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5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小康指数
“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调查:你租的房子还好吗?

★文 /袁帅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 袁帅

  “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调查显示,31.6%的受访者正在犹豫或者打算离开本地发展,2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存在受疫情影响而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情况。

  最近可愁坏了居住在北京东三环的陶诺,他整租了一套三居室,本来和两个室友合住了一年多也相处很好,但上个月其中一个室友因为工作原因要退租。陶诺已经在这里住了三四年,换室友也是常有的,但今年他再次转租房子时却发现,即使是在城市青年换工作、换驻地较为密集的三四月份,以往一周左右可租出的房子现在挂在网上近一个月也没有找到适合的租客。马上就要到给房东交租的时间,陶诺不仅要自掏腰包付两个房间一个季度的房租,还要退还退租室友的押金。“可能要和亲戚朋友借钱去补这个洞了吧”,陶诺无奈地说。

QQ浏览器截图20200505221732.png

  租房无市  房客需求两极化

  陶诺的遭遇不是个例。2020年4月,《小康》杂志社联合国家信息中心,并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进行了“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问卷调查,结果显示,31.6%的受访者正在犹豫或者打算离开本地发展,24.4%的受访者表示身边存在受疫情影响而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情况。另外,据公开数据显示,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租房平台自如友家已经为近7000名租客提供了短期续约一个月或便利退租的服务。

  在上海打拼的安徽人罗玉坦言:“现在公司不景气,与其挣不到什么钱还要支付高房租耗在这里,不如先回老家,过段时间再回来,或者到一些省会城市发展。”

  改变原定租房计划的具体情况多种多样,除了因为工作调动需要换房的租客,也有部分是因为小区封闭,不方便搬家等因素而延长租房合同的,甚至还有希望在租房市场低迷的当下“捡漏”的租客。在银行工作的90后小伙杨志刚便是其中之一。“我对目前租住房间的朝向一直不太满意,其他方面都还好,之前市场上是人多房少,我就没急着换,现在好多房子空出来了,我可以慢慢挑。”已经在七个小区看过房源的杨志刚如是说。

  网上自行出租不易,房屋中介的情况是否要好一些呢?我爱我家的业务员张琳琳表示,小区封闭阻挡了她们带客看房的脚步,“云看房只能是个初印象,最终签合同基本还是要实地考察后才行,小区封闭不好看房,我们也很苦恼。”遇到不到一个月就找到租户的房子,连中介都直呼:“太快了吧,恭喜啊。”

  润邦地产业务员告诉记者:“在特殊时期换房子的租客,一般都比较挑剔,否则都会适当延长合同,过段时间再换房。”这些原因导致中介手中滞留大量待租房源。

  半个月内看了十几套房的徐帅坦言,自己在目前的出租房住了两年,本不打算换房的,但春节期间室友的姐姐带着四岁的孩子来串门,这一来便不走了。“原本居住两人的两居室现在要住三个大人、一个小孩,除了每天孩子哭闹,厨房洗手间没有一个不是要抢着用,太烦了。特殊时期又不好赶人家走,她们不走,只能我搬家了。”由于并不是对房屋本身不满意才要搬家,以致几经看房后,徐帅还是觉得现在的住处除了“不速之客”外,各方面条件都是最理想的,“毕竟住习惯了”。

  此外,记者从链家、润邦地产等房屋中介了解到,疫情伊始的全国性“合租人员节后返城需以最后回城人员为准,全屋隔离14天”,以及近期的“在京合租室友如去外地出差,同屋全部人员均须隔离”的消息让部分租房者更加意识到了独居的好处,一居室出租屋的需求略有小幅上升。

  独居需求增加,希望租床位的租客也不少。网友“阿秀”不断更新求租贴,还加入了几个租房群,希望在北京大望路附近以800元的价格租到一张床。“我东西不多,有一张床就好。”在被告知这个价位只够群租房,而群租房在北京是明令禁止的,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后,“阿秀”也很无奈,“这可能是我能留在北京最后的希望了。”同样,从事医疗美容行业的朱虹表示,自己租住的主卧很大,稍微挤挤住两个人也没问题,公司降薪,不想换住处的她希望能把自己的双人床分一半租给安静、讲究卫生的姑娘。

QQ浏览器截图20200505221744.png

  市场有价  房东拒绝大幅打折

  租房的人变少了,要不要适当减租?为了不让房子“砸”在手里,陶诺在扩大出租途径的同时,还查看了周边房源,以求当下的市场价位。然而他发现周边房源数量虽然激增,但房价却没有太大变化。无独有偶,杭州“二房东”朱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房东之所以只整租,一是怕麻烦,二是减小收不上租金的风险。虽然近段时间租房的人数不比以往,但是房东没给我们降价,如果我们低价转租房间,损失部分需要其他住户平摊,或者全部由二房东支付。”

  对此,在北京购有十几套房源的张桂芝表示,租户短缺只是暂时的,“很多复工的人还没回来,或者正处于14天隔离中,无法租房。合同都是最少签一年的,现在降租意味着未来一年都要收低于市场价的房租,划不来。”出租屋不比自住房,折旧、磨损的费用都很高,这也是为何自如友家一般两三年就会翻新装修房源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外,张桂芝还认为,相比于房价泡沫,租金泡沫几乎不存在,“房租都是一分钱一分货,南向的房子什么价,带阳台的卧室什么价。我今天咬咬牙,便宜租出去了,明天恢复市场价,租客付不起这个价格,还是要换房,太麻烦。”

  在自如友家的App上,记者发现,目前的房租价格基本没有变化。以北京市朝阳区华腾园小区为例,近两年该小区3居室主卧价格在3500元至3900元不等,具体价格因楼层、朝向、是否有独立阳台或洗手间浮动,近期该小区主卧价格多为3800元左右。

QQ浏览器截图20200505221749.png

  上海房主王敏告诉记者,2018年把房子委托给自如打理时,对方建议签订三年合同,虽然合同期间突发疫情,但自如还是按照合同签订的房租如数缴纳,这也是自如不降价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一点在“2020中国居住小康指数”调查中亦有所体现,调查结果显示,看跌今年租房价格的受访者占比不足三成。

  不过,虽然房租没有太大变动,但是面对租房市场有价无市,自如还是在近期推出了一系列小额优惠活动吸引房客,譬如“30天免费换”“原价续租1个月”,以及新用户可以选择签约后一周内任意一天作为租金等费用起算日的“可预签7天”活动。

  此外,民宿入市不仅从侧面加剧了正常居民住宅出租的难度,也略微拉高了租房价格的水平线。木鸟民宿CEO黄越分析称,疫情持续两个月会导致全国近三成民宿关门倒闭。加之上海、黑龙江等多地推出了严控日租、短租的禁令,致使加入租房市场成为民宿主的救命稻草,南京民宿主便在豆瓣的租房小组中发布了《因疫情原因,南京100多套民宿现可短租1至12个月》的招募贴。由于是豪华装修,拎包即住,即使是长租一年,租金还是比普通住宅略高。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5月上旬刊


 
编辑:容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06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