级基本上在税收方面没有自己的发言权。县委书记想有所作为,手里却没有自己的财政收入,可支配的财力不足,所以做不成事情。
  从管理权的角度看,国内的垂直管理越来越重,垂直管理的部门也越来越多,干部都是垂直任命的。税收、工商、土地等等,都是对上负责,而不是横向负责,不是对县委负责。比如县里税务局对的是市税务局。县级领导在工作当中就会发现可动用的权力不多,发生“看得见问题,却管不着”的局面。
  所以,财权和事权的失衡是造成种种矛盾的根源。 

 
编辑:翎翾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1-01-06


2011年01月(《小康》)


2011年02月(《小康》)


2011年03月(《小康》)


2011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