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5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特别策划
复工复产!纺织业艰难破冰

★文 /刘建华

  无奈之举:转战生产口罩

  《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少纺织生产企业纷纷转战生产口罩。

  早在元宵节后,一位在汕头做内衣生产的企业老板便告诉记者,他们要生产口罩了。“很多人临时购买几台机器都能拉起两条口罩生产线,做汽车的都做口罩了,我们做纺织的,相比之下,更有条件,为什么不做呢?”该内衣老板说,如今口罩是供不应求,只要生产出来了,就不会有库存。

  也正因为口罩是全球急需品,利润可观,因此,口罩生产企业一夜之间疯狂四起。中小型服装加工厂转型生产口罩有天然优势,现有设备与口罩加工的设备有很多相同的地方,生产线也大体一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小型服装加工企业转型之后以生产民用口罩为主,在满足自身工厂员工自用之后,将多余产能提供给上下游供应商、经销商等。转产口罩的工厂要经过操作的改造:扒掉原有生产线改造成口罩生产车间;生产环境要将车间做无尘改造。可以看出,其实对于一个小型的服装加工厂来说,这种改造的程度并不算大。

  对于新建生产线的口罩厂来说,他们的平面口罩生产线设备也从年前的20多万涨到七八十万甚至逾百万一条,高涨的生产设备增大了投资者的风险。而对于这些改装的服装生产企业,他们最大的风险却是原材料数十倍的增长价格。在转产的过程中最大的难题是原料问题,尤其是熔喷布。4月25日,记者从相关内部人士处获悉,口罩的核心材料熔喷布从平时的2万元/吨,上涨到60万元以上/吨,而且还得受相关部门管控。

  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中国的口罩产量明显上升,目前缺口仍较大。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中国二、三产业的就业人口总计5.3亿人,若全面复工,每人每天一只则每天需要供应口罩5.3亿只,极端情况下,仅“二产+医疗工作人员+交通运输业复工”,每天也需要2.38亿只。另外由于全球疫情持续发展,而中国作为口罩生产大国,未来口罩生产时间线将会继续拉长。再加上受疫情影响,服装滞销、市场萎靡,未来比较长时间,口罩市场需求还是比较高的,所以这些快速入局口罩生产的服装企业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是疫情期间过渡的比较明智的选择。

  进入四月份以来,国内口罩需求趋于平衡,不再是“一罩难求”,现在大部分口罩生产都是为了出口,然而,国际各地的认证标准各不相同、资质认证周期长,诸多因素决定这些新起的口罩生产厂家未来的路也不一定好走。

  无论是张凯还是前述汕头内衣老板,他们都表示,服装企业转战口罩生产,实际都是为了延续企业生命的无奈之举。

  企业的自救之路

  4月下旬,广州中大布匹市场周边有工人陆续返乡。“开不了工,没有收入,要交房租,而广州现在还是疫区,不如回老家安心一点。”中大纺织商圈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服装面辅料市场,周边城中村聚集着数十万以服装产业为生的全国各地外来人员,他们刚从老家来到广州复工还不到一个月,便又开始打道回府。

  3月18日,陈鸿华接到本地一家规模较大的纺织出口企业的老板的电话,对方希望他能尽快出一份出口企业调研报告提交给当地政府。陈鸿华是浙江一个区域性家纺协会的秘书长,接到电话后,他在短短几天内对会员企业进行了集中式调研。

  调研结果并不乐观。在其会员企业中,有一半企业半数以上订单被取消;20%的企业被取消订单占比在20%—50%之间,40%的企业订单被延期。一边是大量订单被取消或延迟,一边是新订单几乎为零。陈鸿华告诉记者,家纺企业主要通过国际性展览会获取客户订单。而如今这一渠道被疫情暂时阻断。2020年上半年所有家纺行业国际性展览会,都无法按计划进行。

  有纺织行业内人士建议企业自救之路:一是转移销售市场,二是转变生产品种。

  出口是国内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现在看来,“出口”这一驾马车难以为继了,转内销是大多数企业保命的有效途径之一。2020年春节后的县长直播带货,抖音直播销售带来的巨大流量和销售额,让很多人看到新的希望。

  直播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其实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面料买卖属于大宗交易,需要体验、需要大额支付、需要办理繁多的手续,线上不能完全实现闭环交易,至少目前是这样的。”某业内人士分析,“我们只把直播当成一种品牌宣传的手段,作为一种辅助方式存在。”面料企业把直播当作唯一的救命稻草,显然并不现实。

  如果只是按照外贸订单的方式生产品种,产品并不一定符合国内的审美。因此,就需要重新设计、打样,生产出符合国人要求的产品。外贸转内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绍兴希源纺织品有限公司主营各类化纤面料,客户遍布世界各地,公司90%的产品销量来自于外贸订单。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在当下的形势下,很多人自然会想到“出口转内销”,这自然是不错的。但对于外贸企业来说,外贸产品并不一定符合国内的审美,价格可能也不为国内消费者所接受。还有,内销市场的“游戏规则”与外贸市场差别很大。“在传统外贸中,企业只要按照合同履约,就能顺利推进。而内贸就要复杂得多,包括产品线规划、渠道开发、品牌打造、销售团队建设等,而且,企业做内贸还要承担库存风险。”

  “作为一个长期以出口非洲为主的外销企业来说,要在产品上来一个巨大的转变,也不是一两天能就做到的,这需要对市场需求的充分了解、设计师及工人对国内服饰市场的了解,一款成熟的产品出来需要几个月,而目前是火烧眉毛了。”在张凯看来,即使是从外销转内销,排除企业自身的难处之外,疫情的影响令大部分国民的收入下降,购买能力也将受影响。“最怕的是国民没有购买能力。”

  除了转型拓市场外,更多企业选择主动收缩产能,减少开支的同时稳定工人队伍。众多浙江纺织企业表现出极强的求生欲,充分展现了浙江民营经济的活力和韧性。动态调整产能,成为企业疫情下求生的首要法则。浙江柯桥是我国纺织业发达地区,根据市场需求迅速转型的纺织企业在柯桥并不少。“眼下企业遇到了困难,但是每家企业都在想办法。”柯桥区经信局党组成员王好告诉记者,有些外向型企业通过调整产品结构,增加通用性强的纺织产品生产比例,因为这样的产品在疫情过后不愁销路。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5月下旬刊


 
编辑:明晓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21


2020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