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杂志--在休闲中领悟文化
 栏目:封面故事

在休闲中领悟文化
——专访中国休闲城市联谊会轮值主席、南京市副市长陈刚
★文 /本刊记者 晁珊珊 赵莉莉(南京报道)
 
 
  “文化需要静下心来,一点一滴的去积累。中国面临文化复兴,虽然现在我们的科技、经济发展得很快,但是文化的东西太散了,没有形成一个聚焦,文化的深度和高度都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让人们在休闲旅游的过程中领悟文化,这才是善莫大焉。”
  
  【编者按】
  南京,一个有着两千五百年建城史的城市。这个六朝古都天生了江南水乡的旖旎情调,更带着长江文明的气度与魅力。它兼收了遥远历史的依稀可见和现代繁华的火热青春,在古韵与今风华丽转身的刹那,南京再一次谦逊地低下了头,也慢慢地张开了眼……
  作为“文化休闲”的代表城市,南京是怎样把当地的文化传统和历史积淀融入文化休闲的?在传统和当代的相互碰撞下,南京又找到了怎样的结合方式?南京文化休闲的潜力在哪里?文化休闲又是怎样影响南京居民的幸福指数?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中国休闲城市联谊会轮值主席、南京市副市长陈刚。
  
  文化是休闲之魂
 
  《休闲城市》:“文化休闲”已经成为现代人的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您觉得它的精髓是什么呢?
  陈刚:休闲是现在的一个热议词,文化是古往今来探讨的焦点,把文化和休闲结合在一起并不陌生,古代文人雅士的琴棋书画、品茶、园艺等都是文化休闲。文化和休闲结合在一起,从自然中陶冶性情,从文化中寻求与自身的切合点并汲取营养,演变成心得,所以文化休闲最能体现中国文人精神,这可以说是文化休闲的精髓所在。今年5月19日是第一个“中国旅游日”,我们这次的主题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它代表的是文化与休闲在旅游这个过程中的互融与互动,倡导人们在休闲中领悟文化的魅力。
  
  《休闲城市》:您觉得文化对于发展休闲的作用是什么?
  陈刚:可以说,文化是休闲之魂,它能深化休闲的内涵,提升休闲的品质,丰润休闲的内容。休闲是文化之躯,它让文化有的放矢,也让文化更加贴近民生。文化是一个不断发展和延伸的概念,它和社会时代的发展有密切的联系。现在普遍意义上的文化是一个广义上的文化,除了文化本身这个最基本的内容之外,旅游、娱乐、体育等都与文化息息相关。如何把文化和这些方面结合在一起,让文化休闲更好地促进社会的进步和城市的发展,是值得我们重点关注的问题。
 
  
 
  传统与时尚并存
 
  《休闲城市》:南京发展文化休闲的最大优势是什么呢?
  陈刚:南京有很好的基础,非常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积淀。南京现在也有很好的载体,但是我认为我们发展的还远远不够。南京作为一个六朝古都,在文化方面有非常深厚的积淀,南京有近2500年代的建城史,在历史上曾经多次作为都城成为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也是江南文化的中心和代表,这些都是南京得天独厚的优势。
  
  《休闲城市》:那么,在这些优势中,您觉得代表性的内容都有哪些呢?
  陈刚:在中国历史上,曾经的四大古都中的北京、西安、洛阳都属于北方,而在江南乃至南方只有南京一直维持着它的中心位置。比较典型的是六朝时期,那时候北方战乱,导致很多的文人、商人都迁到南京。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创造了极其辉煌灿烂的“六朝文明”。历史学家认为六朝时期的“南京文明(建康文明)”足以与西方最辉煌的“古罗马文明”相媲美,六朝时期的南京建康城与古罗马城一起被历史学家誉为“世界古典文明的两大中心”,在人类历史上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
  南京的文化遗址和文化的代表性话题也很多。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中就有两部与南京有关,孙权一千八百年前第一次在南京定都,吴地在三国的故事中是重点的发生地之一。《红楼梦》是金陵文化的典型的代表,曹雪芹小说中描述的就是南京文化生活和文化休闲场景,这些宝贵的历史积淀可以说都是南京文化旅游的特有“名片”。除了自身文化的代表,南京也有古代国际化观念的代表,郑和七下西洋,南京是出发地、发源地和实施地。我们所代表和传播的是一种和平的文化,而不像其他国家那样掠夺和占领。类似这样的历史事件非常多。
  秦淮河、夫子庙是到南京的人必去的地方。回到历史的中间去看,秦淮河、夫子庙有一些“雅”的文化在里面,但是更多的是“俗”文化。秦淮河被誉为“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有很多故事和文学作品产生于此。“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到近代,朱自清也曾写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现在这里是一个聚集地,每年最大的民俗活动“观灯”就在这里,一天最多的时候有四五十万人聚集,美丽的景致加上动人的故事,当代的民俗加上古代的风俗,是能够吸引游客的最重要原因。
  
  《休闲城市》:把一些历史的元素和时尚结合在一起的项目,南京也有不少吧?
  陈刚:南京的总统府和1912街区,是民国象征的文化元素,现在把它们和前卫的艺术与时尚的休闲结合在一起,会给人一种全然不同的文化感。南京还有一些文化创意园区,比如李鸿章洋务运动时候遗留下来那片区域,当然南京还有很多的博物馆等,这些都是文化的载体,所以说南京不仅有历史的积淀,也有前卫的时尚,南京发展文化休闲有很好的基础。
  
  《休闲城市》:除了借助于历史元素,南京的文化休闲还有什么亮点跟大家推荐?
  陈刚:南京的另一种时尚与现代青年人的生活方式分不开,购物、大型的体育赛事、演唱会、时装的发布会等,南京也是流行文化的发布地。这些南京是不排斥的,它也是城市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我也觉得我们做的还不够,就是说对于文化深度挖掘的东西,能够让更多的受众去理解和参与的东西还有很大挖掘的潜力。
 
  南京的潜力
 
  《休闲城市》:那么这个潜力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陈刚:我们对历史上的东西还要再深入。比如大明文化,大明文化现在南京遗留下来的不多,有明孝陵、明故宫遗址、莫愁湖、白鹭洲、瞻园等,需要通过整合把它们串起来。另外,我们也想通过现代动画、信息技术去复原一些场景。要通过挖掘、修复、重建一些景点,把这块儿再充实一些。
  还要把虚拟的和现实的结合在一起,跳开文化本身的限制,让文化的触角伸得更长。对年轻人要进行一些文化素养的推广和普及教育。我们的基础教育里有这一类,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像戏曲虽然已经进入了一些学校的教学内容,但是有地方特色的东西,还是可以再增强一些。文化要大家来关心,不是少数人的东西。关心的人越多,对文化的发展越有好处。
  
  《休闲城市》:如果依托现在南京的基础优势发展文化休闲旅游,那您刚才说的重建遗址公园实施起来是不是有难度呢?
  陈刚:如果我们现在南京建一个大规模的公园,不是不可能,但是很难。需要很多的土地和资金投入。当年杭州的宋城,当时的口号是“给我一天,还你千年”,现在回过头来看,当然它有它存在的价值,但是如果再跟着做那些东西,他们做宋城,我们做明城可能不太合适。但是南京可以把遗址保护好,建一个遗址公园,把历史的断面保存下来,把历史的基底保存下来。人们可以站在遗址公园上面想象,不一定非要复原出来。如果南京现在建一个明故宫,第一有没有必要,第二可能实施困难。文物部门要求保护遗址,你不能去破坏它、更改它。这就回到怎么去看待文化上来,人是一种有想象的动物,不把它复原建出来,不代表人们没有这个想象力,不代表历史就不能从人们的想象中恢复。如果现在建一个遗址公园,旁边有个放映厅,把当年的很多场景通过现代技术的方式复原出来,可能通过很多技术手段让两个不同朝代的人对话。这些都可以考虑,这样的结合,反而有一种趣味性,当然要做得很精致,既能够尊重历史,题材上又觉得不荒诞。
  
  《休闲城市》:发展休闲旅游对提高人们生活的幸福指数这方面有什么作用?
  陈刚:发展休闲旅游对提高人们生活的幸福指数有很大的作用。以旅游为例,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们就有了旅游这种需求,一个人除了满足自己的生活的最基本要素之外,他要满足他精神上的需求。人是社会动物,精神需求也极为重要。精神需求很多是文化的需求,旅游也是一种文化。人们出去以后看到了以前没看到的美景,感受到了以前没感受过的愉悦,这些对他形成一种良好的刺激,他会觉得旅游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提升了文化品味,也提升了幸福感。
  我觉得人的满足,幸福感的提升,文化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如何让来南京的游客,和生活在南京的市民,在精神上寻找到满足?能够得到升华?如果文化能够把这层意思体现出来是非常有价值的,甚至超出文化本身的意义。所以一个地方的人除了生活上得到满足之外,能够在精神层面不断地被满足,就能够有收获,对他自己的生活包括对他周围的人的影响都是良性的。
  
 
  
陈刚作品

 
编辑:龚紫陌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1-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