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09年10月《小康》
  栏目:小康指数
网瘾治疗基地调查

★文 /本刊记者 苏枫

  在网瘾治疗日益兴盛的当下,几乎所有提出治疗和康复的医生和机构,都愿意把自己的治疗场所称之为“基地”。 
  医生陶然的“王国”
  北京市大兴区,三个武警全副武装站岗的大院里,一栋红色的小楼并不起眼。
  铁门铁锁,有护士和教官在门口值班。此地的森严显示了这是一个特殊区域,这是一个不允许自由出入的宿舍,但仍有孩子不断地被送到这里,据负责人陶然说,有85%的孩子是被家长骗来的。
  门口挂着的牌子是“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 这是全国最早创办的治疗网瘾的“基地”之一。基地一楼看来比较温馨,有音乐医疗室、绘画医疗室、认知医疗室,但音乐医疗室只是一个10平米的房间,一张办公桌、一个茶几、一个老式收音机,其它一无所有。来陪孩子们治网瘾的家长们则居住在四楼,每天交流孩子的情况。
  在这个封闭的“基地“里,只有一个供应盒饭的地方,学员和医生分开在两边用餐。现有的90多个工作人员,分为三类:精神科医生、军事教官、护士。医生负责学员的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军官以退伍军人为主,负责军训;护士负责学员的日常生活。
  “2006年是最疯狂的一年,一年来了1500多个孩子。”陶然是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中心主任,2005年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成立之前,他的主要工作是帮助病人戒除烟酒毒瘾。接受采访时陶然烟不离手,一个小时抽了五根烟。“非典时期压力太大,染上了烟瘾,这几年我一直在努力戒烟,但是一直没成功。今年十一,我要继续努力,争取戒烟!”
  从2005年基地兴办至今,陶然称自己收治了5000多个家庭,治好了4000多个孩子,平均每年1000人。
  陶然的原理是——有网瘾的孩子70%以上都有病,因此要吃药。一个上初二的男孩来基地治网瘾,被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后,要每天吃一片药,一直吃到18岁。
  “网瘾是精神病!如果全民都知道网瘾是个病,肯定要送医院!有些家长宁愿相信孩子没病,宁愿到那些什么学校,不愿到我这来,嫌我这里还吃药!”在陶然的治疗经验中,有40%患者都是注意力缺陷,都是需要吃药的。
  陶然给他们吃的药主要为两种:择思达、利他林。“另外30%患者有抑郁、焦虑、社交恐惧等病的,也必须要吃药!”陶然说:“来我这个基地的70%的孩子都必须吃药!剩下的30%可以不吃,主要是心理治疗,但是用药物的话,会更好,那就不是用药抗抑郁、抗焦虑了,而是用药(银杏叶胶囊,主要有效成分是黄酮)改善脑细胞的功能,主要是保健,让孩子心情稳定、高兴。”
  “基地从来不打孩子”,陶然说。但基地的学员,正读初中的男孩张明(化名)说:“学员犯了错误,教官会用板子打屁股或者罚站。还有的学员会进行行为矫正,就是关在一个小房间里面,不允许与外界的任何人接触,与外界隔离。每天吃饭的时候由护士送进去,其他活动都不准参加。一般关在里面21天,也有人被关了28天以上。”张明两个月前被父母“骗”到基地戒网瘾,因表现良好,当上了基地学员班长。

 
编辑: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09-10-14


2009年01月(《小康》)


2009年02月(《小康》)


2009年03月(《小康》)


2009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