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5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国际
孟加拉湾闪耀如明珠

★文 /尤蕾

QQ浏览器截图20200505222229.png

八面玲珑 因水而便利贸易,是孟加拉湾的天赋异禀,也让它在沿岸国家之间,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显得八 面玲珑。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尤蕾

  因水而便利贸易,是孟加拉湾的天赋异禀,也让它在沿岸国家之间,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显得八面玲珑。尤其是那些背靠孟加拉湾的南亚国家,在重新被唤起的丝路上再次闪耀如明珠。

  世界上最大的海湾在哪里?

  也许,大多数人会因曾经的海湾战争而想到中东。然而事实却出人意料,它并非在亚洲腹地,而是偏安一隅,紧邻着南亚次大陆,与南中国海通过大名鼎鼎的马六甲海峡与暹罗湾直接相连。这就是孟加拉湾。

  这片海域,属于印度洋的一个海湾,也是古代中国通往印度洋的重要通途。因水而便利贸易,是孟加拉湾的天赋异禀,也让它在沿岸国家之间,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显得八面玲珑。尤其是那些背靠孟加拉湾的南亚国家,在重新被唤起的丝路上再次闪耀如明珠。

  “乐土”斯里兰卡

  锡兰红茶,不仅是英国王室御用的下午茶标配,而且是红茶品质保证的代名词。锡兰是斯里兰卡的旧称,国土面积很小,形状仿佛是一颗泪珠,也因此,它被称为“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与这种看似悲戚的外表不同,在僧伽罗语中,斯里兰卡意味着“乐土”或“光明富庶的土地”。

  “乐土”带有一点佛学的禅意与寓意,古时,源于印度的佛教传播四方,普度众生。斯里兰卡更像是一个中转站,在佛教交流上不断加深着与中国千丝万缕的联系。丝绸之路开通后,尤其是海上丝路的开辟,西行求佛法的中国僧人中,东晋高僧法显比玄奘还要早了几百年。法显将自己的经历写进了《佛国记》,这部著作真实记录了中亚、南亚、部分东南亚的历史、地理、宗教。顺着释迦摩尼的佛迹开始周游的法显,在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和阿富汗礼佛并搜集戒律经典,同时学习梵文口语和文字,随后他乘船来到斯里兰卡,在这里参加法会时,遇到了一位商人用中国产的白绢团扇供佛,他潸然泪下,选择从海上丝路回到祖国。法显的足迹也在斯里兰卡留下了历史的回响,直到现在,斯里兰卡还有法显村、法显洞、法显纪念馆,当地人甚至以给孩子取名“法显”而骄傲。

  法显可以取道海路回到祖国,就证明了两晋时期,海上丝路已经获得了一定的发展。当初的孟加拉湾业已成为沿岸各国交流、沟通的固定航道。法显从中亚取道印度,就是在孟加拉湾乘船历经14天到达了斯里兰卡。法显在寻求佛法的路上,见证了陆上丝路与海上丝路的通达,同样也亲身感受到了一条伟大通途发展中的艰难险阻。

  到了明代,航海家郑和七次下西洋,多次到达斯里兰卡,郑和布施石碑上的文字记录显示,当时中国皇帝派遣郑和远航,由此开启了中国与印度洋沿岸地区的通商历史。明代的汪大渊著有《岛夷志略》,对斯里兰卡的风土人情进行了更为细致的描绘,当时的斯里兰卡被叫作“僧加剌”。“产红石。土人掘之,以左手取者为货,右手寻者设佛后,得以济贸易之货,皆令温饱而善良”——《岛夷志略》中特别提到的“红石”,就是斯里兰卡的红宝石。斯里兰卡被称作“Ratnadvipa”,即“宝石之岛”,马可·波罗称斯里兰卡为“Seilan”,人们认为这个名字来源于“sila”一词,原义是指一种岩石,表示斯里兰卡矿产资源非常丰富。斯里兰卡与巴西、南非、缅甸和泰国,一起被誉为全球最重要的五大宝石生产国。

  佛缘、通商,古代的中斯交往为开启新时代的两国关系沉淀出丰厚的基础。

  1952年12月18日,中国与锡兰(1972年改名斯里兰卡)政府签订第一个《中国与锡兰关于橡胶和大米的五年贸易协定》(俗称《米胶协定》),即我国每年以27万吨大米换取锡兰5万吨橡胶。该协定从1952年执行到1982年,长达30年。其中,橡胶的进口由中国进出口公司(中国中化集团公司前身)具体负责。

  当时,中国外交面临着诸多西方国家的围堵,中锡并未正式建立外交关系,锡兰依然与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印度洋上热情握手,贸易先行,这不仅开创了中国同尚未建交、又是不同社会制度国家签订政府贸易协定的先河,而且建立了中国与斯里兰卡间的贸易关系,促进了两国贸易额的迅速增长。《米胶协定》的签署和执行,是我国打破“封锁”“禁运”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时任锡兰商业和贸易部长的R.G.森那纳亚克代表锡兰政府与中国签署《米胶协定》后,当第一批大米运抵科伦坡港口时,锡兰人民聚集在码头上欢迎他,场面十分热烈。如今,森那纳亚克已经去世了,但有一根从北京带回的手杖一直挂在家中客厅的墙上。他在北京访问时丢失了手杖,周总理得知后,专门为他定制了一根刻有100个“寿”字的紫檀木手杖,寓意平安长寿。

  金色孟加拉

  2016年10月14日,中国与孟加拉国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孟加拉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开展“一带一路”倡议下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这是我国与南亚地区国家签署的首个政府间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具有标志性意义。

  孟加拉国濒临孟加拉湾,与我国毗邻而居,位于南亚次大陆,是“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在我国的典籍记录中,早早就出现了它的影子,《后汉书》中的“磐启国”,宋代 《诸蕃志》中的“鹏茄罗”,元代《岛夷志略》中的“朋加剌”和明代《瀛涯胜览》的“榜葛剌”,都是孟加拉国在我国不同朝代的称谓。

  在南亚次大陆,孟加拉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据考证,最早的居民是亚澳人,之后蒙古种人和与达罗毗荼人混血的雅利安人陆续迁入,经过长期融合,逐渐形成了现在的孟加拉人。

  在《备忘录》签署之前,我国与孟加拉国的考古合作及文物保护与修复合作就先行一步了。2014年—2016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了一支考古队奔赴孟加拉国,开始对毗诃罗普尔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工作。这是一座位于恒河之畔的佛教遗址,是孟加拉国古代一个都城所在地,在8世纪—12世纪时达到兴盛。与中国特别有渊源的藏传佛教的鼻祖之一阿底峡尊者就诞生在这里,后来他受藏王的邀请从这里出发辗转赴西藏传教。在20世纪70年代,应孟加拉国佛教复兴会的申请,周总理批准将阿底峡尊者的部分骨灰运回孟加拉国供奉,以体现中孟之间的传统友谊。

  孟加拉国对于这段历史的记载非常少,2015年,考古队发掘出一个长宽均在60米以上的“十字形”中心圣地建筑,正好与文献中现存不多的记载里的都城相印证。从中世纪就湮没于历史之中的古城,从文献中“活”了起来,来自湖南的考古队帮助孟加拉国填补了一段空缺已久的历史。

  当丝绸之路联通东西时,往往都是单线联系,但只有位于南亚次大陆这块土地的国度,三条丝绸之路都曾从中国出发而殊途同归。丝绸之路北线、海上丝绸之路以及南方丝绸之路都曾经把中国与南亚次大陆紧密相连。南方丝绸之路以成都平原为起点,经云南诸地进入缅甸以及印度,这条路路程最短。随着南方丝绸之路的拓展,从中国西南出发的商队最终都会聚于达布拉马普特拉河沿岸的“奔那伐弹那国”,这是进入印度平原的必经之路。《新唐书·地理志》和《大唐西域记》中都曾记载过“奔那伐弹那国”,其地理方位可能就在如今的孟加拉国的朗普尔附近或帕布纳一带。

  时光荏苒,跨越千年,在孟加拉国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实施了多个相关项目,电力系统升级和扩建给250万孟加拉农民送去了光明;中国经济特区建设,3平方公里的经济区预计能创造7.5万个就业机会;公路、铁路两用的帕德玛大桥一旦完工,将把从达卡到印度加尔各答的通行时间从9小时缩至4小时……“一带一路”倡议持续拉动孟加拉国的GDP,GDP增长率从2012年的6.3%达到了2018年的8.13%。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5月上旬刊


 
编辑:容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06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