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0年03月《小康》
  栏目:读者来信
2010年03期——读者来信

★文 /《小康》编辑部

  名家点评
  广州经验在于敢闯新路
  周天勇(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
  汪洋主政广东以后,首先提出的是解放思想,要闯出一条路,不能守着传统的思维模式;第二要建立现代的高效率的行政体制,行政、社会,包括政治体制;第三要提高效率,提高行政的效率;第四要减少行政成本。基于这些方面,广东省做出了一系列改革。比如说深圳在机构改革方面合并推行大部制,合并了一些局委办;珠海也在社会体制改革先行先试方面下了一番工夫,进行了一番创新。特别突出的是顺德的改革,党政合一,我觉得他们改革的力度很大。减少了很多环节,特别是在基层,为县市一级政府党政合一做出了有效探索。因为在中央和省一级的层面,党政分开还是可行的,但是地县级如果实行党政合一,效率会更高一些,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有创新性的改革。
  今年一月,来自东莞市13个中心镇的“一把手”首次亮相广东省委全会,这与东莞“扩权强镇”之间的联系非常清楚,意味着东莞行政体制改革将继续深入。广东许多镇的经济总量、财政收入都很大,比如说东莞、中山管辖的镇,经济实力都非常强,中山又是地级市辖镇,所以有些权力要下放到镇,强镇的提法是正确的,可以把审批权等下放给镇一级,这也是体制改革减少环节的一个方面。
  总的来说,广东就是要敢闯,闯出一条路来,走新的路。这些先行先试的改革及其成功的经验,对于全国的政治经济行政体制改革都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别让政协成腐败重灾区
  参政议政是政协委员的崇高使命,没有过硬的政治素质、强烈的责任意识和知识表达能力,不可能圆满完成政协委员自身职责和人民重托。“商人掏钱进政协”表面上看是个体不轨,实际是领导政治把关不严、执行制度不力、缺乏社会监督,其中也隐约乱摇着官僚腐败的尾巴。
  媒体刚披露的广东政协“陈绍基案”,就是政协领域官僚腐败的警钟。广东省政协委员余庆安提出“不应让商人掏钱进政协”,也在暗示各级政协和各级人大也容易成为官僚腐败的重灾区,强化对各级政协、人大的吏治监督和社会监督刻不容缓,制度化建立便捷的进出淘汰增补机制,制度化让民意监督融入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去留机制,建立“带病当选”问责机制,“南郭先生们”才能无处藏身,权力才不敢“认钱不认人”。——安徽 童克震
  
  “医疗事故排名”未必是人民所需
  “医疗事故排名”是一种重实体轻程序的内部惩戒,但对相应由谁来启动惩戒程序、如何进行惩戒程序,则是欠缺或者不完善的。其本质上还是对卫生部负责的一套行政管理程序,而广大患者与民众所需要的,是一个社会监督、按照法治理念与程序运转的日常监管机制,这个机制向法律正义与程序监督负责,向患者与民众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负责。因此,当务之急是建立和完善对医疗事故投诉与惩戒的制度性程序,设立卫生部以外的第三方独立专业机构,制定投诉受理、确认、调查、结论、处理、申诉的程序性规定,弥补与解决现在单有卫生部自上而下监督机制的缺憾,切实解决医疗事故治理难的根源所在。——广东 毕舸
  
  应彻底拆除“跑部钱进”樊篱
  尽管此次驻京办撤消政策实行的不是“一扫光”政策,仍有数千家保留,但是从此次撤消力度和范围来讲,是罕见的,足以见证了国家对驻京办撤消的态度与决心。但尽管如此,“跑部钱进”的樊篱依然扎得很紧。主要表现在,国家在资源分配上,既不规范,也不透明。更为重要的是,税制改革后,地方政府财权与事权不相匹配,中央财多事少,地方事多而财少。正因为如此,政府正常运转经费得不到保障,在公共服务等领域出现一系列问题。
  因此,撤消驻京办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要想彻底根除“跑部钱进”这种现象,首先有关部门要借鉴发达国家转移支付经验,着手起草《中国人民共和国转移支付法》,对转移支付制度的内容、具体用途、监督形式、处罚规则等,以立法的形式明确下来;其次要重新划分与调配中央与地方的事权与财权,给地方政府相应的财权来有效保障事权,使二者相匹配。唯此,才能有效杜绝目前中央转移资金效率低下、腐败滋生和监督缺失等乱象。——河北 吴睿鸫
  (所刊读者言论不代表本刊观点)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0-03-11


2010年01月(《小康》)


2010年02月(《小康》)


2010年03月(《小康》)


2010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