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7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聊斋
聊斋:怪谁都难

★文 /云溪子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云溪子

  解决学校教育存在的问题,教育领导机关、管理部门当然要负首责,但也需要全社会上上下下一起努力。社会、管理部门、学校、家长要少一些互相指责、抱怨,多提一些“该怎么办”的建设性意见,多一些自我反思、从自己做起。

怪谁都难.jpg

  漫画/康永君

  关于眼下的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部门、家长、学校、教师,几乎“怨”成了一团。

  有些人认为当前的教育体制、指导思想有问题:过分产业化,淡化了育人和文化传承;重智育,轻德育、体育;把学生训练成分数的奴隶,扼杀了学生的创造性;沉重的功课、作业负担,使孩子没有了童年的欢乐……

  教育部门不服气:我们已经很努力了,现在的一套很好呀。也难免有怨气:你们只会指责,你们说该怎么办才对?还有委屈:钱不够用呀……

  管理部门指示对学校从德智体美教育多方面进行综合考评,明令减轻学生负担,不得超大纲增加教学内容,不得按考分排队……可是,市重点校、区重点校、一般校照分;学校照样布置海量的家庭作业;明里暗里公布考分排名;在校内分直升班、实验班、一般班。学校有自己的“苦衷”:学校之间如何分高下?说是全面考核,可只有考分、升学率才是硬指标!

  家长抱怨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太多,学生的书包越来越重。学校说,我们已经给学生减负了,好多负担是家长让孩子上课外班加的。家长反对中学过早分文理科班,不赞成分什么直升班、实验班。学校说,这是为了因材施教、提高教学质量。

  学生负担重全怪学校吗?家长一方面抱怨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太多,另一方面又纷纷争着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课外班,包括被明令禁止的“奥数班”。很多家长的口头禅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如此等等,各方面在无休止地互相抱怨,似乎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不可救药了。教育事关一个民族、国家的兴衰,我和许多人一样很关注。何况我曾经念了二十年的书,儿子读过书,孙辈正在读书,无法置身事外。我经常在想:教育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难道中国的教育真的没有出路了吗?

  我不是教育工作者,对教育也没有研究,当然开不出一个处方解决问题。我觉得当前的学校教育的确存在不少问题,但也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严重,互相抱怨把一些问题放大了。我还没有弄明白根本问题出在哪里,也没有想清楚究竟该怎么办才好。但作为一个受过多年教育、目睹了一些现象的人,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的。只不过这些想法星星点点,不成系统。

  我觉得目前的学校有点“四不像”。中学是实实在在的全面的基础教育,可不少中学早早地分了理科班、文科班。如此一来,弄得一些理科班的学生连做到汉语文通句顺都难,就更别说基础的文史知识了;而文科班的一些学生又连基本的科学知识都缺乏。这样的学生成人之后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跛子”。跛子能爬山涉水吗?能走多远?大学为了“大”,把几所高校合并为一所,一些历史悠久、有特色的院校消失了。把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课合并为很难讲好的思想政治课……

  管理部门有的方面管理不到位,有些管理措施没有落到实处。现在课外教育的营利性机构多如牛毛、花样百出,明令禁止的仍在变相搞,已经成灾。为何禁而不止?管理部门怎么管的?雷声大雨点小!听说对小学生家庭作业的量有限制,可学生仍然不堪重负,谁来监督检查?依我之见,行政文件收效甚微,恐怕应该“立法”,强制执行,有法可依、违法必究。

  家长也要转变观念。现在家长比着给孩子报班,英语、奥数、理化要学,琴棋书画一样不能少,学生的节假日被排得满满当当,从几点几分到几点几分,以小时、分钟计。许多课程,孩子完全没兴趣,只是家长的一厢情愿。孩子被逼无奈,很可怜,完全没有了童年的欢乐。孩子受罪,效果也不佳。这种情况几乎成了一种社会现象。

  花着钱,孩子不愿意,那为什么很多家长仍然乐此不疲呢?我以为也有些社会原因。现在的孩子,多为独生子女,哪个家长不希望这棵独苗长成参天大树呢!再说,就业也是一个问题。回想我念中学的五六十年代,初中毕业,农村的孩子回家种地,城镇的孩子差不多都能找到一份工作,当然主要从事体力劳动;高中毕业,无论农村、城镇的孩子,都可以找到事做。那时候,社会上认为劳动光荣,务农做工被视为很正常的事,当工人更是一种荣耀。现在呢?别说中学毕业就业困难,就算找到一份卖力气的工作,在很多人眼里做一个普通劳动者还光荣吗?起码也要争一个白领吧?

  总而言之,现在学校教育之所以存在诸多的问题,原因多多、纷繁复杂,解决这些问题,教育领导机关、管理部门当然要负首责,但也需要全社会上上下下一起努力。社会、管理部门、学校、家长要少一些互相指责、抱怨,多提一些“该怎么办”的建设性意见,多一些自我反思、从自己做起。若能如此,我想教育总会不断进步的。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7月上旬刊

 
编辑:秦艳飞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7-06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