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08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文化
《乐队的夏天》走向更大舞台 如何兼顾“保持自我”和“破圈”?

★文 /刘源隆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刘源隆 走向更大的舞台,是这些乐队突破小众走向大众的一条路。而这条路上,如何兼顾“保持自我”和“破圈”,成为了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

走向大众 《乐队的夏天》让原本生活有些艰难的刺猬乐队走出了新天地

  走向大众 《乐队的夏天》让原本生活有些艰难的刺猬乐队走出了新天地

  《乐队的夏天》无疑是2019年这个夏天最火的综艺节目,媒体数据显示,拿《乐队的夏天》与《中国新说唱》《这就是街舞》《明日之子》三档流行歌舞综艺相比较,6月18日—7月17日的微信指数《乐队的夏天》排名第一,文章篇数、涉及公众号数量、10w+文章篇数、原创篇数、阅读数和点赞数这些指标都领先于其他几档节目,从没有上星、只在网络平台播出的效果来看,这无疑是相当成功的。

  让青年亚文化“出圈”

  《乐队的夏天》是由爱奇艺出品、米未联合出品并制作的原创音乐综艺节目,由吴青峰、欧阳娜娜、张亚东、高晓松、乔杉、马东担任超级乐迷。该节目组集结了不同风格的31支乐队,通过不同主题单元的内容设计及音乐表演,角逐中国HOT 5乐队。

  也许节目出来前,没人能想到,这款专门聚焦国内乐队的综艺节目,真的点燃了这个夏天。因为,这些乐队并不在主流的聚光灯之下。他们活跃在小型的Livehouse里,活跃在草莓音乐节里,或者活跃在人们过去的记忆里。毕竟,以摇滚乐队为主的他们是小众的,而且,摇滚最火热的年代早已过去。

  令人唏嘘的是,参赛乐队大部分成员为了养活自己,除了做乐队,还有其他的本职工作:刺猬乐队的主唱赵子健本是一名程序员,带着电脑去巡演是他的家常便饭;盘尼西林的贝司手熊花,曾是头条号平台的资深创作者,制造过多篇“爆款”文章,目前在字节跳动公司做运营工作;唱着《莫欺少年穷》的九连真人来自小县城连平,主唱兼吉他阿龙是美术老师,小号阿麦是音乐老师,贝司手万里是琴行老板,平时做器材和舞台设备租赁,三个人担心扰民,平时排练都不插电,随着广场舞大妈一起,到了晚上9点就收工。新裤子乐队已经在独立音乐这条路上走了22年,但也有过想要解散的念头。乐队不景气的时候,为了继续生活,庞宽回去做了设计,彭磊重拾老本行,画漫画,做导演,他导演了电影《乐队》《熊猫奶糖》《北海怪兽》和MV作品《QQ爱》等……

  所以,当这些乐队走向更大的荧幕舞台,他们需要的可能是一条走向公众的道路。不过,在《乐队的夏天》积分赛第一场播出后,就引发了媒体与社交平台上的巨大争论。旅行团、海龟先生、新裤子三支乐队与流行歌手的搭档表演,不被乐评人认可,而节目嘉宾——曾经的摇滚少年——大张伟更是与乐评人们展开辩论,辩论的内容就是乐队的“破圈”与“坚持自我”。

  其实所谓的“出圈”和“破圈”原本是粉丝圈词汇,指自家偶像因为某一举动而火得连路人都注意到了,不再是自己粉丝小圈子里的自娱自乐。而放在这档节目里,就是原本不搭界的两伙人聚在了一起,让大家都各自成了对方的世界里的关注点。这一期节目里,被提到“破圈”的是独立乐队旅行团乐队和偶像女团成员周洁琼的合作。这的确颠覆了很多人的想象。

  把这种说法转换成更直白的语言,其实就是乐队或者摇滚乐作为青年亚文化的一种,是接受“商业化”的收编,与主流文化合流,还是坚持自己反主流文化的态度,做自己小众的音乐。其实这种讨论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讨论,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乐队的夏天》以一种商业化的形式将独立音乐展现给观众,引起大家的关注,其本身就已经“破圈”成功了。

  作为中国摇滚乐标志性的痛仰、面孔、新裤子、刺猬等乐队其实已然摆出了与主流文化对接的姿态。米未联合创始人、《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在接受采访时就透露过,节目第一个确定的合作厂牌是摩登天空,并通过摩登的帮助去接触乐队。节目组和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沟通时,沈黎晖说,只要肯报名,愿意接受你们邀请的,都是在这件事情上想得特别清楚的乐队,如果他感到犹豫,不愿意走入公众视野,他就不会报名。

  痛仰乐队被认为是国内继崔健、黑豹之后第三代摇滚乐队代表。节目组派了两个导演去昆明草莓音乐节见痛仰,在听了节目的构想之后,痛仰在现场爽快地答应了。但那时候节目刚开始筹备,节目组对于痛仰最后会不会来并没有信心,也不敢轻易联系去推进录制时间、合同签订等。到后来,还是痛仰乐队的高虎通过经纪人主动打电话过来,追问进度。他率直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你们做这么一个乐队的节目,不能没有痛仰,我们非常想为这个圈子出点力。”

  牟頔原本没有把握,是否能说服这样的老牌乐队,翻来覆去纠结怎么开口。结果没有想到,在和面孔、痛仰、新裤子这些乐队沟通时,几乎只沟通了一次,大家就明确表示愿意来。

  也有乐队最初表现出抗拒姿态,比如反光镜乐队,一开始只派了鼓手叶景滢一个人来谈,表达的意见也很有代表性,“我们都这把年纪了,玩了这么多年乐队,还要去参加一个比赛,要不要丢这个人?”

 
编辑:赤子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08-20


2019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