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10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专栏
大城小事:在禹王台留下青春

★文 /荆方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三十年前的开封城南,没有集中、繁华的商业区,禹王台虽然属于开封屈指可数的几个公园之一,但是它的荒凉和空旷几乎会让人淡忘它的身份,不过,它的清寂却接纳了我寂寞的青春和懵懂的审美。

  我上高中的时候,人生半径得到空前的扩展。一方面,我已经到了可以自己决定去哪里而不必向爹娘汇报的年龄了;另一方面,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步行半径变成“飞行半径”。禹王台就在这时候进入了我的视线。

  禹王台位于开封市区南部。三十年前的开封城南,没有集中、繁华的商业区,禹王台虽然属于开封屈指可数的几个公园之一,但是它的荒凉和空旷几乎会让人淡忘它的身份。

  禹王台公园占地很广,标志性建筑就是一座几米高的古吹台,年老的松柏半遮半掩着字迹不清的古吹台牌坊。过了牌坊,沿着青砖台阶上到顶,是一个被青砖墙围起来的平台院落,院子里有几间旧旧的青砖殿,红漆斑驳的殿门紧闭,大铜锁上一层薄尘,院子常年被松树遮蔽,地面青苔依稀可见。

  古吹台下面是一片小平原,一条又宽又长的河穿原而过,但是河床常年是干的,只在平平的河床底有一泓浅浅的浑水,水里漂浮着枯枝和杂草。河对岸是大片的松林,树林时而密、时而疏,一直蔓延到围墙处。围墙上有些隐秘的、被树枝遮挡的豁口,可供闲杂人等不买票就进来。

  我经常在周末跟几个要好的同学骑车来到禹王台,把车子随意停在古吹台下,懒懒地拾阶而上,在院子里踩一踩那湿软的青苔,趴在红漆窗子上往里面看看。然后百无聊赖地走下来,站在小桥上,看着干涸辽阔的河床发呆。

  我们躺在松林边泛黄的草地上,絮絮叨叨地说着学校谁和谁悄悄谈恋爱、哪个男老师比较帅等等,我们叽叽咕咕互相嘲笑,又用毫不在乎的大话掩饰自己的害羞和心虚。开阔的远方,一轮橘红的夕阳把淡金的光洒在我们身上,把我们的身体分割成深一块、浅一块。我们站在成人世界的入口,貌似立场鲜明,实则虚张声势,心里对未来一片茫然,在这黄昏渐浓的秋深之地,忽而就有了一点悲观。

  春秋时期,晋国音乐大师师旷在禹王台的古吹台上演奏古琴曲《阳春》和《白雪》,后世用“阳春白雪”来形容极其风雅的事物,这个典故的源头就是开封的古吹台,它也是开封最古老的历史遗存。汉文帝的次子刘武,在开封建都大梁,又在古吹台周边修建了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园林,取名“梁园”。有句俗语“梁园虽好,非久留之地”,说的就是这个梁园。从那时候开始,梁园就成为开封城内著名的园林,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的故事流传。古吹台因为地势较高,躲过了历次水患,保留原址。直到明朝,为怀念大禹治水的功绩,也为了保佑屡遭黄河水患的开封,在古吹台遗址上修建了禹王庙,古吹台也被改称为禹王台。

  高三学了绘画以后,每当大雪初晴时,我都会骑车穿过半个城市,来到禹王台画雪景。大雪落满青砖台阶、古松林、红漆剥落的砖房,宛如神仙居所。那条宽阔无水的大河,河床被雪花覆盖,美得雍容华贵。河边小桥上的小凉亭,仿佛一个迎风立雪的美人,玲珑剔透,意境悠远。

 
编辑:赤子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01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