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1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闲情逸致:用浪花赢得全世界

★文 /沙子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文|沙子

  日本的浮世绘艺术家葛饰北斋通过描写浪花、石头、微风、大雨、晚霞、美梦、幻想,对其生活的那个时代进行了尽情的赞美,他活到九十岁画到九十岁,活出了自我也赢得了世界。

  倘若你有画家朋友,你一定对他们诸如此类的话语不陌生:比如他们会说这棵树的树皮多美啊,或者是你罗马式的鼻子感冒了吗?哈哈,他们在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关注的细节常常让普通人觉得夸张或者神奇。

  也许你也有这样的时刻,突然在一朵花中看到全世界。十九世纪英国美术教育家约翰·罗斯金曾回忆自己三四岁时候的情形:“每天,我盯着地毯上的方形图案和不同的颜色,仔细研究原木地板上的木节,或是细数对面房舍的砖块数目,便会觉得心满意足。”三四岁的孩童对世界有如此细腻的观察并有记忆当然是很不一般的,上述关注细节的罗斯金最终成为了作家、评论家和艺术家。他认为绘画的艺术,对于人类而言,要比写作的艺术更加重要,每个孩子不仅要学写字,更要学画画。他把画画和吃饭、喝水等同起来,认为谁都可以画画。

  有个人正像他所说的那样,度过了自己与绘画相伴相随、丰富而漫长的一生。他就是日本的浮世绘艺术家葛饰北斋,日本唯一一位入选“千禧年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的艺术家。他在《富岳百景》画集的后记中提到:“6岁时我就喜欢画各种东西,我画过很多的画,但70岁之前的作品都不值一提,希望我到80岁能有点进步,90岁能明了事情的深意,100岁时我的作品会很棒,每个线条、每个笔触都会充满了生气。”

  葛饰北斋活到九十岁画到九十岁,漫长的绘画生涯中完成了三万五千多幅画,可是他直到临终前对自己的绘画本领都不够满意,希望老天再给他五年,让他成为真正的画师。这是何其纯粹的一生啊!

  在他和生命等长的艺术创作生涯中,他信手拈来世间万物,几乎什么都可以入画,天空山川大海、妖魔鬼怪神仙。他的绘画技术让他像一台当代先进的摄像机一般,构图捕捉截取追踪。他的眼睛和胸襟,让他俯瞰大地河海,让他仰望星空高山,让他捕捉到农夫割稻、渔民捞鱼,以及人们脸上的欢笑,让他共鸣于巨浪滔天小船里人们的平静与恐惧。淑女吵架猛男舞剑,一切的市民生活自然事物都在他笔下显现。

  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的葛饰北斋,三十年如一日的画着富士山、画着大海浪花,把富士山的晴天雨天雪天阴天都表现在画作里;等到他七十岁的时候,他笔下的富士山越来越简练成几何图形,三角锥体平顶,他画的浪花越来越立体通透澎湃有力,这些画后来被命名为《富岳三十六景》而一版再版,名扬天下且影响至今。印象派大师梵高这么赞美他:如果我们研究日本艺术,看到的是一个充满智慧、哲思和悟性的人。他的时间用来做什么呢?研究地月距离?不。研究俾斯麦政策?不。他研究一叶草。而这一叶草让他得以描摹每株植物、每个季节、乡村广阔的景象、动物,人类。他就如此度过了一生,而生命太短不足以完成全部。这难道不是简单的日本人教授给我们的真正的宗教吗?他们居于自然之中,如同花儿一样。

  是的,梵高从更高的角度概括了葛饰北斋的一生,他是如同花儿生长在自然中一样,对自己生活过的世界进行了描摹。作家阿兰·德波顿在《艺术的旅行》中说道,“你的艺术是对某些你所喜欢的东西的赞美。它或许仅仅是对一片贝壳或是一块石头的赞美。”葛饰北斋通过描写浪花、石头、微风、大雨、晚霞、美梦、幻想,对其生活的那个时代进行了尽情的赞美。

1572525453447035.png

  (《小康》·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本文刊登于《小康》2019年11月上旬刊


 
编辑:李煦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31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