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4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专栏
红楼人生:给孩子的阅读指南

★文 /江岸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孩子到底应当看什么样的书?《红楼梦》虽然距离我们遥远,但仍然给了我们一些正反两方面的参考答案。

  家长们往往会根据自己的口味来为孩子“指点”读书方向。那么,孩子到底应当看什么样的书?

  《红楼梦》虽然距离我们遥远,但仍然给了我们一些参考答案。

  第九回里,贾政问仆人李贵宝玉都读些什么书。李贵回答是在念《诗经》。贾政指示说:哪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都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以后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这里的古文,是指先秦两汉以及唐宋八大家的散文)。黛玉初入贾府时,贾母问她念何书,她也是回答:只刚念了《四书》。看来《四书》是那时父母教育子女的标配。《四书》是指《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是元明清三代科举考试的必读之书。之所以宝玉和黛玉的父亲虽远隔千里,选择却不约而同,原因无非是:有用,是政府教育指定必读之书;符合主流价值观,不会把孩子引上邪路。

  但对于孩子来说,仅仅读“有用的” “讲道理”的书就够了吗?

  《红楼梦》里公认最博学多识的人是薛宝钗。她的阅读范围可不只是《四书》,她的阅读书单里还有《西厢记》《琵琶记》,等等,她也能随口说出佛学典故、戏曲里的唱词,可以说,是涉猎广泛的阅读造就了才华出众的薛宝钗。

  被称为“二十世纪最受爱戴的英语文体家”的美国作家埃尔文·布鲁克斯·怀特说:“我听说老鼠聚敛小物件,掀开老鼠窝,你会发现闪亮的玻璃碴和其他小玩意儿。儿童的头脑也是这样一个储藏库——种种价值难定的宝物,或真或假,都堆在一起。”

  孩子需要多种多样的“宝物”去丰富他们的储藏,文学是其中重要的一种。文学对于孩子的意义,并不仅仅是讲故事,还是一个跟优秀作家学写作的过程,包括如何遣词造句、构思、塑造人物形象和描摹周遭世界。好的文学作品能用文字直达我们内心深处,与你发生共鸣。我们生活里所遇到的困惑和疑问,也会在书里出现,有时有答案,有时需要我们和作者一起去思考答案。

  但孩子的阅读不能仅仅局限于文学。这几年我一直在学英语,我所学的那个英语教材里包括电磁学、色彩学、社会心理学、考古发现、动物和植物学、气候、语言等各种知识普及,让我受益匪浅。

  所以家长不要太先入为主地去限制孩子的阅读口味和方向,而是应尽量提供更多的选择和种类,让孩子头脑中的“储藏库”尽量丰富和有营养,这样他们才会像蜜蜂采蜜一样,采出最好的蜜来。

  《红楼梦》里,出身金陵名宦之家的李纨,其父曾是国子监祭酒,是封建时代的最高学官,一个掌管古时最高学府的父亲,却偏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只让李纨读了《女四书》《烈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不过是认几个字,记得前朝的几个贤女罢了。这种极端选择的结果是,李纨青春丧偶后,变成了身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的人。“一概无见无闻”。她身处豪门大家,却心如死灰,是可怜可叹之人。

  美国作家乔·昆南曾说:书本有转变的魔力,可以把黑暗变成光,把虚无变成存在。在全世界都处在疫情的巨大恐慌中时,我们不妨拿起书,体验一下书本变黑暗为光明的魔力。

1577168466655823.png

作者:江岸

爱美丽也爱媒体。

  闲读红楼, 注解人生。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4月下旬刊

 
编辑:赤子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5-05


2020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