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1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大城小事:暗藏旖旎的那段路

★文 /荆方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荆方

  优美的师师府已经随黄水被埋于历史深处,但见证过李师师和宋徽宗爱情的阳光,越过千年依然照耀着这条路上游荡的两个少年。

  大厅门街位于开封老城区的正北稍微偏西一点,全长仅仅两三百米,但是它东接旗纛街,西到城隍庙,距离御街也不过一公里左右,位置显赫。

  根据考证,大厅门一词的由来是因为这条短街上有一个辽阔的建筑——清代布政使的直隶厅。这个直隶厅有多大?它后来被改成了一个中学和一个小学。所以老百姓习惯将这个衙门叫做大厅署,这条街也被称为大厅门街。如果是武官的府邸,很可能有练武场、跑马场之类的地方,但是看一些考据文件记载,这个直隶厅是一个文职衙门。一个文职衙门要那么大的地方做什么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我的小学生涯分为两段,前一段就读于大厅门小学。那时候我住在奶奶家,她家就在大厅门附近。当时姐姐在十三中上初中,我们姐妹俩所在的两个学校就是当时大厅署的所在地。我依稀记得我们学校进入大门就是一个操场,操场边上有一些带红漆门窗的青砖房,整齐肃穆。穿过一个大建筑的拱形门洞,进入后院,又是几排青砖房,这里是我的教室,教室的房子都很高大,仰头能看见高高的梁柱。现在想来,确实有点像一个公署。

  小学三年级时,我们从奶奶家搬到了馆驿街附近,这时候弟弟也到了适龄年纪,妈妈就近让他上了馆驿街小学,把我也转学到这里,我小学生涯的后半段就在馆驿街小学度过。记载明代后期老开封街景的《如梦录》,对馆驿街有这样的记载:“折向西,是馆驿街,有奉新王府、马鸣王庙、大梁驿——原是宋时小御巷、风铃寺故基、徽宗行幸李师师处,僭称师师府。下有地道,直通宫院,明代改为大梁驿。”除了《如梦录》的记录,有人根据《水浒传》宋江密会李师师的章节,也推断出距离州桥不远的师师府就在馆驿街,当时叫小御街。

  有了李师师,馆驿街这个名字一下子多出了许多引人遐想的空间,让人产生很多探究和好奇,仿佛在那些不起眼的一砖一瓦中,还藏着宋徽宗密会李师师的蛛丝马迹。但当时的我却一点没有这些联想,我那时候并不知道李师师和宋徽宗是谁。

  对于这条街暗藏的旖旎,我完全不能领会,我很厌学,每到课间都想方设法溜到街上晃一圈再回来,所以对于馆驿街倒是非常熟悉。馆驿街不长,整条街都是歪七扭八的老房子和逼仄狭窄的小院,我记忆里,这条街既没有曲径通幽的风情,也没有高门大户的尊贵,跟李师师宋徽宗不沾边。

  在大厅门街中段有一条胡同,叫保定巷,穿过长长的保定巷,再横穿过省府西街,拐进一个小胡同走一段,就来到了馆驿街。那时候,每周末我和弟弟都被准许回奶奶家玩,我俩每周日下午都从馆驿街走到大厅门街。相传,宋徽宗为了跟李师师相会,特意挖了一条通道,从皇宫通往馆驿街。如果皇宫就是今天龙亭的位置,那么我四十年前周日下午走过的那条路线,也许跟一千年前的秘密通道会有某段重叠。优美的师师府已经随黄水被埋于历史深处,但见证过李师师和宋徽宗爱情的阳光,越过千年依然照耀着这条路上游荡的两个少年。

1572525597761395.png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19年11月上旬刊


 
编辑:李煦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31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