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小康网 卡乐图片网 小康圆点直播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19年08月《小康》上旬刊
  栏目:聊斋
聊斋:“庙”不在大

★文 /云溪子

  中国小康网 独家专稿

  医院不在规模大小,而在于有没有高水平的医生,缓解大医院就诊难题,需要多培养高水平的医生,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充分发挥高水平医生的作用。

“庙” 不在大

“庙” 不在大

  在北京,到大医院看病是一大灾难:一号难求,有人为了挂号,头一天早晨就开始排第二天的队;就诊如赶集,摩肩接踵,挤得出气容易吸气难;做检查要预约,十天半月是短的;如果要住院,那就更有念不完的“难经”了……如此状况,医生不堪重负,患者怨声载道,简直是天怒人怨。

  与此相反,大多数中等规模的医院则冷清多了,小医院更是门可罗雀。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大家说原因很多。这些年经济发展了,群众手里有了点钱,坐个火车甚至乘个飞机已经不再是难事。于是,有了病,南方的人到上海、广州,北方的人奔北京。经济、社会发展了,群众的生活改善了,大家对健康、生命更加珍惜,无论大病小病都去大医院。

  这些当然都是原因。但我和我身边的许多人认为,在小医院看病不放心是最重要的原因。为啥不放心呢?我见过一些事,更听大家说了好多事情。

  有人因发烧到一家小医院就诊,医生一看,就说打抗生素消炎吧。结果,打了三天抗生素,低烧变成了高烧。医生说,既然不退烧,那就换一种抗生素吧。又打了三天,高烧不但没退,而且体温更高了。无奈,患者家属只好到大医院向专家求救。专家诊断后说:“把药全部停了,好好休息几天。”接下来几天什么药也没用,就是休息。嘿,体温居然恢复了正常!专家说,是因为用药不对,产生“药源性发烧”。

  有一个中年男子,被几家区级、县级医院确诊为肝癌。家属为此心急如焚,同事、朋友也感到惋惜。但患者不死心,到上海瑞金医院挂专家号就诊。一位老专家为他诊断,并让他做了几项检查,最后对他说:“你是肝囊肿,不是肝癌。”“可是几家医院都说是肝癌呀!”“我诊断的我负责!信不过吗?”“不、不、不,信得过、信得过!”头上的“乌云”散了,并且好多年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位女士怀孕后,一直在一家县医院检查,直到临产前的一次检查,医生说一切正常。可是,这位女士生产时却发生难产,原来是胎位不正、是立位。经过好一番折腾,又发现婴儿脐带绕脖。又折腾了一番,最后孩子终于生下来了,但却因窒息而死……

  难道小医院都不行吗?好像也不是。有一家小诊所,其中有两位医生的号很难挂,常常需要预约到半个月以后。原来,这两位医生是从医院退休下来的专家。不少患者经他们治疗,或者痊愈了,或者病情减轻。患者口口相传,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小诊所门庭若市了。

  我亲历过一件事。有一家西医院,规模不算小,但却只有一个小小的中医科,中医科里有一位王大夫。挂他的号,难到难以想象。下午一两点钟以后,就有人开始排第二天的号;第二天零点发号,每天40个号,没拿到号的就没希望了;早晨6点确认一次号,没确认的无效。我体验了一次全过程,对这种折磨人的挂号办法强烈不满,同时也赞叹这位王大夫的吸引力。我问过排号的人,好多都是慕名而来的。

  为什么一个小科室里会有这样的情形呢?我想来想去,是因为有高水平的大夫。大医院之所以拥挤不堪,不也是因为大医院有较多的好大夫吗?故我以为,“庙不在大,有神则灵”。这个想法如果有道理,那么就为我们缓解大医院就诊难提供了一个思路:多培养高水平的医生,合理配置医疗资源,充分发挥高水平医生的作用。

  如果地方医院有足够的高水平医生,那么还有多少患者会千里迢迢劳民伤财地往北、上、广奔呢?如果小医院也有好大夫,还有多少人会因伤风感冒、头疼脑热到大医院去挤呢?当然,这件事说来容易,办起来很难,好在有关部门已经看到了这一点,并且开始采取措施。例如,实行大医院与小医院、大城市医院与基层医院协作,大医院、大城市医院定时派医生到小医院坐诊;往边疆地区、基层派医疗队;实行下级医院往上级医院转诊制度;实行家庭医生制度……

 
编辑:风华
来源:小康杂志
发布时间:2019-07-30


2019年01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2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3月(《小康》上旬刊)


2019年04月(《小康》上旬刊)