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9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专栏
官场镜鉴:领导干部的工作效率从何而来

★文 /马宇彤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在对“人民至上”的政治站位与权为民所用有清醒认识的同时,必须设计一套对之有标、行之有效、持之有恒的奖惩机制,能“优上庸下劣汰”,同时畅通舆论和群众监督渠道,只有这样,才能让“蜗牛”干部知耻而后勇、知弱而后强。

  前不久,在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2020年项目推进点评会上,该县水利局水政科、舒宁医院迁建项目专人专班攻坚组因工作效率低下,其负责人从该县县委书记、县长两位颁奖人手中接过第四届作风建设“蜗牛奖”奖牌。其实早在2016年1月7日,江苏省泰州市便在全国率先设立“蜗牛奖”,奖项得主锁定不作为官员。此后,浙江省嵊州市、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等地纷纷效仿,将“蜗牛奖”评选作为治理庸官懒政的新利器。

  不知“蜗牛奖”的创意者是否受过“金酸莓奖”的启发,这个旨在恶搞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界驰名奖项,得主包括最烂电影、最烂男女主演等,每一届都会成为全球影迷的热辣谈资。也许正是因为这一联想,才有舆论认为“蜗牛奖”的设立有“娱乐化”倾向,显得不伦不类,担心沦为另一种形式主义。不过,从媒体披露的信息看,缙云县下发的《缙云县作风建设“蜗牛奖”认定暂行办法》,明确了7项“蜗牛奖”认定标准,确定了评选方式,问题线索采取公开征集、专项督查、上级交办、接受群众举报等方式收集。

  该县纪委宣教室负责人介绍,“蜗牛奖”评选对县政府工作人员震动很大,对作风建设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不少推进速度慢的项目,也在短时间内得到整改。“工作要抓紧干,不然会得蜗牛奖”这句话已成为当地不少单位的紧箍咒。“蜗牛奖”的颁发,没有固定时间,也不限名额。设置此奖的初衷,就是要倒逼单位、干部提振工作作风,直到有一天这个奖颁不出去。

  评选“蜗牛奖”的作用等同于末位公示,相较“上级对下级哄着护着、下级对上级捧着抬着、同级对同级包着让着”的畸形关系,迈出了敢于亮剑的重要一步。当咬耳扯袖、揭短亮丑成为常态,那些“不为最先、不耻最后”的消极心态就会无处遁形。

  领导干部工作效率低下,有的是能力问题,能不配位就不可能弹好千头万绪的事业钢琴;有的是态度问题,也就是思想上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而这两者又相辅相成,能力制约着态度,态度影响着能力,最终决定着治理水平和行政效率。

  “蜗牛奖”之所以成为2018年度十大反腐热词,就是因其剑指懒政怠政,倒逼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减环节、出效率、见成果,转变工作作风,真正普惠于民。民生无小事,一些领导干部工作效率低下导致的不作为、慢作为绝非“性子慢、步子缓”这般简单,轻则影响政府威信,重则动摇执政基础。

  那么,领导干部的高效率从何而来呢?排在首位的,当然是“人民至上”的政治站位与权为民所用的清醒认识;其次,必须设计一套对之有标、行之有效、持之有恒的奖惩机制,能“优上庸下劣汰”,同时畅通舆论和群众监督渠道,让“蜗牛”干部知耻而后勇、知弱而后强。除此之外,面对纷繁事务时,领导干部务必掌握分清轻重缓急的要领,前期论证要充分,人员配备要合理,环节衔接要科学,分兵把口要精细,各尽其责要跟进,发现短板要补齐。归根到底,效率是为效果服务的,只快不好,快就失去意义,变成粗制滥造的帮凶,即使盖上“马上就办”红章的事项,也仍然需要排出先后顺序来,否则,件件“马上就办”,无异于件件不办,最终提高效率只能沦为一句漂亮的口号。

搜狗截图20年09月24日1204_8.png

作者:马宇彤

  小中大学真“证”毕业,

  先坐机关,后做传媒,

  人间冷暖,入眼入心。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9月下旬刊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9-25


2020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