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4月《小康》中旬刊
  栏目:专题策划
中国疾控体系建设!广州天河:“四个保障”常抓不懈

★文 /麦婉华

QQ浏览器截图20200409204115.png

       2020 年 3 月 19 日,检测组柳勤、赖文亮、曾文敏顺利完成 83 份密切接触者集中医学观 察场所密接者的新冠核酸检测样品的检测工作。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 麦婉华

  县区级疾控中心在疾控系统中担当着“根部”的角色。地区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送样、医学观察、消杀、网络报告、健康宣教等都是他们的工作。近日,《小康》记者走进广州市天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并以其为代表之一,探寻县区级疾控系统的现状。

  “对于疾病防控来说,控制传染源是关键。流行病学调查组的成员们需要找出新冠肺炎患者的暴露史和接触史。早一秒介入就少一分风险。所以,我们的同事每天都非常忙碌,超过60%的同事都曾加班到深夜。甚至有的同事因为通宵加班,只能住在单位附近的酒店。这种‘白+黑’的工作强度已经持续了近两个月。”广州市天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病预防控制科科长、支部委员叶新说。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疾控中心”)的忙碌已经成为了常态。目前,全国拥有3500个各级疾控中心,从国家到地方,共分四级疾控体系——国家、省、市,以及县区级疾控中心。

  而作为最基层的县区级疾控中心在整个疾控系统中承担着“根部”的角色。地区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送样、医学观察、消杀、网络报告、健康宣教等都是他们的工作。近日,《小康》记者走进了天河区疾控中心,并以其为代表之一,探讨中国县区级疾控系统的现状。

  “非典”后时代的县区级疾控

  广州市天河区是广州的经济大区,2019年其GDP总量居全市第一。正因为天河区经济发达、人口密集、流动人口众多,高档写字楼、住宅小区、高等院校、体育文化场馆、商场等林立,聚集性传染病流行风险较高。多年来,天河区疾控中心通过抓好人才队伍建设、信息化建设、制度建设,全面提升管理能力、技术能力,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说到最初疾控体系的改革,就要回溯到2000年代。当时中国的卫生防疫体系还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参照前苏联的模式建起的卫生防疫站。后来,对卫生防疫站进行机构改革,把防疫站改革成卫生监督所和疾控中心。这样一来,就把一部分的行政执法权分离出去,例如说监督食品卫生方面的行政执法权。而疾控中心就成为了公共卫生应急事件处理的专业机构,以提供技术支撑和咨询建议为主。”广州市天河区疾控中心主任刘钢在接受《小康》记者采访时说。

  2004年6月,天河区疾控中心成立,成为天河区卫生健康局属下公益一类事业单位,并加挂区卫生检验中心、区健康教育所牌子,内设8个科室。

  刘钢表示,过去卫生防疫站时期执行的是《食品卫生法》,防疫站主要职能是抓食品卫生工作。疾控中心成立之后,工作的重点变成了注重传染病防控和卫生应急工作,要做好疫情监测和处置。天河区疾控中心刚好是在经历了2003年“非典”之后建立的,因此也特别注重传染病方面的卫生应急工作,“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树立了‘卫生工作常抓不懈’的意识,在思想、组织、技术、经费四个方面一直做好保障。”

  如今,只要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县区级的基层疾控中心就要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第一时间到现场进行处置。因此,天河区疾控中心提出“人民疾控,健康卫士”的宗旨,让工作人员时刻保持警惕,履行好卫生应急工作的职责。

  基层疾控人员是“幕后的英雄”

  除夕夜工作到凌晨,在家人眼巴巴的盼望中,天河区疾控中心疾控科传防组负责人江淑仪还是没能赶回家吃年夜饭。为了阻止疫情蔓延,她始终坚守在岗位。

  “这是疾控体系中工作人员的常态,虽然坚守一线,但其实很多工作是在背后不为人所知的。”天河区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宏说,新增新冠病毒患者详细行踪轨迹都是基层疾控人员通过对病人暴露史和接触史等流行病学调查而得出的信息。

  张宏说,疾控中心主要负责天河区新冠疫情风险评估与信息报送、流行病学调查、病例标本采集、医学隔离观察、疫点终末消毒、健康教育、接收样品送检、实验室检测等工作。

  在本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天河区疾控中心也面对着困难与挑战,有一些困难也是基层疾控体系普遍面对的。天河区疾控中心副主任孙世宏表示,如今,疾控专业技术人员严重匮乏,遇到工作量大时,需要持续作战,往往出现过度疲劳的情况,有时会影响到工作效率。

  另外,联防联控机制运行还不够顺畅,与其他部门协调运作机制有待进一步健全明确。比如组织病例或密接转运、隔离过程中,需要协调医院派救护车,需要街道、社区、居委积极配合;在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时,需要公安、街道、海关、航空公司等各部门协助,以便获取病例或密接运动轨迹等信息、查找传染源,但没有要求他们主动配合的权利,主要靠上级部门去协调,有时会影响效率;遇到病例或密接不配合的情况,只能靠说服教育和劝说,没有强制执法权。解决办法只能是先按照上级的要求执行,遇到困难积极向上级反映,提出改善意见和建议。

  “作为基层疾控单位,我们希望上级部门可以强化卫生应急联防联控机制体制建设,完善组织架构,落实部门责任,形成行之有效的依法治理体系。加强疾控机构建设,包括配齐公共卫生专业技术人才、完善病毒实验室建设等。同时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考虑到疾控工作的特殊性,提升疾控中心的权威性,优化公共卫生信息直报及公开通报机制流程,这样才能建立高效科学的疾控体系。”刘钢总结道。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4月中旬刊


 
编辑:翎翾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4-10


2020年01月(《小康》中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中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中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中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