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11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封面故事
幸福小城的变与不变(附2019幸福百城榜)

★文 /刘彦华

  中国小康网独家专稿 记者刘彦华

  就幸福感这一点,县域在今年实现了对城市的“逆袭”。哪些县市荣登了“幸福百城榜”?与过去一年相比,幸福之城又有着怎样的变与不变?

  县域吸引力再创新高,超四成受访者认为,县域的生活工作更能令人体会到幸福感。

  2019年10月,《小康》杂志社联合国家信息中心,并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2019中国幸福小康指数”调查,面对“在哪里生活工作,更能让您感到幸福”一题,43.0%的受访者选择了县域,这一数据不仅与2018年同期相比提高了10.9%,而且首次实现了县域对城市的“逆袭”,青睐县域的受访者比中意城市的受访者高出了0.7%。

  这一调查结果在相关机构研究报告中已有所印证。据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与经济观察报城市与政府事务研究院联合推出的《2019年中国大陆城市“紧凑指数”报告》显示,通过对2013—2017年5年间中国636个城市城区常住人口的增长情况进行梳理,上榜“中国大陆城市城区常住人口2013—2017年均增长率排行榜”的50个城市中,18座城市为县级城市。这显示出,人口增长最活跃的在两端,一端是特大城市、大城市,另一端便是县域。

  2800多个县,哪些地方堪称“幸福小城”?这些“幸福小城”又有哪些变与不变呢?

  浙江还是大赢家 沁源、荔波首次入围

  “2019中国幸福小康指数”进行了“幸福百县榜”的评选。本次评选方式依然采取主客观指标结合的组合权重。一方面专题设置了“寻找幸福百县”调查问卷,并在全国27个省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座直辖市的市辖区未列入调查)中展开调查。另一方面,邀请专家团队参与“幸福百县榜”的评选,给出专业性的意见和建议。同时,博采众长地根据公开资料设计客观评价指标体系。主要评价指标包括县市综合实力、总体经济状况、人均GDP,是否获得过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生态园林城市等荣誉,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体系完善度等。其中,公众主观感受占50%权重,专家团队访问数据所反映出的具有专业性的意见建议占20%权重,客观评价指标占30%权重。

  结果显示,在“幸福百县榜”上高居榜首的是江苏省无锡市江阴市,其次是江苏省昆山市,再次是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排名第四的是浙江省宁波市慈溪市,排名第五的是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分列第六至十位的依次是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县、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市、福建省泉州市晋江市、浙江省宁波市余姚市、山西省长治市沁源县。

  与2018年相比,本年度,“幸福百县榜”前十名变化并不大,江阴、昆山、诸暨三地依然牢牢地盘踞着该榜前三名。

  纵览本年度“幸福百县榜”,浙江省可谓是名副其实的大赢家,不仅总上榜县域高达20个,位列27个参选省市之首,而且还占据了前10名的4席。

  浙江省能有如此突出的表现,与其坚持多年的“强县扩权”改革密不可分。据悉,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浙江省先后实施了5轮“强县扩权”改革,县级政府管理权限的潜能得到了充分挖掘和利用,一方面,通过体制性突破,浙江省赋予了县级政府统筹协调区域发展的更大自主权,包括财政实力和各种资源,极大地调动了地方政府发展当地经济和各项民生事业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另一方面通过建立区县(市)协作机制,推进了市县协调发展,例如杭州市2011年通过签订合作协议在产业共兴、资源共享、乡镇结对、干部挂职、环境共保等方面建立了八城区和杭州经济开发区、西湖风景名胜区、钱江新城管委会与五县(市)对口联系、联动发展的区县(市)协作组,并于2015年完成第一轮区县协作,于2016年启动了第二轮区县协作。通过协作机制充分利用区县之间的资源互补优势以及中心城市的辐射效应,促进了市县之间、区县之间的合作共赢。在其他省区轰轰烈烈搞大城市建设的时候,浙江省选择了默默坚守强县发展,并通过强县发展激励地方政府创新,从而夯实了浙江县域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编辑:李煦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31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