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10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聊斋
聊斋:老不起

★文 /云溪子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云溪子

  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当然包括为广大老年人谋利益,“老有所养”已迫切地提上了日程,希望能像建立低保制度一样,解决低收入者的养老难题,让他们也老有所养。

搜狗截图20年09月28日1944_23.png

  漫画/康永君

  没想到老龄化会来得这么快。

  就说我生活的城市吧。上午下午,天气好的时候,小区的房前屋后,随处可见散步、坐着聊天、下棋的老人。离小区门口不远的一座楼前,几乎每天下午都有几位老人围着小桌子打麻将,有玩儿的,还有观阵助威的,而且春夏秋冬风雨无阻。走进公园,几乎是老年人的天下:哄孩子的,遛弯儿的,在台阶上坐一排聊天的;门球场上不乏蹒跚的脚步,下棋的一溜十桌八桌……

  老人也要生活呀,“老有所养”迫切地提上了日程。千百年来,中国人的传统是居家养老,几世同堂、儿孙绕膝、享天伦之乐,是许多老人追求的理想老年生活。只有一些“鳏寡孤独”才无奈地进入养老院养老。

  如今的情况大大地变了。很多老人只有一个女儿或儿子。儿女结婚成家之后,上有四位老人,下有自己的孩子,工作、照顾孩子已经让他们忙得晕头转向了,即使儿女孝顺、有赡养父母之心,他们有力吗?父母心疼儿女,也不忍心再加重他们的负担。更何况今天的老人,已经不再满足于老来衣食无忧,还希望有多彩的生活,用一些老人的话说,就是“变消极枯燥地活着为积极丰富地生活”。于是,不少老人把目光投向“机构养老”。

  我已老矣,虽有两个孝顺的儿子,但仍关注机构养老,大概是因为我不仅关心自己的将来,也关心我们这一代人的老年生活吧。朋友推荐我去参观一家老人颐养园。这家颐养园坐落在北京郊区,紧邻一个漂亮的湿地公园,生态环境好,交通方便。走进园区,几栋样式新颖、建造讲究的高楼,使我们误以为进了某个高档商务区。园内绿树成荫、芳草萋萋、小径迂回,间有假山瀑布、健身场。工作人员领我们进楼内参观。楼内居室有大有小,室内窗明几净,居室、客厅、厨房均按老人生活方便设置,家具、电器一应俱全,拎包即可入住。健身楼亮丽通透,装潢活泼典雅,楼里有游泳池、乒乓球室、书画室、音乐教室,等等,还不时开办各种兴趣班和比赛、交流活动。园内有一家康复医院,还有几个不同风味的餐厅。这个老人颐养园,简直就是一家园林似的、豪华的五星级宾馆!我们感慨不已:“在这样的地方安度晚年,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

  可是,一问费用,我傻眼了。有几种入住法,根据不同年龄和个人意愿,可以一次交清200万元入住金,以后每月房费享受一定优惠;可以买保险,根据不同年龄分10年、5年、3年交清200万元保费,交清保费后获得入住资格,并且每一年获得略高于银行定期存款利息的年金和分红。总之,不管用什么办法入住,都得先拿出200万真金白银。入住后,根据住房的大小,每个月还要缴纳高额房租,数额从1万多到近2万元不等,伙食自费,看病能走医保的走医保,不能走医保的自费。这样算下来,所需费用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一般人有多少积蓄?每月的退休金有多少?恐怕很难承担如此高昂的费用。

  感慨一番之后,我们恋恋不舍而又无奈地离开了。后来,听朋友说一位住进该颐养园的老作家要退园回家,原因是:当你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很多事情还有明码标价,比如护理员给你洗一次头收费多少元,换一次衣服收费多少元,扶上一次卫生间收费多少元……睁眼就得一把一把地掏钱。得知如此,彻底断了我们的念头。

  后来我们得知还有一家建得较早的老年公寓,便也去参观了解了一番。这家公寓在离城20多公里的郊区,一个比较宽敞的大院子,院子里有几栋楼,楼间有树、草地,空场地上建有门球场、健身设施。入住者按全自理、半自理、失能分住在不同的楼里或不同的楼层。伙食是订餐制,费用自理。公寓里有一个小小的医务室。看来,这个老年公寓属于中等档次。据说,这个公寓原来是公办的,带有一定的社会福利性质,后来被一家公司收购,就商业化了。现在住一间30多平米、带厨房和卫生间的房子,月租金6000元左右,水电费另缴。如需护工,则按护理级别不同,每月需交3000多元到1万元不等的护理费。全自理的老住户可以享受两项免费服务:服务员定期清扫房间;一个月换一次被单、床单、枕套。新住户不再有免费服务,一律按护理级别交护理费。算下来,虽然费用也不低,但比那个“五星级”的颐养园低了不少。不过,没有比较高的收入,也难维持。即便如此,据说等待入住的人已经排成了长队,没有三五年住不进去。

  我还听说远郊区有收费比较低的养老机构,但我没有去看过。去看过的人说,那样的养老公寓只能让老人的吃住有保证,只有简单的清扫房间之类的服务,别的就谈不上了。

  在中国,即使就城里人而言,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居家养老恐怕仍然是主要方式,但选择机构养老的人会越来越多。点点家当,数数手里的钱,算算我们的退休金,现在条件稍好的养老机构,有多少人住得起呢?即使是低档养老机构,也有不少人住不起。既不愿拖累儿女,又住不起养老院,真的是“老来难”啦!

  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利益,当然包括为广大老年人谋利益,何况这一代老人是为建立、建设新中国作出过贡献的,不能忘了他们,不能亏待他们。“老有所养”是党中央提出的重要民生目标。到各处走走看看,就不难发现实现这个目标路很长,有很多艰苦的工作需要扎扎实实地去做。

  老有所养,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不是不可以走市场,但我不赞成市场化。市场最终的目的是盈利,难道要让收入不高的老人完全成为企业赚钱的对象吗?养老工程必须有政府的投入,各种社会慈善机构、资金的参与。

  我不反对建高档养老机构,我希望的是能建各种档次的养老机构。高收入的有钱人可以进高档养老机构,中等收入的人可以进中档养老院、公寓。国家、慈善资金对入住低档养老机构的老人视具体情况给以不同数额的补贴。就像建立低保制度一样,解决低收入者的养老难题,让他们也老有所养。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10月上旬刊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9-30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