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10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文化
沉寂后的电影院:开门即大吉?

★文 /简宏妮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简宏妮

  因为疫情防控的需求,电影院目前还未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上座率,但行业内的信心已经在恢复。

搜狗截图20年09月28日1905_17.png

  观影热情 影院开门后,观众的观影热情迅速恢复,专家表示,这是因为看电影是区别于网络观影和其他娱乐的生活方式与社交方式。

  “纵观公司每一年的发展计划,《八佰》都是重中之重的项目。《八佰》目前取得的成绩,算是达到了预期的。”《八佰》的制片人,同时也是北京七印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印象”)董事长、演员梁静在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说道。

  七印象和华谊兄弟电影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管虎执导的电影《八佰》于8月21日上映,立即成为本年电影市场的亮点,并带动了国内电影市场的繁荣。在电影院复工的第一个月,八月份整个月国内的电影总票房是30亿,《八佰》贡献了20亿,占比率高达70%。

  出乎想象的观影热情

  而因为疫情不得不临时撤出春节档,目前仍未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仍在等待一个适合它的档期。《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制片人、北京红色果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色果实”)董事长岳翔接受《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采访时回忆当时撤档的心情:“站在今天再回头看,那是一个艰难但又无比正确的决定。”

  2020年1月,《唐人街探案3》经过前期的宣发和预热,在春节档以绝对的票房优势领先于同期其他几部影片,预售票房达3亿左右。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于1月23日临时宣布撤出春节档。《唐人街探案1》和《唐人街探案2》加起来总票房已超过40亿,撤档之前,业内人士预估《唐人街探案3》仅一部的票房就会赶上甚至超越前两部。疫情给这部近年来运作比较成功的国产大IP作品划上了逗号,但幸好,并不是句点。岳翔表示:“用iMax机器拍摄的《唐人街探案3》一定会在院线上映。”

  自1月下旬开始,全国各城市影院宣布关闭,至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允许低风险地区在电影院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将近7个月的暂停键,让中国电影行业经历了一系列动荡:影院关门、剧组停摆、中小影视公司纷纷倒闭、从业人员面临减薪甚至裁员。

  电影院开门像一个发令枪信号,电影从业者又恢复了以往的忙碌。记者到访七印象办公室是一个周五下午,会议室正热火朝天,办公室里各项工作也有条不紊。疫情后岳翔在北京的电影院看了两场电影,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只能选择将时间安排在夜场和早间场,接受采访时,岳翔正在外地筹备新片。某上市影视公司品牌负责人孙雨对《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说:“今年以来从七八月份开始总算忙起来了,这种感觉特别好。行业内的人又可以聚会了,工作微信恢复到疫情前会经常出现的延迟回复,说明大家都在忙。”

  对整个行业来说,历经近7个月的沉寂,电影院开门即大吉。

  资深影迷、影评人姜姜今年疫情后去电影院看了三部电影。对于为什么要去电影院看电影,她说:“小屏无法取代大屏,家庭影院无法取代专业院线,因为看电影除了看故事和感受电影技术,还有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就是仪式感。很多人坐在一起,按照统一的节奏去完成一次观影,这种仪式感目前只有在专业的电影院可以完成。”

  身为制片人的岳翔从专业的角度诠释了这一观点:“观众在电影院最无法做到的事情是不能暂停、快进、倒退,只能按照创作者编辑好的叙事方式把电影看完,这其实涉及到一个概念,我们管它叫做剪辑的权利。一个电影在编完了之后,有一个专门的岗位叫剪辑师,剪辑师行使一种剪辑的权利。”

  岳翔介绍,哪怕现在有很多家庭拥有真正的影院级的家庭放映设备,巨型的投影幕和高亮度的投影机,很有可能已经达到并且超过某些小的电影院的标准了,但在获得方便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个原本在电影院不具备的剪辑权:“你可以快进和倒放、大声跟人说话、在家玩手机,你也可以躺着,这些其实都会减弱电影创作者原先对这个电影本身要传达的信息。”

  电影院开门后,岳翔的感受是:“中国观众对电影人太好了,电影院关门这么久,人们肯定已经找到了可以替代的娱乐方式,但他们仍然愿意回到电影院,这让我们非常感动。”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司若用“出乎想象”形容电影院开门后观众的观影热情。对于迅速恢复的热情,司若认为:“看电影是很重要的娱乐消费,同时它是区别于网络观影和其他娱乐方式的生活方式和社交方式,观众去电影院不只是为了看电影,还是为了获得好的视听体验、释放压力以及满足社交需求。”

  电影作为现代科技与艺术的结合体,除了满足人们的娱乐和社交需求,还有何种意义?

  《八佰》是梁静从演员转型制片人的第一部作品,作为七印象的董事长和导演管虎的妻子,她全程见证了《八佰》的诞生、波折和如今的大爆。她说:“比起票房来说,《八佰》所想要传递的精神意义更重要,从目前观众的反馈来看,我们做到了。”

  片源和信心,一个都不能少

  梁静透露七印象接下来的产出计划:“《金刚川》目前还在紧锣密鼓的拍摄中,公司下半年会陆续开机1部电影、2部剧,不出意外,预计明年的项目产出量会大于今年。”

  电影院恢复营业之初,有圈内人士担忧因此前剧组停摆而导致片源供应不足。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司若对此的观点是:“短时间内我觉得片源供应量还是比较充足的,甚至两年之后的供应也不会受到影响,因为前几年整个的电影产业非常热闹,也有很多的资金、资源投入进来。如果资金到位,以现在行业的产能和团队生产的热情,加上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片源问题不大。”

  片源的问题解决了,整个行业急需解决的是什么?

  某上市影视公司负责人孙雨透露,8月正值影视上市公司发布半年报密集期,已公布半年报的24家公司中,绝大部分无论营收、净利相比上年同期均有明显下降。受冲击最为明显的为电影公司和院线公司。

  七印象不仅有导演和编剧工作室,也签约了艺人,在疫情期间受到影响最大的是正在制作的项目。梁静透露:“拍摄中的剧组必须原地停工隔离,正在做后期的项目也要无休止地待命,这样一来,制作成本就无形中增加了。” 岳翔则把因为疫情而导致的电影行业的停摆称为“全行业的灾难事件”。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停摆并没有带来彻底的停滞。

  梁静透露了七印象在疫情期间的工作状态:“导演工作室、编剧工作室每天都在线上一起磨剧本、孵化新的项目。艺人主要利用这段时间在好好充电学习,为之后的表演做准备。”

  因为疫情防控的需求,电影院目前还未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上座率,但行业内的信心已经在恢复。如果把片源比作子弹,信心应该类似上战场必不可少的士气了。这个道理,《八佰》的故事里已经讲得很透彻。

  岳翔表示:“未来我们面临的最直接的挑战是什么?是人民群众看好电影的需求和我们好电影供给不足之间的冲突。怎么能够做到好的电影?应该制定规则,各司其职,在各自领域做到最好,才能够实现自己的比较优势。”因为疫情给全行业提供的这段时间,间接引发了一些思考沉淀,岳翔注意到,在疫情结束后,大家在一起聊的话题更多涉及到电影行业的工业化、标准化和非标准化。他认为,电影行业是一个非常强调分工的行业,希望在未来,不论是行业内小环境,还是整个大环境,都能更加标准和规范。

  影院关门、剧组停摆,很多影视企业倒闭,究竟是什么原因?未来如何避免?司若表示:“大家对于影片版权的经营过于依赖影院市场,影院一旦关闭,相当于整个产业链瘫痪。如果中大型影视公司长期储存了版权资源,并且从一些衍生品的销售、授权,包括跟其它文化产业相结合去创造价值,通过版权带动一切收益的可能性。那么遇到大的风险到来时,抗风险能力会更强。收益不仅是通过电影市场内部和影院市场,而是相当于‘破圈’了,在多元化渠道上都能够创造价值。”(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孙雨为化名)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10月上旬刊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9-30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