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10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国际
“巴尔干之钥”贝尔格莱德:打开中欧门户的“钥匙”

★文 /尤蕾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尤蕾 人们习惯给欧洲分区,东欧、中欧、西欧、南欧以及北欧,巴尔干半岛之上的贝尔格莱德就是打开中欧门户的“钥匙”,从这里直通大陆腹地。作为欧洲和近东的重要联络点,贝尔格莱德被称为“巴尔干之钥”。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一群商人乘船游玩,来到多瑙河与萨瓦河交汇之处,眼前突然出现了大片白色的房屋。于是,商人们纷纷大喊:“贝尔格莱德!”一座城市就这样被命名了,意为“白色之城”。

  从废墟中新生

  卡莱梅格丹要塞,地处多瑙河与萨瓦河交汇的高地上,这是贝尔格莱德的制高点,谁控制了这里,就控制了整座城市。公元前3世纪时,凯尔特人在附近建立了第一个居住点,此后成为东西方交锋的前线,在18世纪和19世纪,这块高地就是西方和东方的分界线:哈布斯堡帝国到这里为止,土耳其帝国从这里开始。

要塞之城 卡莱梅格丹要塞,地处多瑙河与萨瓦河交汇的高地上,这是贝尔格莱德的制高点,谁控制了这里,就控制了整座城市

  要塞之城 卡莱梅格丹要塞,地处多瑙河与萨瓦河交汇的高地上,这是贝尔格莱德的制高点,谁控制了这里,就控制了整座城市

  从古罗马帝国时期就开始建造的卡莱梅格丹古城堡,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一次次被修缮、扩建,几乎每一次都经历着易主的动荡。战争从9世纪到13世纪间不断延续,拜占庭帝国、匈牙利王国以及第一保加利亚帝国的混战,蹂躏着贝尔格莱德,也让这里的人们变得脆弱、敏感但又内生出一股坚韧的韧性。16世纪,古城堡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抹去了之前的样貌,如今这里的建筑式样定格在了奥斯曼的时间断层上。

  罗伯特·卡普兰在《巴尔干两千年》中写道:20世纪的历史从巴尔干开始。在这里,人们由于贫穷和民族的对立而被孤立起来,除了仇恨别无选择。显然无论在作者笔下,还是现实之中,“欧洲火药桶”对于巴尔干而言,是一个残忍的别称,对于当时野心勃勃的新闻记者而言,位于这座半岛上的城市包括贝尔格莱德在内,都是他们最常使用的新闻电头。也因此,“报社记者写出了20世纪最初的关于浑身沾满泥巴的难民积聚的报道,也完成了事实与臆想参半的新闻和游记相结合的最早著作”。

  20世纪初的贝尔格莱德,似乎还在重蹈此前几个世纪的覆辙,在战争中沦陷、被易手。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贝尔格莱德被奥匈帝国军队两度占领。但是,奥匈帝国的胜利也在这座古老城池遭遇了滑铁卢,多瑙河阻挡了奥匈帝国军队继续前行,此时的俄军集结了120万人挥师加利西亚,半数奥匈军队在此折戟,这也是奥匈帝国一战战败的重要原因之一。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一次冒险就是在贝尔格莱德,克林根贝格带领的一支摩托化侦察小分队,区区7人占领了这座城市。

  轰炸、毁灭、重生,是贝尔格莱德不断重复的命运,有统计,这座城市曾经40多次被不同军队占领,而它也40多次从废墟中重获新生。

  似乎,贝尔格莱德一直被悲壮遮盖了美丽,人们选择性地忘记了蓝色多瑙河在这里激荡起波浪,萨瓦河汇入多瑙河的怀抱,一路奔流至黑海。两条河流的交汇处泾渭分明,多瑙河碧浪滔滔,萨瓦河略显昏黄。萨瓦河,将贝尔格莱德一分为二,一边是古香古色的老城区,一边是时尚现代的新城区。它是欧洲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以共和国广场为起点的米哈伊洛大公街,汇集了百年咖啡店、艺术画廊、古董店,巴洛克建筑保留着几个世纪前的味道。也许在任何一座欧洲古城中,这并不稀奇,但对于这座深陷摧毁而后新生循环之中的城市而言,既显现出生命力的顽强,也要归功于贝尔格莱德人民的创造力。一直以来,贝尔格莱德都是塞尔维亚的经济、文化、科技、教育中心,尤其是诞生过尼古拉斯特斯拉这位集无线电之父、电脑之父、太阳能之父、人造卫星之父于一身的大师,他被称为世界历史上最接近神的人。

 
编辑:赤子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10-01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