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8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身边科学:对抗与平衡

★文 /尹传红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大多数疾病的出现,都可以追溯到生态平衡的破坏或病原体惯常寄居的环境发生改变。这一条尤其适用于动物源性疾病或人畜共患病。人类可能永远处于对下一场流行病的焦虑之中。

  大流感、鼠疫、鹦鹉热、军团病、艾滋病、埃博拉、寨卡、非典、新冠……细数近一个世纪以来,潜藏在自然界黑暗角落里的多种神秘病原体,时不时会突然现身,侵袭人类。这疫情的每一次暴发都令人猝不及防,常常导致社会恐慌,甚至引发一连串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危机。

  1917年夏,美国即将远征欧洲的新兵们被陆续派往设在美国各地的40座大型军营接受训练。来自不同生态环境和免疫背景的人在几个星期内大规模聚集,无疑为流行病的传播创造了极佳的条件。当人们刚刚意识到每次疫情暴发都出现在新兵来到营地之时,所谓的西班牙大流感(并非名副其实)已在美国和欧洲北部之间传播,病情也很快就发展成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肺炎,在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大约5000万人死亡,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的5倍。此次疫情留下了一个至今未解的科学谜题:为什么在大流感中死亡率最高的是年轻人?

  仅仅7年过后,1924年,“黑色死神”鼠疫突然降临“天使之城”洛杉矶。大量患者出现了咯血和紫绀的重度肺炎症状,甚至晚秋热浪的炙烤也未能阻止它。当地卫生官员选择了掩盖真相,市政领导甚至联手新闻界“盟友”发布虚假信息——宣称当下暴发的不过是一种“恶性肺炎”。被糊弄的公众一度放松了警惕,也完全没有意识到隔离的重大意义。随后陆续有不少人染病死亡。

  所幸,在这危难时刻,有多位科学家勇敢地站出来揭露真相,并致力于追寻传染病真凶。几十年过后,美国每年仍有人感染鼠疫。没人能确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鼠疫的周期性暴发,但科学家分析了种种可能。例如,在美国的某些地方,气候、跳蚤宿主和啮齿动物宿主之间达到了理想的生态平衡,只有当异常降雨促进植物生长,或当其他因素导致啮齿动物和跳蚤的数量增加时,寄生生物和宿主之间的平衡才会被打破,继而出现鼠疫被传播给其他动物的可能性。

  事实上,大多数疾病的出现,都可以追溯到生态平衡的破坏或病原体惯常寄居的环境发生改变。这一条尤其适用于动物源性疾病或人畜共患病。千百年来,传染性病原体和其动物宿主往往维持着稳定的寄生关系,可要是人类有意或无意地入侵其自然领域,导致它们的小生境遭到破坏,它们就会跳转到人类身上,开始“冒犯”人类——它们通常遇到的是先前不具备免疫力的宿主。这对传染病病原体来说,着实是一个绝佳的“安排”。也就是说,传染病几乎都有着更广泛的环境诱因和社会诱因,只有充分考虑新病原体出现和传播的生态、免疫、行为因素,我们才有可能比较充分地了解这些微生物及其疾病之间的联系。

  新型病毒所具有的“内在进化能力”,即易于突变或重组(重配),进而产生变异的能力,已引起微生物学家与流行病学家的注意和担忧。前不久中国科学家发现,今年1月以来,新冠病毒的基因发生了多个变化,增强了传染性和“免疫逃逸”——躲避人类免疫系统检测和攻击的能力。这种快速的免疫逃逸趋势突变会在短时间内导致疫苗失效,使疫苗研发可能成为一种周期性的工作。美国科学家的一项研究则估计,如果人类能够形成对新冠病毒的持久免疫,疫情将在明年结束。但如果只是短暂免疫的话,那么疫情每年都会暴发。

  人类可能永远处于对下一场流行病的焦虑之中。

搜狗截图20年08月03日1508_21.png

作者:尹传红

  打小痴迷科普科幻,书香悦读一路相伴。

  分享科学奇美理趣,留下探索思考印记。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8月上旬刊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8-05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