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杂志--曲阜:就要如此与众不同
 栏目:财经

曲阜:就要如此与众不同
★文 /本刊记者 胡柯 王为刚(曲阜报道)
  
 
  人口64万人,13万人姓孔。面积896平方公里,散落着数百处文物古迹。虽然是小城一座,却蕴藏着浑厚的儒家文化。这里是,孔子的故乡——山东曲阜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当你站在孔子那青草丛生的墓前,轻轻地读出这些语句时,时间的距离就被瞬间缩短了,儒家文化那附庸风雅的情调瞬间凝结,身边萦绕的均是那淡淡的儒雅之香。
  清贫一生,孔子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满腹学识会在后世得到如此多的厚爱。孔府、孔庙、孔林,甚至包括尼山书院、洙泗书院、舞雩坛,这一切,让孔子仿佛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从来不曾离去。
  在曲阜,尽情地呼吸文墨之香吧,虽然少了几分江南的飘逸味道,但是这里文化的厚重之美,却是那飘逸永远也赶不上的。
  孔子,被后世尊称为“孔圣人”、“大成至圣先师”,而曲阜,则被称为“东方圣城”。
  
  “鲁城中有阜,委曲长七、八里,故名曲阜。”这是《礼记》中对曲阜的描述。曲阜市,位于山东省西南部,古称鲁县,是周朝时期鲁国国都。1982年,曲阜被列为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
  在曲阜89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散落着184处文物古迹。这184处古迹,记载着流逝的岁月,当人们开始探寻这些古迹背后的故事的时候,发现,孔子胸怀里那份“三人行,必有我师”的“礼”和“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的“仁”,在故事被发现的那一刻,被理解得更加深刻。
 
  小城不小
  曲阜是小城,也是大城。“小”是因为曲阜的面积和人口确实称不上大,“大”是因为曲阜蕴藏的浓厚的文化,是大城望尘莫及的。
  凡是来到曲阜的游客,一定会在孔府、孔庙、孔林停留。7月的天气,这里已经有了浓郁的夏的味道,斑驳的树影辉映着同样斑驳的墙壁,让曲阜的孔子文化明亮起来。当你在孔庙里看到孔子类似帝王般的雕像的那个瞬间,相信很多人真的会有种梦回千年的感觉。
  孔府、孔庙、孔林一直以来都是让曲阜觉得骄傲的存在,也是曲阜每年能吸引来大批游客的重要古迹。仅这三处地方,占地就超过3500余亩,其中孔庙被认为是中国现存规模仅次于故宫的古建筑群。数据显示,这三处一年的门票收入就超过1.6亿元人民币。
  孔子一生清贫,流离各国。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建筑,都是历代帝王为了纪念他,在其旧宅的基础上建造、扩建而成。
  孔庙是孔子死后第二年(公元前478年),鲁哀公将其故宅改建为庙。此后历代帝王不断加封孔子,扩建庙宇,到清代,雍正帝下令大修,扩建成现代规模,庙内共有九进院落,各有千秋。孔府始建于宋仁宗宝元元年(公元1038年),是孔子嫡孙的官署和府邸,旧称衍圣公府。孔林是孔子及其后裔的墓地,据统计,目前的孔家坟冢已经超过10万座。
  停留在孔府、孔庙、孔林的时间里,游客每迈出一步都可以感受到浓郁的历史气息。重光门、五柏抱槐、木灵星门、杏坛、十三碑亭、大成殿、孔子墓,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孔子文化精髓所感染。
  除此之外,曲阜还是中国现存的保留汉碑最多最完整的地方。在孔庙、孔府、孔林,还有颜庙、周公庙、寿丘少昊陵等处,林立的石碑上都留有古代帝王的亲笔御书以及一些文人墨客的诗篇。虽然在文革期间,许多石碑遭到破坏,碑体上多有裂痕,但是大部分依然保留了下来。曲阜市文物旅游局副局长韩凤举介绍,如今,在孔庙孔府的后面,还专门修建了汉魏碑刻陈列馆,供游客免费参观。
  曲阜孔庙每年9月28日孔子诞辰日都会举行祭孔大典,来祭祀这位讲究以“礼”和“仁”治国、以“善”和“美”做人的先哲。每到9月,这座小城都会分外热闹。也许是孔子备受推崇,也许是孔子的后人不愿意丢弃孔子留下的那份品格。在曲阜,64万人口中13万是孔子后裔,不仅传承了孔子的姓氏,也传承了孔子独特的气质。
  因此无论是在孔府里看到的孔家后裔做人的规矩,还是在孔庙里看到的备受历代帝王推崇的孔子学说,在曲阜人身上如今都能寻见。吃饭的时候讲究座次,说话的时候讲究措辞,办事的时候讲究礼仪。
  曲阜,一座小城就这样因为文化厚重而变成了一座文化大城。
 
  这有一支“亲卫队”
  当然,孔庙、孔府、孔林只是曲阜的第一站,除了这三处,还有181处古迹遍布曲阜的各个角落。尼山书院、孔子出生的洞穴夫子洞、颜庙等,规模庞大的文物一方面让曲阜骄傲着,一方面也成了曲阜隐隐的痛。
  过多的文物限制了曲阜市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并且保护任务繁重。为了能维持古建筑的原来样子,曲阜市文物旅游局每年都要对文物进行修缮、保护。韩凤举说:“较早的时候旅游局和文物局是分开的,后来考虑到文物保护和旅游开发的需要,所以旅游局和文物局合并到一起,变成了一支人数众多的庞大队伍。”这支队伍在曲阜人眼中,更像是儒家文化亲卫队。
  每年400万游客来到曲阜,进出孔庙、孔府、孔林等地,可这些古建筑依然维持着原来的样子,没有遭受厄运,和这支亲卫队关系密切。
  文物旅游局现有员工1000多人,包括景区管理人员,解说员,经营服务人员、消防保卫等。其中,曲阜的文物维修队有200多人,都是技术精湛的老艺人,他们精通油漆、木工、雕刻等技术,一直在为曲阜的文物修缮奔波。“目前,孔府开放的只是中路,西路和东路还没有开放,正在维修中,一旦维修完毕,便可以向游客开放。”韩凤举说。
  值得欣慰的是,这些老艺人都带有自己的徒弟,所以在曲阜,传统的手艺不会丢失,这样,文化的流传才不会止息。
  实际上,随着文物价值的发现,盗墓行为在曲阜同样猖獗,曲阜的古墓众多,所以这支亲卫队每天都很紧张。“每天24小时都有人员巡逻,保证文物的安全。而且,还有很多的志愿者也加入了这支队伍。”韩凤举告诉记者。
  痛并快乐着,也许才是曲阜人对文物最直观的感受。
  虽然因为保护文物的限制,不能过多的进行城市建设,让这里的经济发展不如江南城市,也缺少那些大城市特有的灯红酒绿和吵闹喧嚣,但是这里却有着另一番韵味,小中见大,与众不同。
 
  
舞剧《孔子》
 
  孔子文化话休闲
  在曲阜,自然是什么都和孔子相关。
  “我家现在住的房子使用的青砖就是70年代末拆城墙时被拆下来的砖。”听起来觉得心痛,不过也真实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曲阜的每一处都已经被孔子文化渗透。
  夜晚最热闹的去处杏坛剧场,每天都在上演大型舞剧《孔子》,180元一张门票,竟没有太多空席。“来这里的人,都是想要重温孔子的故事!”没错,这也许才是曲阜文化的精髓之处。古香古色却也不乏现代元素,灯光、舞台,彰显着高科技,服装、故事却是原原本本的老故事,孔子出生,为官、流离。在大城市热热闹闹的现代休闲去处,在这里硬是变成了一种对文化的追忆,而且很深沉。
  走在街上,你也可以随处发现,人们在给你介绍某一个人时,会使用这样的说法,这是孔子的第几代孙,会哪些特别的技能。路边的小店也是明确地写着,和孔子文化有关的标题,“孔府家宴”是常见的饭馆招牌。
  在曲阜,最出名的酒是“孔府家酒”,入口有点烈,喝起来却不容易醉,是曲阜人招待客人时最喜欢的酒。在曲阜,人们很讲究餐桌礼仪,对活得稀里哗啦的现代人来说,这些传统文化的精髓早已经寻不见,可是在曲阜,就这样扑面而来,没有一点矫揉造作。
  曲阜孔庙附近的交通工具,也多是马车和人力车,掺杂着零散的电瓶车。20元/人的马车晃晃悠悠地跑起来,从孔府去孔林,闻着马身上的独特青草味,实在想不出这里的世界和那个汽车尾气严重的世界有什么关系。
  曲阜一年旅游收入32亿元,韩凤举觉得,肯定离不开曲阜保留下来的这独特的环境。他认为,正是因为曲阜人多为孔子后人,所以热爱这片土地,又加上长期孔子文化的熏陶,所以,曲阜的休闲也处处彰显着儒学里的那种风雅,日子也是过得惬意。没有交通压力,没有污染压力,有的是那种满肚子的诗书礼仪,忙碌而充实。
 
  高铁革命
  为了能更好地把曲阜展现给更多的人,曲阜的高铁已经于6月30日开通。韩凤举觉得这将会给曲阜带来更多的改变。高铁站的设计,曲阜颇费了心思,砖瓦形状的屋檐,就给到来的客人上了一课:这里是孔子故乡,曲阜!
  据介绍,高铁周边将会建成曲阜高铁新城,为曲阜的经济建设做铺垫。而高铁站的停车场,也是集中了客车、出租车、公交车,“让游客可以有更多选择。”
  除了高铁给曲阜带来的便利交通,曲阜正在积极跟进基础设施建设。香格里拉、上海开天大酒店的建设,一些商务酒店的配套,家庭旅馆的配套,曲阜的接待能力和以前相比,已经大有改善。
  与此同时,人们也在担心,如此大规模的变化会不会破坏这里的古朴文化。但是韩凤举一点也不担心,他说:“曲阜为了更好地发扬孔子文化,除了每年开展祭孔活动,还在陆续举办其他的一些活动,游学、成人礼、开笔礼、恭请圣土圣水仪式等等,只会让孔子文化更好地开枝散叶。”
  如今,国外的孔子学院,教授汉语,让外国人因孔子学院而与曲阜结缘,每一个来中国的外国人,也都想来曲阜看看,看看孔子的家乡,尤其是韩国和日本游客。所以,改变是必须的,却是适度的。
  但是,不管如何改变,文化是久经不衰的。就好像孔林里,孔子携子抱孙的墓葬格局,仿佛已经彰显着一个事实,那就是,孔子的后裔一定会将儒家文化继续下去。
 
  记者手记
  日子很慢,时光有被一点一点抽离的浪漫。在这样的地方生活,虽然少了很多时尚的元素,却因为儒家文化的渗透,身上带着一种儒雅之香。和江南的诗情画意比起来,这里更能激发斗志,点燃梦想。就是这样一个小城,却影响了中国历代帝王。而且来到这里,自己也会深受影响,不知不觉中就会变得知礼起来。
  
  
孔林万古长春坊
 
  标签:衍圣公
  是孔子嫡派后裔的世袭封号,开始于西汉元始元年,当时平帝为了张扬礼教,封孔子后裔为褒侯。之后的千年时间里,封号屡经变化,到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年)改封为衍圣公,后代一直沿袭这个封号。而到了公元1935年,民国政府取消“衍圣公”,改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生于1920年的孔德成先生,便成为末代衍圣公,首任祭祀官。2008年,伴随着孔德成先生的去世,“衍圣公”也就此划上了句号。
  

 
编辑:龚紫陌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1-07-21
 
Web www.chinaxiaokang.com
chxk.org
 
 
--------------------------------相关文章--------------------------------
文化兴城
佛山传奇
揭阳:水润玉都
庆阳:红色文化带来的“惊艳”
宜宾的“壮旅”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