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6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激活社会治理“共同体”!荔波:西部多民族旅游贫困县 “突围而治”

★文 /谈乐炎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谈乐炎

  不同的民族传统、不同民族的生活习惯、不同民族的文化心理价值诉求的巨大差异使得荔波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任务面临着极度的民族复杂性与文化多样性挑战。

  2020年3月3日,贵州省人民政府发布公告:荔波县等24个县(区)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荔波县彻底摘下了戴在头顶已久的“贫困县”帽子。

1592729520782184.png

  若干年前,荔波——“地球上的绿宝石”的美誉还仅仅停留在字面意义,尽管生态良好、风景优美、自然资源丰富,然而多民族聚集的深度贫困现实,仍然是横亘在主政者面前的一座大山——如何一边脱贫、一边建立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治理体系。发展与稳定,脱贫与致富,多民族融合与构建地方特色几个方面的情况交织在一起,形成了荔波社会治理最基本的矛盾面。

  清华大学社会治理与发展研究院专项课题研究员、博士庄宁表示,荔波是一个少数民族在总人口中占比高达92.7%的多民族融合地区,不同的民族传统、不同民族的生活习惯、不同民族的文化心理价值诉求的巨大差异使得荔波建立“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任务面临着极度的民族复杂性与文化多样性挑战。

  如何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与矛盾中下好荔波社会治理这盘棋,在荔波县委书记尹德俊看来,社会治理的终极目标是促进社会和谐发展,而荔波丰富的旅游休闲资源是大自然馈赠荔波的礼物,用旅游带动发展,会是荔波“脱胎换骨”的机遇。

  2015年3月,荔波首先提出全域旅游模式,随后2016年成为国家旅游局推出的全域旅游示范区、示范县。全域旅游战略的实施为荔波县带来了“富民强县”的旅游收入与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在实施全域旅游战略的过程中,尹德俊经常思考“谁来治”“怎么治”“为谁治”的问题,这三个问题层层递进又互为补充。

  荔波县委、县政府经过不断思索与探索,找到了一条既能促进社会发展,又能满足各民族人民需求的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421”之路。

  成效是显而易见的——近3年来,荔波年均接待旅客1000余万人次,旅游总收入100余亿元,旅游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51%以上。很多村寨通过发展旅游实现了整村脱贫。2018年,荔波县涉旅警情、舆情同比分别下降31%、20%。全县安全感、满意度测评进入省、州第一方阵,2018年安全感达100%,位列贵州省第一,创下历史新高,为旅游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了良好环境,“地球上的绿宝石”和“平安荔波”的双品牌形象日渐深入人心。

  谁来治?怎么治?为谁治?

  荔波县创新实施的“421”社会治理新模式,以服务全域旅游发展为主线着力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所谓“421”,即“四治理两平台一主线”:通过推进景区精治、社区共治、村组自治、社会辅治4项治理,解决“谁来治”;通过创新搭建司法信访职能整合服务平台和政法综治大数据管理服务平台2个载体,解决“怎么治”;通过明确全力服务于全域旅游1条核心主线,解决“为谁治”的问题。

  步行在荔波大小七孔景区内和县城区,游客随时可以看到英姿飒爽、装备齐全的女子旅游警察,在景区每隔一段路程就可以看见旅游警务工作站,站内设有“党员先锋岗”。做到了哪里有游客,哪里就有党建服务网。

  景区“精治”是荔波全域旅游战略的核心战术布局,通过强化“精治”,切实保障了荔波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发动机——旅游业的良性发展,治理效果突出。

  而社区共治机制的实施,则拉近了荔波县城乡之间的生活距离,强化了生活空间的分享与协同,拉近了民族之间的感情,增强了社区街道乡村的活力,产生了突出的社会效果,形成了区域社会治理“社会治”“百姓治”“综合治”“综合抓”的由街道主导、社区主抓、小区共建共管的社区治理新局面。

  除此之外,荔波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沟通、协调和管理能力,抓好抓实社会安保协会、“老年”维稳促进会等各种社会组织,发挥组织在行业自律、纠纷调解、互帮互助等事务中的能动作用,成为党委、政府管理社会、服务群众的得力助手,从而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协同、群众参与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搭建司法信访平台是荔波“421”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一环。荔波将县司法局、县信访局职能整合,合署办公,把县司法局主导的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多元化调处中心与县信访局主导的群工中心“多中心合一”,为群众开展“一条龙”服务。而搭建政法综治大数据管理服务平台,则是荔波充分响应贵州大数据战略的实际运用,荔波县充分利用“大数据+”,建立起政法综治官方网站、网络预警平台等大数据智能服务平台,将政法各家面对社会服务的事项通过官网上传和公开,实现网上、网下服务,做到了“让信息多跑路、群众少跑腿”,实现全方位服务社会、服务民生。

  庄宁表示,荔波从一开始就没有把社会治理作为一个独立的计划提出来,而是结合本地情况将社会治理体系纳入区域社会经济战略发展的规划,其表现就是明确了以“全域旅游”这个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战略大目标作为社会治理创新的前提。这种措施与广东、浙江、重庆、河南等地区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前提条件是不一样的。

 
编辑:风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6-23


2020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