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08月《小康》下旬刊
  栏目:小康故事
【小康故事】盘活一个空心村需要几步

★文 /周宇 吴晖 黄哲宾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记者周宇 吴晖 黄哲宾 偏僻山村为何能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实现旧舍翻新、荒地重耘、产业重整、村民回流?

  茶园村地处浙西南山区遂昌县最偏远的龙洋乡,坐落在崇山峻岭之间一个半山腰凸出的平台上,三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左侧的千仞峭壁似一面迎风飘扬的旗帜,右侧高耸林立的群山似杆杆长枪,村前错落有致的梯田又好似点将台。深居茶园村的村民们戏称自己的家乡是“左旗右枪前将台”。

图为茶园村航拍图

  保留原貌 在对村居进行重建、修缮、装修、改造的过程中,所有房屋的外貌和基本构造都被保留了下来,但内装饰以简奢风格为主。图为茶园村航拍图

  在这样的天然屏障下,茶园村炊烟袅袅、鸡犬相闻、岁月静好,已自然生存400余年。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山野菜,穿的是手工布鞋,虽有户籍人口147人,茶园村常住人口却只有三十几人,年龄在70岁以下的都算是年轻人了,离空心村只有一步之遥。

  而就在今年六月初,《小康》·中国小康网记者在茶园村拍下了这样的一幅幅画面:黄泥房、石板路、茶园、丝瓜藤等传统村落的元素依然举目皆是,简奢风格的软装、酒吧、无人超市等现代生活设施也一应俱全,村民桃花源般的生活并没有被打破,只是有更多精英人士把这里当作了他们治愈心灵的休憩地。

  6月1日,茶园村以乐领·旗山侠隐的形象全新亮相。四年前曾在茶园村过大年的《浙江日报》原副总编辑徐峻感慨道:“茶园村又活了!”香港知名媒体人杨锦麟在茶园村开设了乡野图书馆并出任第一任“旗山乡贤”大使。

  乐领·旗山侠隐项目正式营业的同时,一场“空心村活化群英会”也随之展开。偏僻山村为何能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实现旧舍翻新、荒地重耘、产业重整、村民回流?“在问题导向下探究茶园村的复活之路,我们希望可以找到了空心村的活化秘笈。”研讨会现场,担任主持人的求是《小康》杂志社副社长赖惠能抛出了空心村如何活化的五个问题。

  一问:美丽乡村怎么建?

  “取之有道、取予有度是我们乐领的发展理念。”乐领总裁孙武英说起了他们开发茶园村的故事。

  为了打造乡村活化主题项目,乐领公司从2016年开始在全国找寻原生态村落。巧合的是,有个叫李建荣的遂昌人,在乐领公司上班,得知公司的发展计划后,热情地邀请公司高层到遂昌走访考察。

  短短几天考察中,乐领公司高层被茶园村优越的生态环境、地道的民俗特色文化、原生态的传统村落、热心的本土文化人士所深深吸引,很快便与遂昌县签约。当年9月,茶园村整体活化项目正式开工建设。

  “进驻茶园村后,我们并没有马上着手改建施工,而是聘请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于长江老师仔细考察村民户籍、族谱、文化等,进一步了解村民需求和周边资源配置,在此基础上编制了茶园村活化的路线图。”孙武英接着说,茶园村的改造采用的是租用模式,第一期项目总共租用了30户农民房,总面积7400.37平方米,租期20年。

  在对村居进行重建、修缮、装修、改造的过程中,所有房屋的外貌和基本构造都被保留了下来,但内装饰以简奢风格为主,充分满足都市精英简约、高端、舒适的需求。令人欣喜的是,房前屋后的菜地、瓜棚、鱼塘都按原样被保留了下来。

  “茶园村拥有‘活着的’乡愁。”国际慢食协会大中华区主席乔凌感慨说,很多村子在改造后已经没有原住民的生活形态,而乐领在茶园村采用的新老混居和原生态改造的理念让思念乡村生活、寻求乡愁的客人感到很“解渴”。

  就地取材、按景开窗。茶园村的改造背后可是有大咖操刀的:美籍华裔建筑设计师柯卫担纲项目的规划设计,以“侠”为灵魂、以“野”为舞台对茶园村进行改造规划,打造以“还珠楼”“神雕侠侣”“三侠五义”等为名特色民宿以及自然农耕、瑜伽禅修、乡野国际酒吧、多功能会议室等功能空间。

  2018年,乐领·旗山侠隐(茶园村)项目获邀参加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茶园村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探索出了一条中间道路。”浙江省政府咨询委副秘书长徐志宏说。

 
编辑:赤子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08-20


2019年01月(《小康》下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下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下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下旬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