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聊斋:断舍离

★文 /云溪子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云溪子

  要断舍离,得来一场“观念革命”。我们的先人早已提倡简朴、淡泊的生活,今天谈论断舍离,不过是在提醒我们:物质丰富了,但掉进物质堆里的生活,未必舒心。

  俗话说“破家值万贯”,我觉得不然!

  算起来,我离开父母姊妹一起的大家建立自己的小家,已经五十年了。这个家关外关里、西城东城几经搬迁,扔了不少东西,把觉得有用的东西留下了。如今住的房子不算太小,可是,经年留下的自觉得有用的东西,把哪儿都塞得满满当当的,屋子里有的地方连出气儿都觉得困难。怎么办呢?老伴儿道:“要想改善,就得来一番断舍离了!”

  老伴儿比较新潮,可我是一个老古董,不知道“断舍离”为何物,于是查找了一番。原来,“断舍离”出自日本人山下英子2009年出版的《断舍离》一书。这本书是讲日常家庭生活的。书中讲到:“断”——不买、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舍”——处理掉堆放在家里的没有用的东西;“离”——离弃对物质的迷恋。断舍离,是让自己的生活空间宽敞、舒适、自由自在。现在,断舍离已经成为网络用语,意为把那些“不必要、不合适、令人不舒适”的东西统统断绝、舍弃,并切断对它们的眷恋。

  我没有读过山下英子的书,也没有深入研究过“断舍离”,但我从夫人的简单介绍中,觉得断舍离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大概也是因为深受家里物满为患的刺激吧。想想住宾馆为什么觉得舒适?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宾馆里的陈设简单实用,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觉得有理,那就行动吧。我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动员家庭成员“断舍离”。大家都赞成,并且确定了一条标准,凡是觉得两年内用不上的东西都“舍”。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几十年了,家里攒下的东西真不少。都说“破家值万贯”,我家不算破,可家里的那些东西真没有什么值钱的,别说万贯,恐怕连千贯也不值。收拾的时候、搬家的时候,看看这东西觉得将来可能有用,留下;掂掂那东西觉得丢了可惜,也留下。不知不觉就攒下了好多东西。把这么多东西一一鉴别,再决定取舍就够受的了。

  有的东西很难判断什么时候会用;有些东西觉得可能用不上,但挺新的,弃之可惜。翻了半天,好像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舍”。呜呼,奈何?房间、阳台、地下室,我这里走走,那里看看。这些东西当初都是觉得有用留下的,可好多东西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都没有动过!看来,要断舍离,得来一场“观念革命”。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做出了进一步的决定:无法判断啥时候有用的,一律视为无用处理;无用的新东西弃之可惜,或捐献、或送人。我被家人讽称为老农,穿衣服就可着那几件穿,穿坏了一件再穿另一件。可现在的衣服哪那么容易穿坏呀。等一件穿坏了,另一件或者瘦了不能穿了,或者样式太过时了。于是,攒下来一堆衣服。这些衣服好多是新的,有的只穿过一两回。但用老伴儿的话说,“除了占地方没有别的用”。我一咬牙,“舍”!捐了一些,送人一些,扔了一些。还有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也照此办理。

  不仅我动,也动员家人参与。经过一番折腾,家里有了一点变化,感到透了一口气。这一番“舍”,使我感到断舍离确有意义,也使我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

  清理了一些东西,不仅感到空间上宽敞了许多,心里也觉得轻松了不少。大概这些东西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仅占据了房屋的空间,也成了心里一种无形的负担。处理了这些东西,有一种解脱感。物质的东西,可以使人有获得感,可以满足生活之需;当其成为多余时,原来也会成为一种精神上的包袱。

  这些东西在犄角旮旯里沉睡了许多年月,未尽其用,浪费呀!不仅浪费了自己的钱财,还浪费了物质资源。它们如果不在这里赋闲,或许能在其他地方发挥作用;如果不造这些东西,也许会减少几分对自然界的索取,或许可以用作其他。细想起来真是罪过!错已经犯下,清理一番,或捐献、或送人、或作废料,让这些东西物尽其用,也不失为一种弥补。

  这些东西是买来的。当初为什么会买呢?回想起来,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图便宜”。逛各种地摊儿,看到有的东西太便宜了,特别是各种衣服,于是东买一件、西买一件,买了一堆。买回来又没用,或者一时穿不上,就进了“仓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越攒越多。看来,理性消费不仅要量入为出,不盲目攀高,还要不图便宜,来点实用主义,“用时再买”。俗话说“有钱不买半年闲”,是有道理的。

  其实,“断舍离”只是一种时兴的说法而已,我们的先人早已提倡简朴、淡泊的生活。今天谈论断舍离,不过是在提醒我们:物质丰富了,但掉进物质堆里的生活,未必舒心。

  家里清理了一番,只是略见成效,似有用而实无用的东西还很多。因为家里人的认识尚未真正统一,这个不舍得,那个还得买……看来,扔掉一件东西不容易,改变一种观念更难。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20年3月上旬刊


 
编辑:赤子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20-03-01


2020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20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