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10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开垦数字乡村!村里来了数字乡村研究院

★文 /潘晗艳 周雪妮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潘晗艳 周雪妮

  浙江大学数字乡村研究院去年落户德清县三林村,这次“校地携手”旨在以数字赋能撬动乡村振兴,为全国数字乡村建设提供先行样本。

235465968.jpg

  变化 在数字乡村研究院的推动下,数字化已经渗透进三林村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改变着这里的点点滴滴。供图/德清县禹越镇

  全国首个数字乡村发展指数今年6月在浙江省德清县禹越镇三林村发布,意味着数字乡村建设首次有了标准化的评估体系。浙江大学数字乡村研究中心主任、泽达易盛未来乡村计划首席专家杜英森表示,指数的建立,旨在为乡村今后的数字化体系建设提供决策参考。

  “数字化发展指数只是我们实现三林村数字化建设中的一环,我们总结了‘1+1+6+n’的建设标准体系。”杜英森表示,第一个“1”是指数字化发展指数,作为整个乡村数字化建设的顶层设计;第二个“1”是指乡村信息服务平台;“6”指的是乡村治理、产业提升、乡村运营、生态建设、人才培育、生活服务六大数字化场景;“n”即是围绕着这六大场景,衍生出的一系列具体主题应用。

  事实上,早在去年春天,德清县就种下了数字乡村的种子。2019年4月,浙江大学数字乡村研究院在德清县三林村万鸟园正式挂牌成立,这次“校地携手”旨在以数字赋能撬动乡村振兴,为全国数字乡村建设提供先行样本。

  六大数字化场景应用改变乡村

  走进如今的三林村,数字化已经渗透进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六大数字化场景的应用改变着这里的点点滴滴。

  治理有效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基础。那么,如何实现乡村有效治理?三林村的答案是依托德清全域乡村治理数字化平台,打造“数字乡村一张图”。

  自从进入汛期后,雨水便显著增多。每当早晚交通高峰期,三林村党总支书记沈炳奎都会来到北片区社会治理工作站打开“数字乡村一张图”的电子大屏,先是点开汛期动态,查看降雨量、河湖水位等实时监测数据。随后又点开交通事故网格及老年人电动车区域警示圈。“没有亮起报警‘红灯’,我就放心了。”沈炳奎说,“数字乡村一张图”是安装在乡村的“智慧大脑”,它通过地理信息、遥感测绘、人工智能等技术,打通自然资源、农业、水利、交通、建设、民政等部门,集纳了230多类数据,以“一图全面感知”的方式实时掌握乡村生产、生活、生态变化。“村里水质情况如何、保洁到不到位、哪里发生了交通事故等,这些信息都会及时在图上反映,现在哪怕足不出户,也能随时掌握全村动态。”截至2019年底,三林村通过后台数据监测,及时排查并完成整改各类隐患35处,“数字乡村一张图”已经成为三林村提升乡村治理的“好帮手”。

  产业提升是激发乡村经济活力的重要引擎。白鹭树上栖,黑鱼水中游,是禹越镇三林村生态美景的真实写照。作为有着20余年黑鱼养殖产业历史的禹越镇,黑鱼养殖面积达6240亩,占浙江省30%以上,是当地农民增收的重要途径。随着数字乡村建设的铺开,发展“智慧渔业”的声音愈来愈响亮,今年,杜英森带领高校团队研究了一年的人工智能水下机器人终于面世,三林村如愿迎来了一位新“朋友”——“数字鱼”。

  “‘数字鱼’其实是个水下智能机器人,采用水下快速移动的人工智能检测,通过身上搭载的视觉识别系统,快速对农庄内20余亩的黑鱼塘进行日常检查和管理。”工作人员说,哪里渔网破了,哪里有死鱼,哪个片区更适合黑鱼生长,通过“数字鱼”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水下智能机器人的引进,正改变着三林村传统水产养殖方式,开启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未来农业新世界。这正是数字化产业提升的现实写照。

  乡村运营是乡村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如何结合乡村本土特色资源,做好乡村整体运营?三林村选择运用互联网思维,走出一条数字化乡村运营的新道路。

  “在三林数字乡村研究院的推动下,我们村启动了全国首个‘抖音村’项目,并与淘宝直播等多个直播平台合作,鼓励村民和游客去拍摄跟乡村有关的优质短视频内容,形成传播矩阵。同时还打造了村里的网红直播间和新零售超市,让村民、乡贤做起乡村销售员,现在村里的电商做得越来越红火了!”三林村党总支副书记姚芳莲介绍道。

  作为三林村首批接触网络销售的养殖户,陈忠梁自2005年大学毕业后就回村里开办了乌龟养殖场。“之前自己也一直在探索网络销售的模式,但是没有经验,销售还是不成规模。”陈忠梁表示,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三林村开始推广建设数字乡村,专门为他这样的养殖户提供网络销售培训,同时打通快递和政策方面的各种“路障”。搭上了网络直播的快车,陈忠梁2019年的销售额突破了400万元。如今的三林村,像陈忠梁这样通过网络销售自家产品的村民已有100多户。

  打通“三治”融合、生态监管、环境整治等13个领域的“村政钉”App,使农村应急处突效率提高30%;村播音台、乡村数字图书馆等便民服务设施,开启了乡村数字化智慧治理新模式;全国首个渔业尾水治理全域智能监管平台、浙江省唯一的全国数字农业试点县等多个荣誉让三林村越来越有名气……2019年,三林村人均可支配收入3.8万元,俨然成为数字乡村建设的佼佼者和排头兵。

  “网红学院”培养乡村“代言人”

  “建设数字乡村,不能只依靠政府,还要打通各类社会资源。”在杜英森看来,社会资本的选择和参与,是数字乡村建设的重要助推力。近年来,得益于与各方社会资源在数字乡村领域的深度融合,三林村收获了累累硕果。

  与淘宝合作打造的共享直播平台,让乡村销售直播收益额大幅提升;与蚂蚁金服合作推动的乡村普惠金融服务,让村民贷款变得更加安全便捷;与网易合作推动的数字化养猪,使得乡村传统养猪企业的数字化程度大幅提升;与喜马拉雅合力建设的乡村数字图书馆、打造的各类主题书友会,在弘扬文明乡风的同时也丰富了乡村文化……除了这些已经落地的项目,还有更多即将引进的产业。“我们目前正在着力推动‘未来健康村’的概念,准备把中医药健康互联网医疗植入到乡村里,引入健康产品、健康种植、健康餐饮这些产业,在帮助乡村引入产业的同时,也为城里人到乡村进行康养提供互联网的服务。”杜英森介绍道。

  为了吸引更多的游客资源,打通电商产业的整体销售,三林村还启动了“宠物电商”项目,准备结合村里的闲散资产,筹建现下很流行的“乡村吸猫馆”,除了吸引喜欢宠物的网红和游客过来拍摄,为乡村积累人气,还能帮助当地的宠物用品生产企业卖货。

  建设数字化乡村,人才是发展的关键。值得一提的是,三林村和浙江省农业区域合作促进会共同发起了“乡村网红学院”项目,专门培养乡村“代言人”。“我们希望打造一批村里的专属‘网红’,通过现有的自媒体直播短视频,帮助乡村进行品牌和产品方面的提升。目前已经培养出来一批优秀的‘网红达人’,他们有的是主播,有的是乡村创业者,有的是返乡创业的青年大学生村官,甚至是村干部等。他们通过视频拍摄、网络直播等数字化工具,去挖掘乡村里最能打动人心的素材,助力乡村来进行价值提升。”杜英森说。

  “城乡的发展第一次因为数字化而站在了同一起跑线。”在杜英森看来,相较于城市,乡村的数字化一直是碎片化且单一型的,所以迫切需要一个系统性的推进。如今,新的历史机遇已然到来。“乡村的数字化建设并非单纯地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我们希望可以基于数字赋能,更好地探索乡村的创新改革。同时,数字乡村的建设一定要遵循共建共享共赢的原则。通过数字乡村的建设,让更多的农民可以享受到数字化发展的红利,同时,也让城里人因为乡村而幸福,让城乡百姓收获更多‘数字生活’的满足感。”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10月上旬刊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9-30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