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视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04年08月《小康》
  栏目:政治T型台
李源潮在非常时刻

★文 /白红义 李鑫

  挑战

  对于主政者来说,关于自己以及自己这个主政团队被世人议论,是一件很恼人的事情——但你还不能去诉苦、抱怨,更不可能去做“防民之口”的蠢举。

  就在“铁本事件”暂告平息之际,又出了省委组织部长徐国健被“双规”的事情,而事态一时之间还有延续、发展的迹象:关于涉案人数,坊间就流传着好几个版本。江苏省委的一位处长向记者转述了他听到的两种说法,一说在400人以上,另一说约在140人左右,甚至还可能有几个地级市的一、二把手会出问题。而已确定的是,已经有数位厅局级高官落马了。调查仍在进行当中,有媒体则声称“江苏正掀起该省建国以来最大一轮反腐风暴”。

  这对李源潮来说,无疑将面临一场对其本人来说极为“非常”的考验:如何安抚人心、回应民意,重树江苏主政团队廉正形象?之所以说"非常",因为此次事件已并非类似三年前南京市政公用局局长朱自强宁波醉酒事件,可以归结为仅仅是官员个人素养问题。这已经涉及到一个不小的“块面”、涉及到一地官场整体的纯洁度问题了——一向低调行事的李源潮一反常态,主动改变了上任伊始指示当地媒体尽量淡化对本人及政府报道的做法,频频出现在当地媒体的头版头条:

  6月30日,李率省级机关1000多名新老党员在雨花台烈士陵园重温入党誓词;

  7月2日,李在江南剧院观看了以反腐倡廉为主题的大型话剧《啊!娘亲》;

  7月5日,李代表江苏省委常委发表保证自身廉洁的公开承诺——

  熟悉李的人士透露,熟悉宣传力量、但一直与媒体保持相当距离的李源潮在此“非常时刻”终于准备借用一下舆论的力量,来整肃江苏官场,以达到屏除暂时还无法从根源上解决的种种官场陋习并压缩不透明的幕后操作。

  之前,自2001年11月以来,李源潮就以一种近乎苛刻的方式,在南京(彼时李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南京市委书记)以及江苏省各机关推行作风改造工作:2001年11月,在浙江宁波醉酒惹祸的朱自强第一个触了霉头,在2001年12月8日,南京市委召开了局以上干部大会,宣布对朱等五人的撤职处理。李源潮在会上强硬地表示:“今后谁倒南京干部形象的牌子,市委就摘他的牌子。”

  朱自强事件并非偶然,李源潮举一反三,随即在南京推出“万人评议机关”活动。李源潮表示出顽强的意志力,尽管舆论对这项活动的科学性和有效性颇有质疑,但他在努力防止不使该活动流于形式,力求藉此达到加强公众监督、遏止权力滥用和腐败蔓延的目的——根据这一年的评议结果,南京市委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免去了评议中排序为末位的房地产管理局和市容管理局主事者的职务。

  在就任省委书记以后,李继续以其“铁腕治吏”的风格着手整肃江苏官场。2004年1月31日,江苏省召开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大会——省级机关作风建设动员大会,李源潮仅用了10分钟做了一次充满激情的演讲,并离开讲稿尖锐批评了一些不良作风的事例。

  李源潮是一位有想法或者可以说是“不安分”的官员——江苏省作为中国多少年来数一数二的经济文化大省,李在施政中似乎本可以“萧规曹随”,势必也能坐拥成绩、稳步过渡——但李显然不屑于这样做,不甘于墨守成规,他有自己的抱负,有自己的想法。

  抱负

  李源潮的抱负实际上就是这么一个隐含的命题:在经济转型期间独领风骚的江苏省,在新一轮增长高潮中如何实现更大的突破?同时,随着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政府自身如何顺应经济形态和体制的变化,及时转换职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打造全新形象,提高公信力和领导力?

  早在南京任上,李源潮就试图解开所谓“南京的困惑”——堂堂“六朝古都”,如今既落后于邻省杭州,亦不如本省的苏州、无锡。如何激发南京民间的活力,为创业资本提供一个挥洒自如的制度平台,让古都重振旗鼓、焕发青春?经过一段时间探索,李提出了“绿色南京”的口号,两个支点,一是倡导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一是倡导建立"服务型政府"。在南京形成的这一核心思路,自2002年12月李任江苏省委书记后,被进一步推向整个江苏省。

  李源潮主政江苏一年多后,其战略思路历历成形,化为具像的操作模式,概括地说就是,“富民强省”,打造民营江苏。按外界的理解,就是说江苏从此也要走浙江的路了。李源潮明确提出了“学习浙江”的口号。

  对江苏而言,提出“学习浙江”很不容易,这意味着“放下老大哥的架子”,意味着一场区域发展模式转型的大戏即将上演。浙江有“温州模式”,江苏有“苏南模式”,两种模式并存并暗中较量了20余年,今天江苏“易帜”学习浙江,其遭遇的最大挑战就是“苏南模式”固有的政府主导型的经济管理体制。从长远看,"民营江苏"的题中之意,就是要以市场主导型管理体制取代政府主导型管理体制。在此过程中,政府一方面要大力扶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在民营经济逐步发展壮大的同时,政府还要适时地逐步地淡出市场。

  对此,李源潮一针见血地说:"目前制约江苏民营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仍然是思想障碍,推动民营经济发展的最紧迫任务,还是进一步解放思想。"其中尤其重要的就是制止政府与民争利。

  然而,正当江苏全省上下雄心勃勃拓展全新发展空间的气氛渐成气候之时,一场来势凌厉的宏观调控不期而至,而且,第一个拿来“祭刀”的对象正是江苏常州的民营企业“铁本”。“铁本”的坠落因其自身的违法违规,并不在于其作为民营企业参与钢铁行业。然而,此事在江苏商界和官场引发的冲击波无疑是巨大的,对李源潮这位年轻的省委书记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直面

  铁本案实是因地方政府掌控民营企业命运并为其政绩服务而起,很典型地反映了地方的利益取向与中央宏观调控之间的矛盾;也反映了政府对市场的参与程度之深,退出难度之大;更反映了全国宏观调控的重点和难点。

  《人民日报》称江苏“铁本”事件是一些地方对中央宏观调控“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有法不依、有章不循”的结果。社论用“严肃党纪”,要求各地配合。

  作为地方主政一把手,非常时刻,李源潮感到了巨大压力。随后,江苏省内,李全面展开对经济过热的整肃工作。

  2004年4月29日,在向全省领导干部通报查处铁本项目违规建设情况时,李源潮表示铁本项目的问题出在江苏,省委、省政府有责任,作为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要负责任。据记者了解,在此之前,李曾专赴北京就此事向中央作检讨。

  本次整顿中,常州一批官员用自己的乌纱帽为经济过热买了单。不但铁本公司的有关人员被拘留,8名政府要员也被严厉查处,其中包括常州市市委书记。在通常由地方行政首长担负责任的背景下,对地方党委一把手的查处,显示出了铁本事件不同寻常的政治含义。这层含义在第二天的《人民日报》社论中得到了彰显:“坚决维护宏观调控政令畅通”。这在以前是极少有的。

  “铁本”事件后,江苏省对这次宏观调控的贯彻是坚决有力的。从2004年4月份开始的固定资产项目清理中,江苏省已有1000多个固定资产项目被列入“停缓建项目”黑名单,另有更多的“续建项目”正在等待审批,它们的生死存亡将由国家发改委来决定。

  学者易宪荣撰文指出,铁本事件的根本原因在于,在现行的官员考核体系下,官员的政绩就在于当地经济的发展,而当地经济的发展就在于该地一年一度的GDP与财政的增长。要达到该目标就得上企业、上项目。

  从长期及民众的利益看,这些项目与企业有多少负面影响都不是地方政府考虑的问题。在他看来,如果现行的对地方政府考核标准及政府职能不改变,即使对铁本公司处置看上去会起到杀一儆百之效,但实际上只要这次宏观经济过热整顿之风一过,这种情况又会死灰复燃。

  因此,当下最重要的不单单是处理几个官员、停建几个项目,而是如何来转变政府的职能、如何来划定政府权力的边界。这一点恰恰契合了李源潮打造“服务型政府”的理念。

  不论是处理经济过热,还是打造“服务型政府”,李源潮都需要一个稳健、干练、廉正的主政团队去推行。从某种意义上看,南京市到江苏省,李源潮着力推动的“吏治整肃”,背后的动因即在于此。

  “铁本”事件余波让整个江苏官场和商界陷入摇摆不定的状态,基层官员和民营企业家们私下有一种情绪:“多做不如少做,少做不如不做,不做就不犯错。”

  2004年7月12日,国务院最近一次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与会民营企业家向国务院主要领导汇报了这方面的情况。他们指出,宏观调控的对象应是过度投资、盲目发展、高污染高耗能的项目,不应只是民营企业;而现在社会上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国家宏观调控的主要对象是民营企业,这不公平。

  看来避免矫枉过正,重新激发经济活力成了李源潮贯彻经济调控措施时,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新课题。“铁本”事件后,李在多个场合鼓励民企的发展。

  2004年6月初,李源潮视察苏州,重点考察了吴江的民营企业、专业市场,太仓港区和沿江开发区,苏州工业园区。听取了意见后,李勉励企业抢抓机遇,加速扩张,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

  2004年7月18日,江苏省委常委会议上,李源潮要求各级干部,“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积极应对宏观经济形势的新变化,齐心协力、团结奋斗,克服各种困难和不利因素的影响,经济发展保持了近年来持续增长的好势头,取得了速度快、效益好的突出成绩。”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铁本”事件后不久,2004年6月5日,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徐国健被宣布“双规”。在此之前,交通厅厅长章俊元、江苏京沪高速公路董事长文锦、江苏省国有资产经营控股董事长李双成、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韩建林纷纷被双规。众多高官落马,李源潮再一次面对非常时刻。

  主政班子内部出现了腐败分子,官场固有陋习是如此根深蒂固,对于李源潮来讲,“整肃吏治”的工作还任重道远。

       李源潮,走好!


《小康》2004年第08期



 
编辑:相遇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04-08-01


2004年01月(《小康》)


2004年02月(《小康》)


2004年03月(《小康》)


2004年04月(《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