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8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深圳四十不惑!“大深圳”组团出圈

★文 /陈秋圆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 陈秋圆

shutterstock_1614581272.jpg

图片/hellorf

  都市圈的形成并非完全依赖于行政规划,它也是社会分工的产物,主要是自然的选择,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形成资源与产业的互补,相互依存度高。

  进入都市圈时代,从中央到地方,对都市圈的关注热度空前。去年至今,中央及国家部委至少有10个公开文件直接提及都市圈,释放出加快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强烈信号。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编写出版的《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9》多次“点名”深圳都市圈,再加上前不久广东省委省政府也在文件中“点名”深圳等全省五大都市圈,以深圳为龙头的超级都市圈正在浮出水面,“大深圳”呼之欲出,珠三角协同发展的格局也将进一步明确。

  扩权?扩容?

  “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1980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并颁布《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深圳经济特区成为最早实行改革开放的试验地之一。如今深圳早已从当年的小渔村发展成为管理服务人口超2000万的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也是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中国三大全国性金融中心之一。深圳的发展不仅关乎它本身,它还是粤港澳大湾区四大中心城市之一,并在全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2020年8月,深圳迎来建立经济特区40周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改革开放再出发,人们对于深圳有着更多的想象和期待。中央会有什么生日“大礼包”?一个讨论颇多的话题是深圳是否会“扩权”或“扩容”。这背后,是人们对进入不惑之年的深圳,如何打破空间、资源、行政边界等瓶颈制约的思考。

  6月12日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刊发文章——《“三区”叠加 扩权赋能 探索建设大深圳统筹合作示范区》。文中指出,深圳过往以小土地面积撬动大发展的模式正面临瓶颈。土地资源相对紧张,可开发空间越来越稀缺,土地供给矛盾及其衍生的问题相对突出,极度稀缺的住宅用地引发房价、物价、用工成本、物流成本甚至租金成本的上涨,成为企业经营困难和外迁的主要原因,经营成本上升还会导致产业空心化危机。

  从深圳的历史来看,其每次发展的量级递进都与扩容有着密切关系。在这样的背景下,文章指出,深圳向外拓展、加强与周边城市的合作成为必然选择,而基于深莞惠及河源、汕尾五市良好的合作渊源,探索建设大深圳统筹合作示范区成为最优选项。即在不改变行政区划的前提下,由深圳主导,通过赋予深圳经济、社会、民生事务等省级管理权限,对深圳、东莞、惠州惠阳、深汕合作区、深河合作区五地的供给侧要素进行结构性调整,在顶层设计上规划建设一个跨行政区域的资源统筹、功能协调、产业互补、成果共享的区域统筹合作新模式。这是一种“扩权不扩容、强统筹紧合作”的实践模式。

  “大深圳”对应到实际,是如今热度很高的“深圳都市圈”。4月28日《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2019年工作总结和2020年工作计划》明确指出,推进深圳都市圈规划编制,原深莞惠经济圈扩容增加河源、汕尾两市,共同建立深圳都市圈,并助力河源、汕尾两市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广东省发改委等六部门最新出台的《广东省开发区总体发展规划(2020—2035年)》也明确了深圳都市圈的范围,包括深圳、东莞、惠州、河源、汕尾。为适应珠三角核心区功能拓展和空间拓展的需求,《规划》要求推动广州都市圈、深圳都市圈和珠江口西岸都市圈深度融合,在环珠三角地区开发区集聚发展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及其配套产业,提升传统优势产业。

  资料显示,深圳都市圈总面积约为36312平方公里,占广东省20%;常住人口约为3290万,占广东省30%;2019年实现GDP超4万亿元,占广东省40%。其经济实力在全国都市圈里仅次于上海、北京都市圈,但它的人口结构最年轻,是年轻移民的创业天堂,且高质量发展成色更足,特别是核心城市深圳。在都市圈规划下,一方面深圳有望突破土地瓶颈,另一方面,可以更好发挥其产业辐射作用,带动周边其他城市发展和升级。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8-21


2020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