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12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闲情逸致:谁让你闲不下来

★文 /沙子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看似让人羡慕的安逸舒适的日子里,却会被焦虑侵扰、被逼近真实的梦境惊醒、因一点点生活琐事而流泪……谁让你不懂得平凡休闲生活的真谛呢,吃饭便吃饭,喝茶便喝茶,成功算什么啊,不就在你跟前吗!

  最近我在休长假,却感觉还会受焦虑侵扰。杜绝了一切的社会工作,每天面对的是家人和孩子,只管睡了醒、醒了吃,吃饱了溜达溜达可以接着睡。在这么看似让人羡慕的安逸舒适的日子里,我还是会做噩梦。

  梦里的问题都是困扰我多年的难题,比如怎样与同事相处,我常常被惊醒,因为同事对我不理不睬、相当冷漠;有时会感到肠胃绞痛,因为他们挑拨离间,我只好声嘶力竭地抗争。醒来以后,我的情绪会很低落,免不了一番自我分析、自我安慰,梦里纠结,或许是因为我在现实中没有想明白、想透彻吧,如果彻底摆脱对人性恶劣的猜忌,坦然接受自己的缺点、不足,说不定以后处理人际关系会好很多,被别人中伤时也会平和处理。

  休假期间我也会与父母拌嘴。朝夕相对,老年人的饮食习惯与我大不相同,我总是默默生气,然而即便不说话,父母也能感受到我的不满,因此父亲总是挑起战争,针锋相对地批评我。那就接受吧,说起来容易,但还是会忍不住回嘴,更不争气的是会哭起来。此时我又免不了一番自我分析、自我安慰,是啊,我真是个修养不够的人,这是何必呢。

  我要自我治愈。

  读日本绘本作家佐野洋子的随笔时,她说:“若问我为什么而活,我是为了过平凡日子而活。”在我对平凡琐屑的生活很不满的时候,读到这句话,立刻就感到了心惊。这样的话,我怎么到了中年才看到呢?相见恨晚。

  年轻的时候喜欢张爱玲,所以对她说过的“出名要趁早”也深以为然,各种努力拼搏的状态充斥着生活——读书时为了写作业,手指中间都是茧子。工作后为了做好工作,常常殚精竭虑。

  这次休假,自己给了自己一个Gap Year(间隔年、空档年),本来以为会有改变,看来并不是。因为我又琢磨着读书计划、旅游计划、女红计划、技能计划,想继续提升自己、武装自己。

  一天随手翻到沈从文先生的《边城》,这次我被打动竟然是因为小说中无处不在的闲之美、空之美。“黄昏来时,翠翠坐在家中屋后白塔下,看天空被夕阳烘成桃花色的薄云。”“翠翠看着天上的红云,听着渡口飘来下乡生意人的杂乱声音,心中有些儿薄薄的凄凉。”

  这样的小说闲笔,把青春女子的娴静贞洁写得如此美好,把渡口乡下的世界写得如此浪漫唯美。怪不得林徽因说读了沈从文的小说,走到湘西沅陵,看到“风景越来越妙,有时候颇疑心有翠翠这种的人物在”。

  沈从文的小说之美,或许与他的人生观有关,他笔下的人物是不懂竞争不懂炫耀的,那样的自然天成唯美旖旎。如果让作家做朋友,他的信仰与美国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可算是默契呢。这位女诗人,二十五岁以后足不出户,却写出了一千七百多首诗,成为美国现代诗歌的先驱人物之一。她的诗歌里有日常饮食,有荒野大海,更有爱情、友谊与自然、生死、生命信仰。是的,佐野洋子在《孤立无援的午睡》中说:“成功算什么啊,要是连午觉都睡不成,那还不如死了呢。大中午的,爬到暖烘烘热乎乎的床边,一边裹起被子,一边感慨,啊,幸福,我是多么幸福,人生至味,只在被窝之中!”

  过平凡休闲生活的我,向他们看齐,吃饭便吃饭,喝茶便喝茶,生活成功的幸福,不就在跟前吗?

1575518126524702.png

沙子

  在城市游走, 却向往自然;

  为艺术倾倒, 反向生活掘进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报道)

  本文刊登于《小康》2019年12月上旬刊

 
编辑:风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12-07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